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你聽過 STEM 危機嗎?STEM 危機一詞源於美國,意指投入科學、科技、工程、數學的學子逐年增加,但是領域內菁英人才卻減少。不只台灣,其實世界目前都欠缺願意思考、擅長溝通的工作人才。對於一個企業的發展而言,除了專業人才的努力,背後的邏輯以及策略思考更是舉足輕重。讓我們一起來認真看看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思考的藝術:團隊會讓人偷懶?


 

2014 才在 101 煙火下揭開序幕,不過延續著前年陰影,新春氣氛似乎無法盡興。

總統年年開春喊話要求民眾拼經濟,不過,我們面對的現實卻是經濟成長面臨前所未有的瓶頸與困境: 台灣經濟成長在這幾年著實不佳,2013 年經濟成長下修了,卻還是沒能保住 2 %。長期的低迷與產業發展困頓,社會對於未來、經濟發展缺乏信心,整體瀰漫著一股低氣壓。(同場加映:台灣人,為什麼這麼怕?

青年人才外流至歐美,或是鄰近國家尋求發展,不論是到澳洲打工尋夢,或是被外國企業聘請至他國打拼賺錢,皆是常例。政府大張旗鼓推出各項計畫,希望振興經濟、培育未來人才,然而此種政策規劃需具備長遠眼光,才能推出相應策略直搗問題核心,在上至政府單位、下至全體大眾的概念裡,到底未來的希望著力點在哪裡?(實地報導:打工度假 澳洲到底是掏金天堂還是苦勞地獄?

其實不只台灣遭遇此種對於未來無望的焦慮,世界各國都面臨類似的威脅,美國就喊出 STEM 危機。所謂 STEM 其實是科學、科技、工程、數學(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四個字的縮寫,意指雖然投入此四大領域的學子逐年增加,但是領域內菁英人才卻減少,無法引領下一代的科技研發。

美國總統歐巴馬甚至還喊出口號,要求全美重視此問題,以維持美國在科技方面的優勢,因此教育界、科技業紛紛提出檢討以及解決方案,NewScientist 刊登一篇文章,針對各國目前因應 STEM 危機的教育策略提出反思:

要維持國家榮景,與其刻意栽培更多的科學家或工程師,不如著重培養全民思考能力。

我們教育出來的學生拒絕思考,他們只是想要找到一份工作而已

如果我們都認為現在人類正面臨科技人才水準低落,被 STEM 危機籠罩,除了政客三不五時就說國家需要更多人才,然後搬出培育專業人才方案之外,到底有沒有真正有效的作法,能夠解除這個危機呢?

2013 年 12 月,英國政府宣布將會挹注每學年 5000 萬英鎊的資金到 STEM 領域內的科系。2012 年英國皇家工程學院(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警告英國政府,每年需要額外的一萬名 STEM 領域的畢業生,才能確保國家競爭力。同年,Microsoft 指出 STEM 產業仍須加強,因為屆至 2020 年,美國會增加總共 120 萬個工作機會,需要相關科系的畢業生補齊空缺,而目前只有 4 萬名畢業生符合相關資格。

這些論點聽起來讓人十分擔憂,不過其中其實有些語病。培育人才不是喊喊口號這麼簡單,就拿 Microsoft 的報告來講,就忽略了電腦能力其實是進入 STEM 四大領域的入門基本要求。另外,如果人才真的短缺,為什麼薪水沒有增加?在美國,2000 年到 2011 年,電腦與數學領域的工程師薪水可能漲幅還沒有超過 1%。(慢著!學寫程式之前,你該知道的五件事

英國皇家協會(UK Royal Society)主席 Paul Nurse 特別強調,目前業界內有許多流浪博士找不到工作,更別提有許多博士生根本被大材小用,留在實驗室內做著日日重複的基本工。諾貝爾得獎者 James Watson 也提到:「我們教育出來的學生拒絕思考,他們只是想要找到一份工作而已。」這是 Watson 2010 年就發出的警訊,而如今呢?「我們似乎教出太多科學家。」但是,這些所謂的科學家,真的符合社會大眾的期待嘛?

