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早在台灣民宿風吹起之前,日本的民宿早已行之有年。而日本的民宿待客之道,其實正是所謂的「與民同宿」,和遠道而來的客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旅人因旅行而自省,當地人也因接觸旅人而對生活有不同的想像,正是日本民宿的根本精神!(同場加映:苗栗樹也民宿:以樹為名,與樹共生


這次去日本京都,主要是為了充電跟學習,聽說京都有許多百年民宿,保留著傳統稱之為”町家”的空間,決定去看看一向被稱許為注重細節的日本民族,到底如何經營他們的老屋。(推薦閱讀:不容錯過的美好,京都花間小路

我們住宿的第一間老屋民宿位於神鹿故鄉奈良,叫做 sakuraya,中文為櫻舍,房子已經一百年了。第一眼當然是先來看看日本町家老屋最重要的庭院,京都之所以聞名世界,除了金閣寺、銀閣寺本身的建築之外,更重要的其實是他們的庭院文化---龍安寺的枯山水僅以十多塊石頭加上白砂,即足以名列世界遺產,那麼一般尋常人家的庭院又是什麼模樣呢?

首先,一定都會有一塊石頭,讓你換上木屐,可以走進庭院,就像是一種空間轉換的儀式,傳統文化中經常注意空間轉換的介質,這個介質在日本町家中,就是大家在日劇魚干女中經常看到,部長與綾瀨遙坐的那條走廊。

空間的介質可分為三重;第一重是你從內室通過走廊看庭園。第二重是你坐在走廊上看庭園。第三重就是你穿上木屐走進庭園。這三重各有不同滋味,因此光是一個小小庭園,就有無限多種玩味的方法。

在庭院之中,雨漏也是一個重點。要把屋簷上接到的雨水化為美觀及有用的資源,就要靠那一條從屋簷延伸而下的雨漏,接到地面變成一個小水池,用以灌溉庭院。 順帶一提,東寺的蓮藕雨漏,則是在造型上相當有味道,巨大的容量想必可以容納很多的雨水吧~

挑高兩層樓的民宿大廳,保留原始結構,大廳裡有一些陳設是之前屋主留下的,原來這是一家製墨行,經營著書法在使用的墨硯台生意,後來因為時代變遷、生意下滑,也就歇業了,房子交由現在的女主人經營民宿。

這間民宿有趣的地方是:主人真的與旅客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仔細想想,台灣近幾年的民宿發展就會覺得有些可惜,早期民宿的意義其實是去住在主人家,藉由旅居民宿的夜晚,體會當地的風土民情。在這一主一客的互動中,旅遊也因此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觀看:觀察不同地方的人們,在思想與日常生活上,到底與我們有何不同?(推薦閱讀:培養三個旅人態度,旅行不再只是移動身體

旅行本就是一種對自我的反思,透過不同國家人民的行為舉止,反射出「我之所以為我,何處好?何處壞?」,正所謂「見賢思齊,見不賢則內自省」,所以旅行頗有種自我修正的意味在其中。(同場加映:意外且深刻的京都旅行


↑民宿巧妙地用西陣織把主人家的入口擋住,宣示著:這是主人的生活空間

然而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民宿原始的意義很快被「賺錢」這樣的功能取代了,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眾多華美的民居出現,但主人並不在其中,因為主人僅是資本家,企圖透過資本(房子)和員工(管家)來獲得資本利得,也就失去了“與民為宿”這樣傳統美好的夜晚了。

好在,奈良這家老屋民宿的老闆還住在其中,我們可以吃到她煮的飯、多跟她聊聊天,也看到她巧妙地用屏風和西陣織把主人家的入口擋住,宣示著:這是主人的生活空間,請勿進入喔!(有時候,一個人的旅行並不總是一個人

此行,最讓人佩服的事物並非古蹟,卻是一個大家意想不到的小玩意兒『鐵皮』!鐵皮在住宅建材中本是枝微末節,主要用來防水,但仔細觀察日本對於細節的掌握,連鐵皮技術都好到仿木紋,甚至表面有凹凸紋理,不仔細觀察根本不知道它是鐵皮。(圖中地藏王菩薩背後的就是鐵皮喔!看不出來吧~)

因此老屋改建用鐵皮代替腐朽的木頭,並不會喪失太多的韻味,就算不用高級的木紋鐵皮,只用一般鐵皮,但烤漆跟質感好,鑲在老屋側面防水,看起來也還是與環境融為一體。說起日本的鐵皮這麼厲害,難道台灣辦不到嗎?當然辦得到,我們連汽車鈑金烤漆的技術都是世界一流,可以接外銷訂單,區區鐵皮怎麼會做不好?

然而這一切回歸到民族個性的問題,日本人很注重別人的看法,若是家裡用個醜陋的鐵皮,把整體社區環境弄得很醜,可能就會引起大家的公憤了,每個人指指點點,認為你破壞整體美感,那當然要用比較漂亮、能夠融入環境的鐵皮。

而許多台灣人還是有自掃門前雪的心態,認為我只要可以防水就好,社區的美感不干我的事,當然城市環境就不美麗了。希望隨著生活水平提高,大家對於自宅美觀與環保意識也會升高,就連選擇鐵皮的細節大家也會開始注意,台灣城市才會有越來越美麗的一天。(推薦閱讀:真正能改變台灣的,是大多數人願意做微小的改變

 

女孩輕旅行,下一站去哪裡?
〉〉香港可以這樣玩!這次到香港,不當觀光客
〉〉來歐洲,玩一場沒有方向的流浪
〉〉紐約東村!年輕人的玩樂聖地

 

17 Support 一起幫文章推薦
〉〉四種日常行動,向世界地球日致敬!

本文章由 womany 內容夥伴 17support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