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許還記得 womany 來自香港的駐站作家汪子,上一篇的好文章:不合腳的鞋,放下吧。這次她想和你分享為了愛戀出走英國的故事,不僅在大街上迷路,也在她一直深信的愛情裡迷路了。我們或許都因為這樣的迷路而哭泣懊惱過,但也在找到出口之後發現,原來愛到深處,都能化作一句:「我願你快樂,只願你快樂。」(多希望我的愛,讓你快樂

打開水龍頭,熱水嘩啦嘩啦地灑下;我迎上去,刷掉昨夜的眼淚與酒氣;洗完澡,坐在梳妝鏡前,我用護膚油輕輕按摩略腫的雙眼與臉頰。拿起手機一看,你的最新訊息仍然是昨晚的「睡了嗎?」

咬了咬牙,輕輕在臉上打圈掃上礦物粉底、描了細幼的眼線,再勻開頰上胭脂。對照鏡裡的自己,我漾開一抹難看的笑容,但起碼,是我的笑容。房內和暖的空氣提醒我,我在英國。

原來這才是我到英國的第二天,我的第一次,獨個出走。

昨天一整天由你帶著我參觀不同的學院、公園與草地,今天,就由我帶領自己。我在手機上輸入想去的地方,卻發現一向路癡的自己,到了外國其實還是沒有太大的進步。

攤開你送我的傳統地圖,指頭在上面的摺痕輕輕划過,我隨意的找了一片綠,作為我的目的地。到了草地,才發現原來是自己一直心牽夢縈的地方-Oxford 的Christ Church College。剛好這天有晚宴,我鑽進食堂,一邊觀看著牆上的花紋與椅子上的雕刻,一邊瞄著服務人員在擺盤子-原來這個食堂還挺小的,只是在電影裡被技巧地放大了;可惜因為晚宴的關係,不能坐在木椅上,拍一張「哈利波特食堂」的相片。(同場加映:我在倫敦,遇見的那個女孩


     學院外觀


霍格華茲食堂

走出食堂,沿著石磚路走著,竟然走進了小禮堂。小禮堂裡只有零零落落的參觀者,而我正偏好這樣的靜謐;柔和的光線從雕花窗口中流洩進來,剛好投在教堂內的鑲拼玻璃上,絢彩的光華未有因韶華流逝而失色,反之,在歲月沖刷下顯得更為柔潤。


                   人不多,很靜。痛哭過後,我需要這樣的沈澱。

走進教堂深處,在木椅上放下包包,跪在跪墊上;我本應在繁忙的香港,為接下來的工作做最後衝刺,與攝製隊伍不分日夜地溝通、協調;但這一刻,我只想傾聽這一片寧靜,閉上哭腫的雙眼,在心裡低低地說出我的最大願望:「我願你快樂,只願你快樂。」

某程度上,我是個控制狂-工作方面我需要掌握好所有的時間表、流程;與好友相聚,我總喜歡提出自己的意見,心底希望別人接納。有時候,我是覺得,成長期時候的自己,不懂得與別人溝通,不為同學們所接納,結果到我稍長大的時候,我往往需要別人的肯定,去進一步的肯定自己。

這一次,我走到英國,其實很愚蠢。我自以為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在飛機上我一遍又一遍地幻想,我們坐在餐廳裡,言笑晏晏,氣氛平和的一對朋友。沒想到,只是上機前你在電話中的叮嚀與短訊,就能簡單的,將我層層裹緊的包裝紙蛻掉。

我們都受過傷吧?傷口摔倒後最痛的一刻,除了消毒時的強忍,莫過於傷口嫩肉初生長時,與衣物、物件不經意的碰撞;我試過一次,傷口的嫩肉未長好,我沒有好好保護它,結果在穿上絲襪時,那一下大意的磨擦,讓我的痛楚記憶殘留至今。(延伸故事:第一次,一見鍾情,第一次,放棄你

我以為可以坦然的面對你,不夾雜任何情感;卻發現刻記在心上的,不是癒合的疤痕,而是依然淌著血水的一道傷。教堂裡的寧靜,溫柔地撫著那一片心底的狼藉。

走出略暗的教堂,推開沉重古舊的木門,門外熾烈的陽光射進;將我低過的頭抬起,才發現,啊門外好風光。一株矮樹佇立,樹上青翠深淺交集,迎著風輕擺枝葉,吹起淺淺、植物專屬的清新氣味。我才發現,人到了英國,我卻沒有好好的欣賞過與香港截然不同的風景。這裡到處都是樹,路旁、花園裡、甚至有的與屋子相依相生,以擁抱著情人的姿態,由門邊開始,枝葉一直生長至窗框。我停下腳步,面前是一條分岔路。

這一回,我沒有慌張的拿出手機,也沒有問路,我望著腳下的身影,低聲問自己,「你想走哪一條路試試看?」

每一次旅行,我總要做足了資料搜集、瀏覽別人的部落格,查看所有地圖,甚至在電子地圖上先走一次,才願意安心;卻沒發現,我一直以來,走的都是別人的路。也許面前這條路不好走,也許會走出我或其他人眼中的「標準路線」,可是我的心,漸漸回復了指南針的功用,她溫柔地領著我的雙腳,走這一段看上去不好走的旅程。(屬於自己,沒有走錯路的人生

白了髮,也依然相偎。
    白了髮,也依然相偎。

在牛津的幾天,我除了得到與你一起的時光,我發現了自己原來有更多可能性。

我除了可以是一貫做足萬全準備、帶點偏執的控制狂,原來也可以是不計劃什麼,只享受當下的我。我不但不再畏懼,反而期待各種「如果」、「萬一」的出現。從這一天開始,我相信,只要你心中想著美好的事,它們自然會出現。

有人笑我傻,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

我不語,依舊掛著那一抹微笑-出走過,你才知道自己一直追求、渴望擁有的原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此刻擁有什麼。我帶著我的愛戀出走,路途上沒有得到往後繾綣半生的愛侶、沒有得到半句的承諾;但我擁有了經自己選擇後最美好的時光-那幾包舒緩我氣管的清熱沖劑,那一張小小的摺疊地圖,那一張與你看歌劇的門票,那一夜的擁抱與記憶間的味道。(有些話,給最親愛的你

我什麼也沒有得到,但卻擁有了很多。出走到英國,讓我上了癮-我的解藥是,到下一個出走的地方,許下最大的願望:我願你快樂。下一次,就讓我的愛戀帶著我出走,成為我旅途上最忠實的伙伴 - 沒有也不祈求回報,因為我的愛戀,存於我心胸,屬於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