我們需要一個數學超強的科學家,還是一個會思考能精確表達的人?

本篇文章作者參加了一個探討高等教育未來發展的研討會,此會議是由 Perimeter Institute for Theoretical Physics 以及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大學合辦,兩方所提出來的論點十分讓人訝異,他們都不打算著重在發展 STEM 四大領域上,他們要的是能夠具備創意思考能力的學生。(推薦閱讀:哈佛啓示錄 現在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這兩個研究機構並不是特例,航太科技公司 Lockheed Martin 的前 CEO Norman Augustine 曾說,他旗下的 8 萬名員工,全都具備良好的溝通能力與創意思考技巧。Augustine 在華爾街日報裡指出「我可以肯定公司內的員工都是優秀的工程師,但是能夠在專業領域裡再度往前邁進的,都是那些可以具備多元思考能力,以及系統性溝通的人。」(系統思考:五個層次與五種反應

在未來,能夠以嚴謹邏輯精密推演、總結,並且以精簡方式呈現資訊的能力,成為必備要件。

回頭看以往,要求的也是同樣的技能。John Maynard Keynes 曾說牛頓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一次只專注在一個問題上,直到想到解決方案為止。而 Keynes 最推崇牛頓的就是其無比細膩的思考判斷能力,稱此能力為「上天能贈予一個人最好的禮物」

牛頓能夠非常精確的表達自己的想法,而許多 STEM 領域內的學生卻無法達到這個要求,2011 英國政府研究指出,許多企業主對於員工缺乏良好表達能力與統合技巧,以及時間管理效率低落、不能配合團體工作感到頭痛。

我們擁有便宜的科技勞動力,卻沒有能創造未來的心智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專家指出,若是要培育出一批具有多元思考能力的學生,將會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包含去除掉年級的分屆,也要免除掉考試,還有以學生成績作為評量依歸的日常作業。若是刪除分數當做衡量的標準,也代表大學及企業必須得以更具創意性的衡量方式,來挑選人才。這也代表企業應該尊重人才的專業化,不該讓員工從事非自己專業領域的範圍。

英國政府報告也指出,現在進入 STEM 領域內的畢業生,應該得要將夢想中期待的工作情況,修正的更加實際些,因為這條人才、產業的供應管線已不若往日的那番榮景;企業雇主則是正愁找不到高品質、訓練有素的員工。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美國,每年得投入 30 億美金的鉅額,吸引畢業生進入 STEM 產業。在美國大學內,44 % 的 STEM 學生於大學就讀期間,就申請轉換主修科系,多過於人類學系的 30% 轉系率。若是包含專業健康照護,以及電腦工程學科,轉系率則是高達 59.2 %。

往往在檯面上振振有詞,連番批評當今情況的人,通常也是從中得利最多的那位。科技政策分析家 Colin Macilwain 就批判,每年從 STEM 畢業的學士衝擊 STEM 碩士生市場,降低市場競爭力、服務品質,連帶拉低碩士生薪水。換句話說,過多的畢業生形成一股便宜的科技業勞動力。

盲目在 STEM 領域投入更多學生,而未確保他們的課程品質,能對經濟發展和企業提供的幫助有限。而希望得到良好、有發展潛力的工作環境的菁英學生,則是無法適當發揮所長。所以只單單喊著增加 STEM 教育資金對於未來榮景一點幫助也沒有,也沒辦法真正提供學子一個培養良好思考能力的環境,在放眼未來之前,先該承認目前的 STEM 教育政策存在著諸多漏洞。(同場加映:好策略就是運用運勢乘勢而起

 

台灣,怎麼樣可以更好?
〉〉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失靈的公權力,讓台灣慘輸新加坡
〉〉台灣,該走還是該留
〉〉為什麼 MIT Sloan MBA 只錄取一個台灣人?

 

 

本文轉載自:科技報橘 Tech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