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的下午,陽光和煦,我們在華山的咖啡廳裡頭,見到了許久不見的順子。將近十個年頭過去,順子,回來了!

國際歌手順子鮮少接受雜誌專訪,這次我們很榮幸邀請她來和女人迷的讀者聊聊天。採訪事前,我們抱著忠實歌迷的心情格外緊張。想像過許多情節,但大概從沒想過面對順子,這個我們眼中的大明星,會是這樣貼近;順子也表示很久沒有在訪談中聊音樂聊得如此自在。

自由自在,是我們看見順子的第一印象。眼前的順子皮皮的,大辣辣的,身上散發野性的魅力,即便坐著都像有股騷動的靈魂,等不及要衝出來。我們坐下來和順子聊了一下午的天,談音樂、聊創作理念,直到現在仍忘不了那天下午她的直率,那一點ABC腔調再加上點京片子,和她聊天,和聽她唱歌同樣享受。

訪談期間,我們常著迷的看著眼前的順子,聊起音樂時的靈魂騷動,談創作時的澄澈眼神,我們知道眼前的她不是一個大明星,而是一個好愛音樂的創作人。關於順子,先前我們很可惜的了解不多,從現在開始,讓我們帶你聽更多你會想知道的順子故事。

順子:「我不是大明星,你們才是我的星星」

闊別台灣十餘年,順子回來了,要用更飽滿的音樂能量,更純粹的音樂態度,更豐富的音樂素材,開口唱歌給想念她的聽眾。

在大陸發展多年,順子說自己特別想念台灣。離開好久,再踏台灣土地,在順子眼裡,臺北越發現代摩登,巷弄裡還留有台灣獨有的人文風情,在這新與舊交融的城市裡,順子覺得像是回家了,很舒適很 cozy。

許久沒見台灣聽眾,順子爽朗的笑著說自己當然也會緊張!因為特別在乎,所以也會給自己壓力!「在台灣開唱,我對自己的要求提得更高,絕對不會讓台灣的聽眾失望。」這麼久沒來台灣開唱,順子用很高的標準檢視自己的音樂,親自替聽眾把關。

順子特別提到台灣面對音樂的態度開放,讓她能放心準備更有難度的音樂類型,不再只能站在台上的配著預錄的卡拉,呆呆地唱著歌。這次在台灣的 Legacy,可以帶上紅節奏樂隊一起,享受和樂隊一起玩音樂激盪的火花。

音樂裡頭,真正重要的從來都是人。是人去玩出那些音樂。

「我看過自己在節目上配卡拉唱歌,和跟 Band 一起,簡直是兩個人哪!」唱得好不好自己心裡知道,音樂要做好,最重要的不就是要開心?順子看待音樂的態度很直接,唱歌的人先開心了,聽音樂的人才會跟著一起開心。

提到音樂,順子說:「這次回台灣的 Legacy 的音樂之夜,是特別為台灣量身打造的禮物。我求的不是把每個高音都唱準,而是好好的和聽眾玩一晚的音樂,擁抱當初玩音樂的初衷!」

順子是我們眼裡的大明星,但順子在訪談間總是謙稱地說自己 I am not a star, 從來不是大明星,只是好愛音樂的人,所有在台下聽她唱歌的人才是她最耀眼的星星。(同場加映:鄧福如:音樂是我愛的方式

順子:「音樂,就是要玩,用心去玩」

台灣聽眾看著電視上,那歌唱比賽參賽者唱著一首又一首順子的經典曲目,「回家」、「寫一首歌」...等,只好一次又一次按著前幾張專輯的重播鍵。我們想念順子的音樂已經好久好久,順子一直都放在心上!

