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跨性別模特兒(Transgender model)嗎?位於紐約的 Barney's 近期的服飾廣告邀請了17位跨性別的模特兒,想用照片告訴世界,美麗該是做自己最滿意的樣子。她說:「我是個困在男孩身體裡的女孩,我痛恨我的身體,我甚至從不覺得這是自己的身體。」在我們因為恐懼拒絕聆聽之前,先放下成見,一起來看看他們美麗的照片,瞭解他們背後的故事...(同場加映:真實尺寸模特兒

Barney's ,發源於紐約的高級服飾店,旗下以設計師品牌服裝和鞋為主,是美國必逛的服飾名店之一!或許先前我們對這家店還瞭解不深,不過看看他們近期的服裝廣告,你會明白 Barney's 是個我們不該錯過的名字。

在新一期的品牌廣告及型錄中,Barney's 以具體行動擁抱了性別意識的敏感議題,他們採用了17位迷人的跨性別模特兒(transgender model),用美麗的照片告訴世界: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最喜歡的樣子,即便在時尚產業裡,美麗也從不只有一種。

Barney's 名為“Brothers, Sisters, Sons & Daughters ”的攝影計劃,由知名人像攝影師 Bruce Weber 替十七位模特兒拍攝,透過鏡頭邀請大家一起正視跨性別者的性別認同議題,並承諾將捐出全國旗艦店 10 %營業收入給紐約 LGBT 中心及跨性別平等權益中心根據調查報告顯示,在美國,預估有七十萬的變性人,由於大眾對於「變性議題」的陌生與恐懼,他們成了被社會選擇性遺忘的一群人。透過拍攝計劃,Barney's 希望大家先拋開成見與恐慌,聽聽他們的故事,看看他們的美麗樣子,他們,不過是想成為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這17位跨性別模特兒,來自不同的國家,背後也有著不一樣的故事。他們看著鏡頭,渴望和世界說出他們的故事。(推薦閱讀:中性,跨越性別的美

攝影師 Bruce Weber 說:我駐足,為他們面對世界的勇氣所震懾,折服於他們的美麗。

Bruce Weber 鏡頭下的這17位模特兒,和支持他們的朋友、家人、愛人一同入鏡。鏡頭忠實地呈現了人們之間的情感,體現了他們面對世界、面對自己性別認同的掙扎、不安及最終的破繭而出。他們無畏的看進鏡頭裡,想讓世界看見他們替自己選擇的樣子。而其中有兩位模特兒 Arin 和 Katie ,也大方和更多人分享了他們面對真實自己的過程,聽聽他們的人生故事,會更明白他們經歷過的辛酸歷程,會更替他們鏡頭前的美麗感到動容。


右邊的是 Arin Andrews, 左邊的是 Katie Hill 

17歲的 Arin Andrews 原先是女兒身,而 Katie Hill ,19歲則曾經是男兒身。他們相識於 Oklahoma 的社區聚會上,他們曾短暫約會過一段時日,而現在他們仍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來聽聽他們最真心的人生自白。(也來聽聽她們的故事:我要嫁給「她」


Katie:我是 Katie Kill,我出生於 Oklahoma 的 Tulsa, 我是家裡最年長的兒子,我的爸爸是海軍上校。從我出生以來,我一直認為我是個困在男孩身體裡的女孩,我痛恨我的身體,我甚至從不覺得這是「我自己的身體」。

直到我16歲,我替自己改名為 Katie, 並合法將我的性別改為女性。我下定決心要變性,並在高中時期正式接受手術。即便是現在回想起來,那仍是一段非常艱難且我不願想起的片刻,當我變性的隔天,我走進校園,人們嘲笑我、怒罵我、欺負我、在我身上吐口水,沒有人認同我,他們看我的眼神,彷彿我不該存在在這世界上。之後的日子,我躲在家裡自修,因為我不敢到學校去。

那段日子裡,我曾經懷疑,我是不是被詛咒了?每一天,我都活在厭惡自己的負面情緒裡。直到有一天,我想通了,我發覺這從來不是詛咒,這是一個祝福,那些經驗讓我變成一個更強壯、獨立、美麗的個體,它們告訴我,我沒理由也不應該害怕,我該做的是讓更多人瞭解我,瞭解為什麼我需要變性,並用同樣的溫柔眼光去看待我周遭的人。

接著,我鼓起勇氣回到高中,因為我不想再讓自己被以「怪胎」、「被害者」的角色對待。我向同班同學解釋為什麼我想要變性,為什麼我有這樣的需求,我甚至分享了施打女性賀爾蒙的過程。剛開始大家都對於這樣的分享冷眼以對,因為他們從不覺得「變性」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其實人們的恐懼常常來自於未知,當我坦誠一切,當他們不再那麼害怕,我的日子平靜許多,有許多曾經欺負過我的人成為我的朋友,更有些人也和我分享他們其實也和我有同樣的感受。

走過這麼長的路,我想說我很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而這也是我從出生到現在的夢想: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Arin:我是 Arin Andrews,我以一個女孩的樣貌出生,但我認為我是個男孩。我在 Tulsa 的支持變性團體中遇見 Katie, 當時我正經歷我的變性過程,我持續施打雄性賀爾蒙,讓我能變成我喜歡的樣子。

在我決定變性之前,我曾經對自己的性傾向感到迷惘,我在成長的過程中,曾因無法認同自己的身份,嘗試過三次自殺。決定變性之前,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和自己好好溝通,並對變性做了深入且確實的研究,我還記得那天在車上,我這麼問我媽:「嘿媽,你知道跨性別者 Transgender 是什麼意思嗎?」我媽一句話都沒說,我接著說:「我覺得我是一個跨性別者,我希望能去動變性手術。」車裡的每一個人沒人搞得懂我當時在說什麼。(同場加映:脫褲、變裝和性別學校教育

我還記得我在學校時老是被欺負,他們甚至叫我離開學校。

我曾經這麼努力的要生存,要融入,但現在我想要改變,我想要正視我自己內心的聲音。我在變性的途中,用錄影機記錄下了我身體變化的過程,我很喜歡自己這樣的改變。

我最終明瞭那些曾經傷過我,讓我痛過、哭過、躲起來的經驗,那些痛苦幫助我成為現在的自己。最後,我想我可以驕傲地說,現在的我,是一個我想成為的男人。


Arin 和 Katie 坦言曾有過對自己的否定和混亂,曾走過生命中最難以忍受的過程,或許曾經孤獨,或許曾不被理解,但這個與自己碰撞也和世界碰撞的過程讓他們綻放出前所未有的美麗,那些傷痛更成了他們的力量來源。藉由這次的“Brothers, Sisters, Sons & Daughters ”拍攝計劃,希望能鼓舞更多人面對真實的自己,不要怕,就去做你最喜歡的樣子吧!


Brothers, Sisters, Sons & Daughters: Katie and Arin from Barneys The Window on Vimeo.

我們也想人生,無論對誰而言,無論是男是女,大概都是不停走著尋找真實自己的過程吧,不只是女人你可以不一樣,更想說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沒有一個生命,該只活在別人的眼光和期許之下,因為我們都值得也都該活出我們最喜歡自己的樣子。當我們開始擁抱自己,世界就開始擁抱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