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2014 的第一天來了!希望這一年我們可以一起練習每一天都要最開心的心情過,每天都學習一點新的什麼。所以今天,很不一樣,介紹給你這一本為了獨立音樂品牌 ECM (Edition of contemporary Music)而誕生的專書:李茶寫的「寂靜之外」。沒聽過 ECM 也沒關係,先一起來看看蔡康永為這本書而寫的推薦文章,感受一下 ECM 對好音樂的堅持以及作者李茶用情書口吻寫音樂的浪漫。(浪漫場景特推:烏克蘭 遺落人間的隧道仙境


1

有人喜歡把保險套當成氣球吹,有人專門用聖經打扁蒼蠅。有人靠痣的位置來記憶歷任女朋友。有人把聽的音樂寫成了讀的書。(我們說,愛情啊就像一首男女對唱情歌

世界跟世界之間的虛線,房間跟房間之間的牆壁,他們不太放在心上。

用人類的邏輯,理直氣壯的把聖誕老人和上帝都畫成了白鬍子老公公;原來負責在長安陪葬的石頭人,被挖出來放在佛羅倫斯別墅的餐桌上,呆呆望著南瓜餡的義大利餃子冒煙。

每個世界都變著新壁紙、每個房間都換著新燈泡,他們,起勁的把這個搬進來,把那個挪上去,裝潢著一個又一個的小宇宙。原本不相干的,一下變得都相干了。

2

這些起勁的人當中,顯然有一個叫李茶。她並不是那個用聖經打蒼蠅的,她是那個把音樂寫成書的。這件事情,我就沒有勇氣做。

我沒有勇氣寫我聽音樂的事情,我是想一想都覺得累,好像被聯合國捉去國際和平會議上當口譯員,手銬般的耳機銬在頭頂,聽的明明是土耳其文,卻硬要轉變成瑞典話說出來。

即使是要把小白兔從高帽子裡拎出來,也不會這麼麻煩吧。

3

已經住到曼哈頓去了的大編輯邱剛健,每次都喜歡堆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嘿嘿嘿的對我說:「蔡康永,你的影評…寫得很好哩。」他就送了一本《作家談畫家》的書給我,裡面有卡繆寫巴爾蒂斯、海明威寫米羅、諾曼梅勒寫畢卡索、里爾克寫塞尚、紀涅寫林布蘭特……一堆大作家乖乖戴上了耳機、做藝術聯合國的口譯員。

當中有一篇是酷霸娘子葛楚.絲坦寫馬諦斯的,文如其人,很臭屁的賣弄她的機智。她如果真的去當聯合國口譯,我敢打賭開會的所有大使都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說話了。(同場加映:葛楚·絲坦的創意來自瞪牛眼?

還好,有霸氣的女生,也有溫柔的女生。ECM 的音樂,比起馬諦斯的畫來,當然不見得好搞到哪裡去;可是李茶比起葛楚.絲坦來,就教我們男生輕鬆多了。(大概這就是女人獨有的溫柔力量吧)

李茶,大部分時候,是拿寫情書的心情,在寫音樂的。

確實也有很多篇,李茶很正經的在談音樂地理學、流派演變史、專有名詞定義,不過我看李茶最開心的時候,還是在以寫情書的心情,跟這個世界對話的時候──ECM 出的好音樂,對李茶來說,必須是美好世界的一部分,才生動得起來…

「……史瓦洛是我的手帕、蜂蜜蛋糕、與愛人……」

「……托納《公開的情書》能給我的,你和生活都過於吝嗇,不肯哄騙我……」

「……對我這種剛好站在天鷹右邊的愛哭鬼而書……」

被李茶這麼一寫,整個男人兮兮的ECM ,突然間成了小公主的玫瑰花園了嘛?!這樣有什麼不好嗎?

當然也很好。想想看,每個駐聯合國大使,從耳機裡聽到的口譯都充滿了柔情,大家都會變得很善良、很甜美吧。

4

李茶還講了不少 ECM 這批音樂家的事,對我這個只聽音樂、不聽樂師講話的人來說,這也是很不錯的樂趣。這份樂趣,當然不是聽音樂的樂趣,而是「又多知道一個像樣的人」的樂趣。(這個你也該認識的名字:被歷史遺忘的女人 Maria Sibylla Merian

比方說,李茶提到保羅.吉傑時,說他每年都會因為拒付軍稅,而坐牢幾天,所以他把監獄大門的關門巨響,也錄在音樂裡。這個保羅.吉傑實在帥得討人喜歡,但不表示我會愛聽監獄關門的聲音吧。

5

沒有爵士樂、廿年內也不可能有爵士樂的臺北,跑出了像李茶這樣一個以「自由、朋友」為最高標準的聆聽者來,而且還寫成了這麼多字!如果我是ECM 的老闆,肯定會感動得要命了。

可是,我只是蔡康永,既沒有像巴哈、普契尼那樣的迷上ECM 的音樂,也不太認得李茶是誰。

只因為李茶說如果我寫這篇序,她就會很開心,所以我就寫了。

沒有什麼,是比讓小女生開心更重要的事了。

 

 

想再多瞭解一點點,來聽李茶溫柔地說 ECM【寂靜之外:ECM 的那些聲音、那些人、那些故事】

 

 

新的一天,祝你開心 :) 
〉〉逗女孩開心的10件小事兒
〉〉用心生活,是種習慣
〉〉我的愛,讓你快樂
〉〉10個好習慣,讓你成為快樂的人
〉〉親愛的我: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