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服貿協議,簽與不簽,到底差在哪裡?綜歸來說,服貿只是激起年輕人憤怒最後一根稻草,我們的社會老早就出了問題。失靈的政府,缺乏穩定經濟成長的社會,悒鬱寡歡領著22K的一代,說到底,服貿沒那麼罪惡,只是我們這個世代必然會面對的無奈與掙扎。聽聽 womany 的駐站作者 Google 怎麼看!當有一天我們走在上海街頭,我們會想起什麼?


3/24 行政院前發生的事情,不管承認與否,我們都在見證一個歷史的發生和消逝。

而這段歷史到底好與壞,是非對錯,身在其中的我們是無論如何都看不清的,而蓋棺論定也還不是我們這個時代應該做的事情。身在其中的我們,只能感受到某種歷史必然的無奈,這個巨輪滾得好快好快,沒有人能夠阻止,也停不下來。

我開始思考很多事情,究竟我們希望的是怎麼樣的一個民主未來?(而什麼又叫做民主?聽反服貿公民怎麼說

昨天的事情激起了很多憤怒,也激起了很多爭論,但這樣的熱情能夠持續多久?這樣的熱潮和關心能夠持續多久?在立法院那些年輕的身影,又還能坐多久呢?是不是只要繼續冷漠下去,我們也會累,是不是只要繼續毫無回應,這件事情就能順理成章地拖延下去呢?

坐了六天,大家都累了,而我們還能做多久?10天?20天?30天?我不知道。

但這幾天我一直沒有聽到下一步該要怎麼走,怎麼做。我真的很迷惘,台灣該要何去何從?今天服貿過與不過,到底有什麼差別?(推薦閱讀:你吞不吞「服貿」?做出對自己負責的人生選擇

假使今天服貿過了,台灣也沒發生暴動,也沒有戒嚴甚至沒有被大陸以軍事武力接管的話,我們會怎麼樣?我想我們還是會過得蠻好的,可能當下也感覺不出來特別的差別,服貿它只是一個經濟協定,嚴重,但沒達到這麼嚴重的地步,因為真正嚴重的東西,早在很久很久以前累積,現在只是一個導火線罷了,所以我猜短時間之內,我們感覺不出來太大的差別。

但是慢慢的你可能身邊會有許多人,開始前往上海、北京、深圳、雲南、西安、重慶等這些地方工作,你可能不知不覺當中,在某次不小心看到飲料、零食、餅乾後面的製造商默默地換家了,但是沒關係,因為這並不是我們平常在意的東西,而我們現在身邊已經有許多許多人早就前往大陸工作了。

我們不會沒有工作的,而工作可能不會更難找了(因為現在就蠻難找的),但你會發現你更沒有升遷的機會。沒關係,升遷這種事情本來在現在就蠻困難的。台北市地段的房價可能更高,但沒關係,我們橫竪也買不起。我們的合作可能會越來越頻繁,我們的交流也會越來越多,GDP 可能會成長,台灣廠商可能也會轉型(轉到哪裡我是真的很不確定),而你也可能會開始使用微信、開始使用QQ,沒關係,其實真的蠻好用的。我們不會沒有言論自由的,反正現在媒體也很歪,你找不到應該去相信的東西,那就不要相信好了。沒有信仰,我們還是過得很快樂。

沒關係,不要怕,這一切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嚴重

而十年後,我想我可能不是走在忠孝東路,我是走在北京王府井,我是走在上海維海路,燈紅酒綠,遊戲人間。我猜我可能會過得還不錯,我可能會拿著不錯的薪水,我有一身筆挺的裝扮,一個不錯的頭銜。因為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一個適應良好的民族,然後,有一天,可能不只一天,我會忽然走到上海的外灘,我會凝視著那一片璀璨瑰麗的湖面,然後默默掉淚。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然後我會回頭,回到那一片歌舞昇平,回到那一片紙醉金迷。上海啊上海,你始終不是我的家。(聊聊台灣吧:關於台灣,我們想說...

但是不要擔心,這絕對不是單單服貿能造成的,或許就算今天服貿沒有過,我想這也只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對岸早就丟出了我們不得不吃,也不能不吃的餌,你知道有毒,但你還要吃下去

而這也是我們許多異鄉游子正在做的事情。服貿不是罪惡,它只是我們這個時代必然的無奈

然後時間拉回到現在,假使今天服貿不過了,我們會怎麼樣?