所以這次回來,順子也帶來自己獨立製作的新專輯 To The Top 超越。這次專輯是順子, 林哲民與音樂總監 Lawrence Ku顧忠山一手承辦,母帶是自己的,音樂風格是自己喜歡的,因為都是自己的,所以大肆縱情的玩音樂!有不插電的 acoustic,有交響樂隊,有雷鬼,有爵士,有 funky 風格,這次唱片裡頭,有的是順子最自在玩音樂的樣子。

專輯裡頭有一首長七分半鐘的歌曲「三個門,三把鑰匙」 Three Doors, Three Keys, 順子說自己就想挑戰,好聽的音樂為什麼一定得三分半鐘就喊停?好聽的音樂,聽再久都不該膩。如果膩了,就表示不夠好!

音樂,要玩,更要用心去玩。

順子說即便音樂生態變化快速的現代,歌手可以用「打造」、「培養」的去養成,或許有時候「外形好看」更勝過了「歌唱實力」,但回到音樂的本質,真正的好音樂,該是不怕時間的考驗,抖掉時光的塵埃再拿出來唱,也一樣動人。

「我自己覺得做音樂做久了,最重要的還是心。回到音樂本質,才會長壽。」一邊說,順子一邊指了指自己的心窩位置,做音樂已經近30年,從當年那個一曲「回家」紅遍台灣的女孩到現在的歌后,順子至始至終面對音樂,都用著同一顆單純熱愛音樂的心。

順子說回想起來「我最窮的時候,才是我最快樂的時候。」順子抬頭遙想記得當時第一張專輯,自己面對市場的未知忐忑,單純唱歌就開心的心情,以及不知道別人會不會喜歡自己的那種可愛。順子說自己一路走來,從不覺得自己有名了,是多了不起的創作者,一直以來,她想做的就是簡簡單單的玩音樂。

在寫下「回家」的那一年,她痛徹心扉的感受到想家的心情,感動了所有人。我們也想順子的歌聲之所以如此令人著迷,大概就是她歌聲裡那股從未消逝過的純粹。

 

順子:「我唱得不好,那你一定要告訴我」

當一個歌手,如果總是被說很棒、唱得好,那是很負面的。身為一個歌手,你該知道自己唱得好不好,而一個真正愛你的聽眾也該老實告訴你。如果唱得不好,就應該被批評。

面對批評,順子再欣然接受不過,更直說批評對於音樂人來說絕對是件好事。因為一個不在乎你音樂的人,聽不出你的音樂好壞,所以如果聽眾覺得唱得不好,那更要大聲說出來。順子就是很坦蕩,唱得好不好,你知道,大家也都知道,沒必要隱瞞。

關於音樂,順子很敢玩,也絕對有本錢玩。

順子和這次同台表演的紅節奏樂團展現了良好的音樂默契,順子說紅節奏絕對是她這輩子合作過最厲害的樂隊。裡頭的成員從完全沒聽過中文歌,到愛上台灣,再到站在 Legacy 台上和順子大玩音樂。在 Legacy 的那一晚,他們在台下玩得自在,底下的聽眾也聽得如癡如醉。紅節奏樂隊對於音樂類型的廣泛涉獵,搭上順子深厚的音樂底子,像相輔相生,那一個在 Legacy 的夜晚,是場太值得的音樂冒險。

說到音樂創作,順子眼裡總有音樂人惜音樂人的光芒。在訪談期間,她數次提起伍佰和 China Blue, 張震嶽和縱貫線,大讚他們的音樂,也在 Legacy 當天開唱的夜晚,唱了陶喆以及阿桑的歌,音樂人都是惜才吧,因為實在太深刻的明白好好做音樂對於閱聽人以及音樂市場而言是多麼難得的寶貴資產。

順子:「寫一首簡單的歌是最難的」

有個知名音樂家媽媽的順子,四歲就被媽媽順理成章的「逼」去彈鋼琴,順子回想當年,忍不住大叫:「當時才四歲, and i hated it!」

六歲的順子到了美國,一台收音機成了順子對於音樂的啓蒙老師。扭開收音機,DJ 介紹歌曲,順子聽到喜歡的音樂就按下錄音鍵,當時並不知道,同時也按下了綿延一輩子的音樂之路開始鍵!

