womany 編按:
親愛的,你拜過月老嗎?有著暗戀心事的、希望與前任情人再次復合的、期望桃花樹能早開的,一個又一個在愛情裡的善男信女望著月老,期許他用那紅線,綁住自己和愛人的足踝,再不分離。而其實說破了,每一個虔誠跪在月老前的,都是在愛情裡的孩子啊,那樣的無助只好將想忘寄託。來聽聽這個拜月老的故事吧!


一個克羅埃西亞朋友利用復活節的假期來訪。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到南投一趟,隔天一個當地朋友臥龍小姐帶我們到日月潭騎腳踏車。回程的路上,特地繞到湖畔的龍鳳廟,她說這裡的月老很靈驗。我這位克羅埃西亞朋友,三年前在台灣當交換學生時,雖然跟著我跑過台灣的很多廟宇,但從來沒有一次自己拜拜過。臥龍小姐熱心的帶她燒香求籤,最後到旁邊的月老廟這裡求紅線。

這時,有兩個看起來像國小生的小女孩也來到月老廟,一個熟門熟路的指示另一位怎麼求籤求紅線,另一位看起來有點無助,但是閉上眼睛祈禱時特別虔誠。

想是有了暗戀的人吧!我還記得我國小那幾位暗戀過的男生呢!

廟公問那位小小姐怎麼不一起拜,小小姐說:「我早就求過啦!」

另一群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男孩,痞痞的拿著香走了過來。領頭的那位站著三七步,滿不在乎的大聲說:「反正也只是求個心安而已。」

大夥兒好像都稍微自在了一點。

有人接著說:「反正都來了,就拜一下吧!」這群大男孩才又少了點彆扭,大步跨前。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笑了,小女生和大男生要的,不就是同樣的東西嗎?

來到這裡的所有人,誠心誠意祈禱的,都是「被愛」而已。好簡單的一個願望。(推薦閱讀:我們一直都是被愛著的

我問月老,愛是什麼?

「愛是沒有人知道是什麼,但所有人都想要的東西。」月老說。

「那幹嘛都跑來跟你說啊?」我問。

「因為阿,你們都太害羞、太害怕了,不敢跟身邊的人承認你想被愛,所以才都跑來我這裡求啊!」月老說。

我坐在那裏,看著人來來去去,突然理解到「求月老」是對自己生命多麼不負責任的行為。我是這麼地想要被愛,我是如此的珍視愛情,但卻輕易地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平均每年見不到兩次面,每次見面不到十分鐘的月老上。

「哼!我才不要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你呢!」我想要為我自己的愛情負起全責。

如果真有月老,姻緣簿上早都已經註定,月老能改變什麼?如果踏出月老廟,就以為自己盡力了,在真實生活中卻不願充實自己、尊重別人,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值得被愛的人,為什麼月老要保祐這樣的人呢?(推薦閱讀:條件是一時的,相處才是一輩子

月老廟的一下午,讓我看到,對於愛情,我們是如此的無知和無助,在愛情面前,任誰都得低頭啊!

 

愛情,常常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如何維持遠距離?八個談過遠距離戀愛之後才懂的事
〉〉說穿了,他就是沒那麼喜歡你
〉〉真正懂你的,才是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