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服貿從開始到現在,我們從對這個兩岸協議一知半解,到逐步翻了條文審視,再到做出屬於自己的決定,每個用心理解的人其實都成長了不少。身旁的好友不見得都有同樣的立場,有些因為立場不和而反目;有人和爸媽立場相左差點鬧家庭革命。我們想說,為什麼關於服貿,朋友和家人之間為什麼非得爭得臉紅脖子粗?服貿過還是不過,靜下來好好談談,不要傷了和氣。這封信,寫給立場不同的好朋友,我們還是朋友。


寫給對318學運不爽或贊成服貿的好朋友們:

再怎麼努力地想事不關己、即便我們還是各自按表操課,但生活和心情都已經受到影響了。對嗎?

前兩天我在天母一家餐館吃飯,原本想暫時逃離學運議題讓自己鬆口氣,沒想到前桌後桌的人同時高聲討論學運,譴責學生暴力破壞公物讓國家空轉,不時還譏笑這些上街的人:看要怎麼收場…..。

我不禁想起臉書裡的你們,有些人最近消失了,或者短短地寫了一點心聲後也神隱起來,你們不再表示任何意見,沒有再分享太多吃喝玩樂的近況,這些沈默讓我很想念你們。

想念的時候我也感到驚訝與難過,因為這件事讓我活生生地體會到,這世上再怎麼知心氣味相投的朋友,終究無法每件事都走在一起。雖然我沒有幼稚到這麼一廂情願,但真的來臨時還是不免感傷,甚至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夠瞭解你們?我不想用一句偽善的話來結束這些尷尬的氛圍:『這是民主社會,我尊重不同的看法。』這句話就像是 end of discussion 的另一種說法,砰的一聲關上溝通的大門;針對服貿、學運,我們為什麼不能也不敢像討論一部電影般的交換意見?天啊,希望不是因為我在你們心中的份量還不夠,還是我們之間沒有信任?

餐館裡的直白咒罵或多或少可以給我些線索,在寫這封信的同時也發生學生轉向佔領行政院被強制驅離的事件,這十小時是最不平靜的一個夜晚,我看著我的朋友們有人在現場等著被搬走(他們已經不是學生)、有的朋友表示扼腕嘆息、有的朋友譴責暴力,有人依舊保持沈默,這次學運逼的我們不得不面對政治、思考各種選項,然而我們並沒有因此互相傾聽交流,彷彿唯一的共識就是你信你的我信我的,然後說這就是民主自由

體驗到這一點的時候我非常痛苦,幾乎徹夜難眠。因此我打算寫這封信,讓你們更瞭解我的想法和立場,各種討論與留言對我而言是看重,不是攻擊。你們的沈默彷彿我也成了避之唯恐不及的暴民,但你們是真真切切認識我的呀!

先解釋一下最核心的信念。我認為,在本質上政府的角色和企業的角色是截然不同的。這一點是討論事理的分水嶺,因此我絕不拿企業的治理哲學套用在公部門身上。政府之所以成立就是必須兼顧絕大多數的人、創造對絕大多數有利於競爭的環境,簡單的說企業可以淘汰不適任員工、市場可以淘汰不具競爭力的企業,但國家政府無法淘汰任何國民。而你我也都知道,現在不是『努力就有收穫』的時代,人生而不平等的現象日趨嚴重,我們實在沒有資格論斷他人的競爭力,因為我們創造的社會標準只在意特定能力、而非全人思考。這才是問題的根。

已經造成社會撕裂的條款,為什麼在這個當下我們非得做出決定?更遑論其他人在意的程序正義和顯現出來包裹表決的霸道蠻橫。有些文字遊戲會誤導分裂,讓我再說得更清楚:反黑箱服貿不是反服貿,是反對現有的服貿包裹裡尚未釐清疑慮的條款,若我們連自己的條款都無法討論,那麼這個無法溝通的無能政府也未必能執行的好。這是很簡單的邏輯。

通過服貿真的不等於救台灣,我們當然也想要好經濟好工作好生活,但我們也可以選擇學習的對象,為何非得學中國韓國?不能學德國北歐?就算我們要追中趕韓,也要『學整套』吧!他們的執行力、談判能力、他們的開放時程、他們的產業結構調整,哪一樣有做到呢?癡心妄想的以為開放中國就是特效藥,台商去那裡十年後摸摸鼻子回來就是最好的例子,還是政府沒說出口的是,其實也只求任期內的開花結果,至於十年之後早不關我的事了?市場小是事實,當其他國家都開放了,無頭式的開放也無濟於事,重點是不能比大就要比精緻,比精緻就不是讓人家佔點便宜的策略了,拿著製造業的思維看市場,就不會有創新的辦法出現。(推薦閱讀:關於服貿他想說:殺死台灣的從來不是絕望,而是希望

想救台灣的經濟,得先問我們想要怎樣的未來輪廓。南韓年輕人自殺率為死因第一,打下全世界的市場但感覺不到幸福的生活,確定是我們要跟人家一拼輸贏的理由嗎?辦法一定有,我們忙著吵架,怎麼有時間去想到第三條路?

