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無論這個社會是不是有人對不起你,讓我們先記在心上,「無論怎麼走,無論怎麼選擇,每一個決定,請先對得起自己。」聽聽 womany 駐站作者 Charles 怎麼看待台灣社會現況,他想分享一個放棄中華民國國籍,申請日本國籍的學長故事給你。不是逃避,而是為了追尋自己更想要的未來!(同場加映:寫給台灣的十點疑問


最近看著網路上的一些文章,說著現在的社會對不起台灣的年輕人,又或是年輕人太自怨自艾的抱怨這個社會,然後隔空開始互相回應與對談,接著對於台灣的歷史背景與現代進程進行分析,再找出為什麼會有現在這般大環境下的原因。

我在看這類文章的當下,雖然總會覺得獲益良多,對於過去與現在的社會狀況更有些瞭解,但每每看完了這樣的文章之後心裡就會有一抹空虛,總覺得這種文章好像意義不大,畢竟不能以偏概全所有人的家庭背景,更無法統括每個年輕人心中對於成功的定義,要過怎麼樣的生活也本來就是由我們自己選擇,於是想跟大家分享一個學長的故事。

「我想我幾年後應該會放棄中華民國國籍,然後申請日本國籍。」

眼前說著這句話的學長,今年三月剛要從日本大阪大學拿到他的雙碩士學位,這是他自己申請了獎學金努力苦讀後的成果,這幾天他剛好從日本回台灣出差,如果不是出差的緣故還真的不知道何時才有辦法在台灣見到他,學長還特別交代了不要張揚他回來的事情,怕時間太倉促來不及見所有的朋友。

我認識他已經七八年了,從剛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一個非常喜歡日本的人,喜歡的程度大概是在台灣跟日本在打棒球國際大賽的時候,會在日本隊得分之際,在角落雙手環抱胸前,然後露出一抹理所當然微笑的傢伙(踹他一腳),基本上我覺得他根本就是投胎的時候走錯了地方,才會出生在台灣。

於是我們開始說著彼此的近況,這段在日本求學期間,他還透過了日本單位申請到了義大利的實習機會,是有關世界糧食的 NGO (Non-Governmental Qrganization非政府組織),接著他繼續說他的未來規劃是希望能夠去 WTO,WHO 這一類的國際組織去工作,只是這樣的國際組織卻往往不承認中華民國國籍,所以在不想以中國國籍加入的前提下,申請日本國籍對他來說是最方便的方式。

這不禁讓想起了前陣子的張良伊事件,張良伊是一個跟我年紀一樣大的年輕人,他以學生身份參與了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而後創辦了台灣氣候聯盟,在2012年時更是聯合國主辦單位選出的青年組織 YOUNGO 的南半球唯一青年代表,理應為台灣之光,年紀輕輕的他想為全球氣候以及台灣發聲,卻因為他的國籍填寫為「台灣,中國的一省」(Taiwan, Province of China)而涉及了台灣國籍定位問題,台灣媒體最喜歡模糊焦點,在台灣只注重幾近可笑的政治環境,沒有多少媒體關心這個青年做的事情所謂何事,只認真地專注於政治分化以及這個青年所做錯之事,所有的輿論指向張良伊為叛國賊,只為了一己之名,卻無力審視自己在國際政治環境的不利因素,也懶得分析張良伊在做這件事情的背後是為了什麼事情在努力,造成了我們青年想要發聲所要面對的困難重重。(同場加映:台灣不該只是個固步自封的海島小國

(關於更多張良伊張良伊事件

於是我跟學長聊了許多關於張良伊事件跟學長自己本身經驗的看法,於是也大概地整理了一下學長所說的話,

「到底是國家定位問題重要還是國際事務參與重要,這兩者之間的選擇,在國際政策領域中常被拿來討論,在面對國際事務討論時,一個國家代表是要顧慮到問題解決與否還是本國利益重要,就我而言,我會選擇以解決全球問題為主。只要是全球性的問題,其問題及後果都是全球性,那麼台灣自然而然就有涵蓋在這樣的全球問題之中。

