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年泰式按摩慢慢在慕尼黑崛起(其他城市的情況我不清楚,這裡單就慕尼黑而言),替很多喜愛享受按摩的人締造了一個舒服的亞洲天堂。這一家,Bua Siam是我在幾家不同經營風格的泰式按摩店裡截至目前為止,最滿意也最舒服的一家。我也利用專欄的機會,在店經理幾通電話安排下,終於和老闆夫婦聯絡上,取得採訪機會。

 

 

採訪只有短短十五分鐘時間,文章末尾就會揭曉時間緊湊的原因。

 

 

老闆沃夫曼先生是道地德國人,老闆娘是從泰國曼谷嫁過來的。兩人結婚八年時間,是當初沃夫曼先生外派曼谷時兩人在餐廳邂逅進而認識交往。

 

沃夫曼女士說,與所有外嫁新娘一樣她前四年的異地生活是痛苦的、是悲多於樂的。語言不通、以前單身時的專長所學在異鄉無法發揮,等所有大小因素加總一起,她的生活幾乎變得悲觀、灰暗。

 

以前在曼谷時,她與家人經營有餐廳、美容Spa等生意,是個獨立自主的新女性,沒想到卻因為愛情離鄉背井之後有了大轉變。

 

 

三年前,與先生商量的結果,沃夫曼女士決定在經過市場調查之後,從操舊業經營泰式按摩SPA沙龍。『我們覺得,應該把泰國本土的按摩技巧還有服務態度帶入德國市場。我很喜歡從事服務業,提供高品質的服務態度可以替按摩技巧帶來更多心靈上的享受。』所以夫妻倆一起投入按摩市場,很快在三年時間內已經在慕尼黑開設了有三家分店。

 

 

店裡頭所有的空間設計、家具選購都是沃夫曼女士親自包辦完成。

 

『我想提供一個完全的泰式境界給上門的客戶。從乾淨的拖鞋、泡澡的藥草水、按摩的精油、乾淨舒爽的毛巾以及環境,以及最後我們雙手奉上的一杯好茶,每一點都是我們的心意。』

 

 

『經營這些店,對我們來說,當然有更多的收入,可是原本就沒有經濟壓力的我們有一件事是更重要的。』

 

以英文接受採訪的老闆娘直視我的雙眼,誠懇說出以下令我感動不已的話:『泰國女人在歐洲大部分從事下層階級的勞苦工作,這點我清楚。大部分是清潔女工,在辦公室、在旅館、酒吧等,工作時間不穩定、收入低、勞心勞力,很少有時間與家人相處。我成立的這些店面,正好可以提供他們一份穩定、有尊嚴,並且收入令人滿意的工作機會。』

 

 

『我很希望可以藉自己微薄的力量提高泰國女人在歐洲的地位,我知道這不容易,可是來這裡上班的同胞,他們顯得比較開心、對自我的滿意程度提高,相對的在客戶服務上也會竭盡他們所能,來達到每一次的滿意要求。』

 

 

訪談中好幾次沃夫曼女士會起身親自招呼客人,寒暄詢問服務所需等。我望著她,身為同是亞洲台灣人的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我很欣賞她的氣度、氣質以及風範,她以生意人的方式從事著無私的美德。

 

 

我知道十五分鐘的時間很快,我必須離開。沃夫曼女士對我說出抱歉,『不好意思讓你快速來去。其實就在昨天我們把慕尼黑第四家分店的店面合約簽了下來,五個小時過後我就要搭飛機離開回泰國,籌備新店面所需的家具,希望一切都在夏天來臨之前完成才好。』

 

我聽了,由衷地對他們獻出感謝,在匆忙的時間行程下,接受採訪,還讓我多認識了一位有才幹的異國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