朋友們,謝謝你們說我是具有競爭力的人,應該不怕服不服貿的東西。但我在乎的真的不只是我自己或我的家人而已,因為我們與群體是無法切割的,其他人並不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我們只是對人生的優先排序不同因此有截然不同的組合,社會是靠每個人守護自己第一優先的價值而牢牢交錯建構成的。(在異地的他們同樣關心:零時差!紐約反黑箱服貿,最撼動人心的16張照片紀實

歷史一向是由少數人領導改革的。號稱他們代表台灣人的、幫他們冠上各種稱號的似乎是媒體的標題而不是他們自己,你們可以不同意學生的行為,但是你們可以藉由這樣的『暴行』,觀察所有利益相關者的反應,相信你們心中自有一把尺,我們到底還有沒有真正的民主?還是只剩下執政者隨心所欲的法律?

看完記者會,我只能同意繼續抗爭是唯一能夠與之對抗的策略和力量

年輕人需要年滿20歲才有我們口中的『民主武器』--選票,不過比例甚低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展現意志,拒絕當沈默的受害者。對於操弄議事規則、傲慢耍賴的政客們,我想不出來有更好的辦法可以建議他們。至於其他的未審法案,所有的立委們可以到其他任何一個地方繼續開會,法律並無規定得在議場審法案,辦法絕對有,看這些睿智的『大人們』要不要想而已。(年輕人為自己爭取:一夜不眠的台灣憤慨:反服貿黑箱的現場直擊

回想我們自己的人生中,不也常常扮演『少數人』的角色?

在某件事情上堅持自己的信念,也許老闆不支持、同事沒空理、家人不了解,但我們靠著彼此互相支撐過來,關鍵時刻很想放棄卻告訴自己,只差一點不然就前功盡棄!只有走下去,哪裡有回頭的理由?也許你們覺得怎麼這幾年抗爭越來越多,是不是這些人嚐到甜頭了?我必須很嚴正的告訴你們,事實上邏輯剛好相反。就是因為每一次的抗爭都悄悄地喚醒願意關注社會議題的種子部隊,像是我們架設了更多監視器在街角一樣,因此我們沒有注意到的不公不義都能浮現出來,這些事情存在很久,但幸運的我們這輩子都沒辦法體會,只有靠公民覺醒,我們在財團政客底下才能稍稍有點安全感。

我想你們也會持平地同意,學運裡的領導者群不輸給我們的總統院長,這些縝密的策略計畫、現場的組織運作、高度抗壓性….,光是能夠培養更多未來的 leader , 不是 follower , 我的納稅錢就值回票價!對了,講到納稅錢,我非常確定立院被損壞的公物不可能像媒體說的上『億』,除非….那些椅子電腦地毯當初的報價非常…..『不具有競爭力』!拜託他們還省了空調關了電源耶

我真的討厭暴力,但此時此刻我想不到比較好的辦法可以讓我們的話被聽到。衝撞行政院是險招,讓支持他們的人失望,也讓堅持和平理性的場內學生氣餒,但這也是他們該知道的,民主思想會自體繁殖,最後哪些理念能留下能被傳遞,也會經過時間和歷史的考驗。老實說我鬆了一口氣,這個壓力缺口再次洗滌學生們的信念,重整彼此的默契,代價也許已經是最小的了。

事情終究會落幕,而我準備好接受任何結果。對學生們,我只希望你們不要失去對他們的信心。相信他們會從這事件裡學習、迅速成長,變得更好更成熟,用生命替我們延續好一點的未來。這樣就夠了。我想念的不只是你們,還有我們可以再平凡不過的小小好日子。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對政府放心,相信他們會替我們做出最好的選擇,然後繼續很廢的打卡、分享打打鬧鬧的一堆屁話?

歷史學教授康乃爾.威斯特說:『正義就是攤在眾人面前的愛。』讓我們這群人不用暴力,用愛等待台灣,就像對孩子一樣,用時間等待,等待自然花開。(大人的道歉:孩子對不起!大人的世界壞掉了

 

關於服貿,關於台灣,我們想真誠地說...
〉〉台灣不該只是個故步自封隨波逐流的海島小國
〉〉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民主是回家唯一的路,這一夜我們在倫敦守護台灣
〉〉人人是媒體的時代,你的媒體原則是什麼?
〉〉香港人聲援:台灣加油!別成為第二個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