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小王子理論中的豢養嗎?豢養的法文是 Apprivoiser,談的是小王子與狐狸的關係。你豢養了我,從此我對你便開始有了獨一無二的意義,和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不一樣。豢養當然浪漫,但會不會,有時候我們都錯誤的豢養了根本不想留下、也不願意為了我們留下的人?聽聽 womany 的駐站作者海苔熊怎麼說(推薦閱讀:為什麼不告訴我?愛情裡的禁忌、欺瞞與逃避

「真正的東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小王子重複的說,以便牢牢記在心裡。「你為你的玫瑰花所花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花變得那麼重要。這是很多人早就忘卻了的事情,但你不該把它忘掉。永遠要對你所豢養的對象負責,你對你的玫瑰花有責任……」狐狸說。 ──《小王子》

「前天晚上,細雨綿綿,經過熟悉的巷口,一隻褐黃夾雜牛奶色的貓咪飛奔到我腳下,喵喵喵地叫著。我蹲下來,摸摸牠的眉心,跟牠說說話。眼看牠好像肚子餓了,於是到附近的超商買了偉嘉貓食,倒在貨車前輪下面一處未被雨淋濕的地面,牠迫不及待地湊上來吃個精光。或許是太久沒吃東西了,抬起頭來用鞋貓劍客版的大大眼睛盯著我看,然後兩雙前腳繼續抓著我的褲管。好可愛的貓咪啊!我心想。我跟小貓咪說了幾句話,請牠等我一下,錶面上的時間是12:51,鄰近的寵物用品店還有9分鐘才關門。我衝到店裡買了一些貓砂、飼料、鐵碗,然後回家,連鞋也沒脫,就拎著之前借來的外出籠急急地去找牠。」他說,窗外的雨從昨天晚上就未曾停過。

米倉咖啡結束營業前的最後幾天,店裡幾乎沒有空位。店貓妞妞懶懶地趴在沙發上打哈欠,與故事裡面的貓,形成一種複雜的對比。他繼續說。

「拐出巷口,牠果然還在那裏。蹲坐在地面上,遠遠就能看見牠兩只骨碌碌地眼睛看著我。我把盛好飼料的鐵碗,放進籠子裡面。牠一邊喵喵叫,一邊跳進籠子埋著頭美味地吃著。但當我把籠子的門關起來的那一刻,牠卻發了瘋似地抓門、大叫、蹦跳。我嚇得把籠子打開,牠立刻跳出來,跑回車輪底下瑟縮著一直發抖。我有點失望,但也只能起身跟牠道了歉,也為我的誤解感到惆悵。一點點失落與感慨,拎著空空的籠子與空空的自己,回家。」他低下頭來,默默地將日落花草茶給喝完。每次來這裡,他總是點日落花草茶。我常常想,或許在喝著茶的時候,視網膜會呈現草原上,夕陽見落的映像。

我靜靜地看著他杯子裡的茶湯,想起了幾段感情,想起幾個深夜我站在天蠍男家樓下等他喝得爛醉回家、想起比賽後我幫某個大男孩把球衣帶回來洗,把破掉的地方細心縫起來、想起前男友上一次生日,為了幫他做蛋糕,跑了好多家烘培材料店才買到提拉米蘇的手指餅乾。然後想起後來,他們離開的離開、劈腿的劈腿、消失的消失。突然發現感情裡面有些不甘心,並不是因為對方對不起自己,而是當自己對關係付出更多的時候,要求也更多了。(同場加映:騙人的怦然!親密關係裡的三個關鍵時間

三種愛情食客

當一段關係的要求限制了許多自由,我們便會重新開始思考,自己留在這段關係中的意義,以及是否該繼續經營下去。感情裡面最難的部分,就是在「做自己」(be yourself)與「建立連結」(Relatedness)當中求取平衡,當擁抱和溫暖會阻礙一方成為自己,或是自由獨立的生活會讓兩人的關係可有可無,在意的人就會做出調整(同場加映:讓你害怕的,不是真愛

可是並非每個人,想要的都是一段穩定的關係。當你愛上逃避依戀者、游移手段型、慣於似戀而不願承諾的人,他們可能用自私來終結感情,而你繼續活在錯愕與惆悵中,提著空空的籠子,站在猝冷的街上,望著細雨如絲無神地發怔。

(1) 逃避依戀者: University of Kentucky的DeWall與他的同事進行了一連串的研究發現,在一段戀愛關係中,逃避依戀的人容易受路上的「可能對象」(Alternative)吸引、覺得其他的關係比當前的關係好,長期來看也有較多劈腿不忠的行為(infidelity)[1]。

(2) 游移手段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愛情風格[2]。一項國內研究發現,有劈腿經驗的大學生在「游移手段」、「肉體感官」與「悲觀保留」幾項風格得分較一般人高[3],他們在一段關係快要瓦解時,就會開始找備胎,很重視性與身體上的滿足,並且不 相信世界上有長久的愛情。

(3) 似戀關係:有些人習慣性地維持好友萬萬睡的似戀關係[4-7],他們以床伴代替老伴,以不斷的性愛避免長期的承諾,自以為可以各取所需,卻在這段複雜的關係中掙扎。而不願離開的一方,有時明知道已經變質,卻因為害怕失去而繼續下去,歹戲拖棚。

上面這些愛情食客都有一個共通的特徵,就是他們逃避在一段關係中,做出更多承諾,因為這意味著他們將要失去一些自由,也失去找尋其他替代關係的可能。 有時候我們只是錯誤地豢養了一位食客。頃盡所有,卻發現付出越多,他越退後。然後在他消失、逃走、人間蒸發以後,才發現他要的始終都是短暫的溫熱,而不是永恆的承諾。也才發現一直以來的付出,並不是怕他寂寞,而是怕自己寂寞。(推薦閱讀:寂寞,寂寞好不好?

終於可以轉身離開的人,其實是發現,原來他不在還是可以自在地做自己,原來還是有很多人能和自己建立連結。如果他從未希望被豢養,你也沒有必要把自己關在那個曾經有他的籠子裏頭,因為關再久,他也不會回頭。揮別這些不適合你的愛情食客,才能騰出空間來,悉心豢養下一個真心愛你的人。(寫給親愛的你:關掉他的臉書,你救回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