順子承認自己小時候很皮也叛逆,跟媽媽說我就是不想彈貝多芬跟巴哈!媽媽也很開明,和順子說只要你彈琴,我不在乎你彈什麼。媽媽對於音樂的態度,也深深的影響了小小順子,讓現在唱著歌的她在舞台上,是這麼的享受而自在。

順子回想起自己的第一首創作,是在14, 15歲那年情竇初開寫的一首 Love Song,寫一首歌只為他。「大家都寫情書,我偏不寫,我就要寫首情歌給她。」當年小小的順子雖然害羞,卻有股天生對音樂的執著。(同場加映:致無法回頭的青春,屬於我們之間的老情歌

這件事給順子一個啟發,無論好壞,那都是她第一首勇敢做出來的歌。只要有了第一首,就有第二首、第三首了。

「創作是很孤獨的,但只要台下還有一個聽眾點頭喜歡我的歌,我這一生就沒白活。」聊到創作,順子說創作是一段很辛苦又孤獨的路,時常有沒有靈感寫不出歌的時候。但當她站在台上,望向那台下一個又一個聽著音樂的癡迷眼神,突然覺得一切都值得。

寫歌就像生小孩一樣,看見小孩出生,再痛都是一段美麗的過程。

回到創作本質,就是用音樂和自己和大家說一段故事。而順子,一直以來,都是個極佳的 story teller,讓人總想賴著她吵著聽下一段故事。

私底下的順子...

順子在北京出生,美國長大,瑞士求學,買了一棟在巴黎的房子給媽媽住,從小就習慣留連在眾多城市裡頭。是誰讓習慣漂泊的順子定了下來?問起讓順子生命改變最多的時刻,順子露出難得靦腆的笑,原來是生命裡頭那兩隻巧克力貴賓!

順子說覺得自己曾經像個浪子,從小漂泊,早就習慣每天不同的城市裡醒來,早就習慣一切都是身外之物,突然有一天,發現生命裡頭原來也有重要的事。明白人人都需要一個窩,體會到家的意義,是推開門,原來有人(狗)在家等著你。

曾經玩音樂玩到沒有自己,現在順子知道要唱得好,得先好好對待自己。為了早起遛狗,順子逼自己過更規律簡單的生活,每天睡得好一點,運動多一點,起得早一點,順子更笑說保有健康的身體讓她在舞台上更有勁。

私底下的順子,就是這樣,簡簡單單,講起音樂就透著騷動的靈魂。沒有一點架子,用最直率的話語說話,用最純粹的心唱歌。

我們也請順子錄了一段影片,和女人迷的讀者聊聊當女人最驕傲的地方、最欣賞的女人以及想給天下女人的一句話。

順子說聽到題目先是一笑,並說自己最驕傲當女人的地方,就是不是男人 cause i am not a man. 我們更忍不住和順子擊掌!也說出自己的心情:「我長到這麼大我終於知道要先疼自己,才能疼別人。」更多順子想和你說的話,都在影片裡。

最後,順子特別說這次接受女人迷採訪很開心,能一次好好暢聊音樂,也好好的聊聊自己。我們關心的不是她昨晚人在哪裡,而是她的音樂以及她真實的樣子。

順子說:「我就是一個歌手,我是唱歌的,你覺得我不夠高不夠瘦不夠漂亮,說實在的我不在乎。但我在乎我的音樂質量,我在乎我唱出來的歌,我是不是自己也滿意。」

順子不想做大明星,但沒人能否認,她早已是歌壇裡那顆無人能抹滅的耀眼星星。

 

認識鏡頭之外,最真實的她們
〉〉演員:自己,就是最美麗的寶藏 胡婷婷
〉〉賴雅妍:用全身的力氣演戲,才能叫做演員
〉〉陳意涵:值得為自己瘋狂

文字:womany 編輯部/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