我從小在一個傳統家庭中長大,我很感謝家裡的照顧,但也許只能說我在台灣沒有遇到伯樂,我在台灣的期間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或是為誰而做,所以台灣對我來說就是我長大的土地,我只在乎我將來能做了什麼,而不在乎我是哪國人或是哪個民族,但我還是不想拿大陸國籍(笑),只是即使我拿了日本國籍,我想我也不會以日本為傲,這只是因為台灣國際政治環境的不利因素而讓我這麼做,但其實也就因為台灣這種特殊的環境,讓我有了地球人的概念,我們生下來就不能選國籍,那國籍就真的這麼重要嗎?我想這應該沒有所謂絕對的對錯,只是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而已。」

於是我繼續與學長談及了一定也有一些台灣的年輕人想做這些事情,只是沒有辦法有足夠的動力,做到改變自己的國籍或是根本也不想改變國籍來做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其實是我們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就顯得有點可惜也有點無奈。學長繼續說道,

「我覺得台灣在夢想這件事情好像出了點問題,如果做一份問卷問問身邊的朋友,你的夢想是什麼?應該很少人說得出來,台灣也沒有一個讓人去思考如何去實現一件事情的環境,我覺得我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都很天真,總是想做什麼就說什麼。這就無關國籍問題,但是為什麼在台灣,我們長愈大就愈做不到了呢?或是愈來愈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可能是遇到了挫折就裹足不前,也可能是因為周遭鼓勵自己實現的環境不足,像我就很驚訝在日本的高中生就有很多的機會參與國際協助,我在這裡就受到了不少啓發。

我覺得台灣沒有讓人去思考如何實現一件事情的環境,很多都是事後論,問一個人為什麼沒有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會有很多事後的理由,那為什麼不去一一解決呢?

我的夢想就是參與這些國際組織,替這個地球做些什麼,台灣的政治環境沒辦法讓我這麼做,於是我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也許會受到很多人的責罵不諒解,但這就是我的夢想,我會勇敢去做,也謝謝你們這些同樣追逐夢想的朋友,讓我更有動力去實踐。」

學長的情況也不過就是這個社會中的其中一個例子,在聽完了學長的一番話之後,我仔細想想如果是我的話,我不會選擇改變國籍,因為對我來說台灣這片土地是我扎根的地方,即使四處闖蕩後終究還是要回到這片土地來。(選擇與承擔:你的人生想爬樓梯還是爬樹

每個人都有為自己人生抉擇的權利,也只有自己可以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於是我告訴學長,不管他做了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他去實踐他的夢想(雖然他冷冷地說即使我不支持,他也還是會這麼做,講這話跟幫日本隊加油一樣可惡),雖然有點老套,但我想我們都相信「有夢最美,築夢踏實」這件事。(對自己的人生負責,20歲後你該學會的15件人生大事

這可能也只是一篇空虛的文章,我們不是什麼大企業家的老闆,也不是學富五車的學者,我們只是個還有夢想的孩子,但也確實不需要大人們向我們道歉,我們自己的人生本來就該對自己負責任,最近才看了一部影片,影片裡說,誰說人生是就像是一場馬拉松?有多少人就會有多少可能,路線不只一個,終點也不只一個,跌倒失敗了沒關係,多繞了一點路也無所謂,就勇敢脫離正軌好好走自己的人生吧。

也許台灣現在的環境有時候會讓人感到有點無奈,但光是抱怨好像也沒辦法解決這件事,至於你問我該怎麼做,我其實也不知道,但你真的需要我或是那些文章來告訴你怎麼做的話這就不是你自己的人生了,你的夢想如果是跟學長一樣讓自己走向世界,又或是像張良伊想讓世界看見台灣,或是就只是簡簡單單的過生活也沒有不好,誠摯地送給大家一句一位學姊告訴過我的話,We live on goals. 

我們都是因為有了目標而勇敢地往前進。(同場加映:給自己一個理由,勇敢追求吧

 

 

走一遭,你不會錯過的是自己的人生
〉〉人生無常,不做這七件事就等著後悔
〉〉他們,就是比台灣人更懂得享受生活
〉〉為什麼 MIT Sloan MBA 只錄取一個台灣人?
〉〉哈佛女孩的烘培夢  張柔安 Joanne Chang 
〉〉女人三十歲前的夢想與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