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

我猜,短時間之內,可能也不會有太大的不一樣。時間它並不是劊子手,而是一個優雅高貴的藥師,無色無味的讓你慢慢沈淪,有一天驚醒,卻發現一切太遲,而我們從來不會在來得及的時候驚醒的。

我們可能要想方設法的進入 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否則應該沒有任何人想跟台灣做生意,關稅又高,要有競爭力可能又要降價,2300萬人的市場,不如放棄。那到時我們該要怎麼辦呢?就算撇開到時候中共刻意打壓,我們談判的空間可能也還是不夠大,因為我們太絕望得要加入。

韓國能夠如此審慎的評估加入的合約與否,是因為他有強大的商品,世界級的品牌,三星,我們或許不齒韓國在許多方面的事情,我們認為它運動常常不公平、我們認為它們企業太過狡詐欺壓我們、我們認為它們演藝圈和明星有太多人工的痕跡,但是他們有整個政府、整個民族在支持他們。(同場加映:韓國的關鍵報告

我們始終不是韓國,我們談判的籌碼在哪裡呢?價格低廉又強力的生產線?勇冠世界的晶片廠卻送小米當做嫁衣?HTC?(我在東南亞幾乎看不見他的身影。)

我們有什麼優勢?當然有,我們有許許多多微小的專利發明,根據報導,台灣取得美國 USPTO 所有專利核准件數自2006年來連續8年蟬聯世界第1名,但根據工研院分析,台灣企業將創意發明商品化的比率為0.3%,遠較國際平均的3%~5%為低。我們也還有舉世聞名的醫療水準和健保制度,台灣也有著足以誇耀國際的良好治安。我們有著最好的中華文化傳承,人民素質普遍良好,我們有著誇耀世界的人才(而且相當便宜)。我們有著太多太多東西。

但這些東西卻太過零散,而我們的中小企業卻沒有資金。台灣其實並不是沒有錢,只是錢沒有在流動而已。錢在哪裡?

我們的今天是過去造成的,而我們的過去將手狠狠地掐在我們的脖子上,有沒有機會翻身,或許還是有的,總得來說我們還是會有希望,殺死人的,從來不是絕望,而是希望


照片提供:Ken Yang 

我們的下一步在哪裡?有誰可以引導我們?

往前看,2016,有誰能夠出來領導我們?

回頭看,我們對於一個好總統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馬英九上任的時候,我們希望他能夠一掃陳水扁時代萎糜不振的風氣,但後來證明了並沒有,一山還有一山低。而我們在陳水扁上任的時候,也曾期待這樣的人能夠帶領台灣再創百年,但顯然的也並沒有。意外地回頭看,李登輝反而是民選總統裡面看似做最好的人,可能不見得是他特別優秀,可能也是時代的賦予。而在當時,他的所作所為也沒有特別受到大家的愛戴。

所以我們期待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他應該在他的任期之內做到什麼?短期讓你有感的事情嗎?還是長期卻讓你毫無感覺的事情呢?這個問題實在太複雜了。我們不只面臨到一個產業的斷層,我們還面臨到了政治的斷層。沒有什麼讓你熱血沸騰的年輕新秀,也沒有一個能讓你安心把權力交付在手上的人。

而我甚至不確定我們等不等得到2016。

所以各位,我們的下一步在哪裡?這可能不只單單是服貿這個單一的問題而已,我們面對時代的鴻溝,抬著腳,猶豫著,始終無法跨出去這一步。我們期待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民主呢?什麼樣的未來?

今天晚上跟朋友在東區巷弄裡面吃飯,吃完飯,按慣例跑到便利商店去買麥香紅茶。我們開始討論麥香紅茶的風味,那種沒有任何正常紅茶能夠泡得出來、應該是充滿人工和化學的古怪香氣,卻是我們從小到大的時代回憶。

熟悉的麥香,10塊錢就能買到的小確幸。

然後我們忽然討論到,如果有一天麥香漲價了,那該怎麼辦,如果有一天,10塊錢再也不能買到小確幸了,我們該怎麼辦?

如果有一天,我看到12元麥香紅茶,我可能會很悲傷,因為那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也代表我熟悉的國家和一切,將不再復返。

所以我今天還是會過去現場,所以我今天還是會去走走的,我要去看,我要用我的雙眼親自去見證,在立法院那終究會消散的人群當中。因為那是屬於我們這個年代最後的掙扎。

天祐台灣。真的,天祐台灣。

 

關於台灣這片土地,我們想多說一點
〉〉台灣要末日了嗎?寫給台灣的十點疑問
〉〉你知道嗎?其實台灣跟波蘭有點像
〉〉台灣人,你會什麼這麼忙?
〉〉香港人聲援:台灣加油!別成為第二個香港
〉〉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