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從去年開始,台灣人自主意識越來越抬頭,我們越來越願意走上街頭,為了自己的未來奮戰。但是在大大小小的抗議事件後,我們是否真的實踐了我們的訴求?又或者,一次又一次儘管人民憤怒,這個國家的一切仍然毫無改變?想想洪仲丘案,再看看服貿,為什麼集會遊行抗議過後,我們得不到公平正義?(如果你想更了解服貿,請看我們的系列報導:一夜不眠的台灣憤慨,反黑箱服貿的現場直擊五問五答,反服貿公民說什麼是民主3/19 立法院服貿現場走訪:一堂真實上演的公民教育課


從去年開始,因為某些原因,我看過大大小小的抗議事件,反核大遊行、大埔、華光社區、甚至洪仲丘案,因為工作所以我都有恭逢其盛。

不久前才結束的反核大遊行、還有現在正在沸沸揚揚的立法院反黑箱服貿,而這之間實在是不得不讓我去思考一個問題。

為什麼這一切毫無用處?

記得上次洪仲丘案,集結了10萬人到了現場,上了CNN和許多家國際媒體的版面,許多人哭喊這是台灣民主的歷史性一刻,的確,回顧2013,公民聯盟的那個眼睛和那個夜晚的確是最難忘的一個指標,但是然後呢?煙消雲散。(那些2013年,台灣發生的事:2013年,你過得好嗎?

而這並不是表示我們特別健忘,也不是我們都只有三分鐘熱度,只是為什麼十萬人的熱情最後會變成一場空?因為政府沒有任何回應。而我們也缺乏一個機制去制衡政府忽視我們。

回頭看我這些年的路,我認為許多事情的發生的緣由,都跟制度有很大的關係。當然許多時候我們不能排除一個蠢人能夠對整體造成多大的傷害,我們也很難屛除「人」本身對於制度的影響。

但一個相對完善的制度,卻能提供我們相對好的結果。一個好的制度設計,能有效的鼓勵「好」的行為發生的頻率和強度,也能避免「壞」的行為發生的次數與強度。而人本身並不是一個多理性的動物(儘管我們崇尚理性的價值),人也許多時候並不明白它所做的選擇背後的原因。

所以一個完善的制度就相當的重要。因為我們會在不知不覺當中被制度跟環境影響我們的思考和判斷。人本來就貪心,如果我們又提供了一個鼓勵他貪心的機會,他們只會越來越貪,而在心理層面上,他並不認為他們是錯誤的。

這就是漢娜鄂蘭在《責任與判斷》一書所說的「惡的平庸性」,犯下罪行的,往往不是罪惡的本源,而是一般人,在一個壞的制度(極權制度,或著以今天的角度來看,錯誤的民主制度)下作下了令人髮指的事情。

服貿本身或許並不是罪惡,它的條文也有許多不盡合理之處,但令人難過的是這個案子通過的過程。


照片來源:Audrey Ko 

其實早在我去印度之前,去年八月多的時候(或更早),就有一派學者曾報導過服貿的弊端,包含說明會的雜亂、整個流程的混亂和許多廠商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整個過程幾乎可以說是荒腔走板。

當時看到我只認為危險而荒謬,但我也期待在整個立法程序上能夠將如此荒謬的東西給廢止掉。

然後過了好一陣子,遠通的事情也很讓人腦中風,結果現在似乎也都毫無作為,我們只能坐視遠通繼續吸乾我們用路人的錢,而他頻頻出包並沒有任何懲處機制。著就傳出服貿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時間內迅速通過了,其實頗令人傻眼的。

傻眼的是,原來我們政府的制度已經到了如此的地步。我們沒有任何方法,也沒有任何作為能夠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今天會令人生氣的並不是服貿本身,它只是眾多稻草的其中一根,而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有沒有下一根。

令人生氣的是,我們對於這樣情況的毫無能力與毫無作為。而居然沒有任何一個合理的機制去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今天總統和執政黨被鬼上身了,我們請不起乩童和道士,甚至連去哪裡找他們都不知道,今天中華民國被鬼壓床了,我們只能閉上眼睛卻沒有任何方法。這是怎麼樣的制度設計?

所以有許許多多人走上街頭,他們憤怒,但是他們同時也毫無能力,因為我們缺乏制衡的管道,我們缺乏阻止這樣事情發生的機制。這樣的無力感並不是人數眾多就能消除的,這樣的無力感,需要有人引導他們,需要有方法有管道才能引發真正的改變,才能有真正的作為。


照片提供:Ken Yang 

我並不是一個專業的人,書念得也不多,我並不知道方法,也跟許多走上街頭的人一樣,我們憤怒,但是我們無助。

所以今天早上看到一群在野黨的領頭人物在跟著學生靜坐的時候,我真的快腦中風。

如果要說中華民國裡頭有任何堪稱「政治專業」的人,屛除大學教授以外,應該就是你們這些「政治人物」了。而今天你們放著你們的專業不做,跑去跟學生靜坐,我們又不是付你們錢來讓你們坐在這裡的,不是付你們錢來陪我們一起演這場戲。我們付你們錢,是要你們提供你們的專業、你們的知識,甚至你們的經驗來引導我們。

今天我們因為制度的不完美而無法阻止、制衡許多事情的發生,所以今天我們就需要有「專業」的人來引導我們如何在這樣的情況下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我們長遠的規劃是什麼?今天坐完,假設坐到禮拜五了,我們下一步是要做什麼?下下一步呢?我們該要如何阻止往後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十萬人的洪仲丘案結束,然後就沒了,熱情還在,我們還是關心這個社會,但是我們沒有知識,我們沒有力量,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要怎麼走。

誠然,中華民國的民主制度並不完美,也或許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完美的制度,找不到,也不可能發生。但是我們有機會一步一步將制度往完美修正。我們無法阻止人性的墮落和險悪,但我們可以阻止讓他們大量墮落的機會發生,而這樣制度的修改,需要許多有經驗的人共同參與研討,需要我們各位「政治專業」的專家們引導我們完成這件事情。

我們要關心的是這場服貿,而我們更要關心的,是在這一切結束的時候,我們有沒有辦法,讓同樣的事情不再發生。說到底,我們都是愚蠢而且容易犯錯的人,但我希望我們能夠有提醒自己不再犯同樣錯誤的能力。

昨夜看到了台北市的夜景,在光害下的城市看不見星星,卻能看見隕落在世間的繁華星辰。我發現不管怎麼樣,我都熱愛這個城市,我都熱愛這個國家,我都熱愛在這個城市當中繁忙、無助的追求一些小幸福的哪些人,我愛你你你,還有妳。

我不希望看見這個國家的隕落,我不希望看見我愛的人們臉上越來越沒有希望。

天祐台灣,雖然我早認為蒼天已死。

但是拜託,救救我們,救救自己。

 

關於台灣,下一步該怎麼走?
〉〉台灣,該走還是該留
〉〉台灣要末日了嗎?寫給台灣的十點疑惑
〉〉3/19 立法院服貿現場走訪:一堂真實上演的公民教育課
〉〉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