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我想我們都曾在電影裡看過男人單膝下跪求婚的浪漫場景,或許也曾經想像過未來的那個他單膝下跪、遞上戒指、用柔情萬種的眼神望向自己的樣子,但是當單膝下跪漸漸變成一種「不跪我就不嫁」的儀式,我們得到的真的是「浪漫」的愛情嗎?她忍不住問了:在愛裡,妳是想做老被寵愛的公主,還是好好相愛?(也來看看:25則會讓你相信世界上有真愛的小故事



妳是想被寵愛還是相愛?

回到錄影現場,有人正在分享(其實是炫耀)一個「感人」的求婚範例,他說:「一對非常喜歡米奇,也就是迪士尼米老鼠的男女,男的精心籌劃了求婚的活動,請朋友幫忙把女友帶到一個公園,他自己在大熱天穿上米奇裝(當然包括又大又重的巨耳老鼠頭),對著女友親切地招手。剛開始女友還覺得「山寨版的米奇裝太醜」,興趣缺缺。但朋友不斷慫恿,她終於靠近跟米奇照相,此時男友掀開頭罩,單膝下跪說『請妳嫁給我吧?』在眾人的歡呼中,女友感動落淚,倆人相擁,從此世上多了一對佳偶。」(也來看看:妳是嫁給「他」,還是「他的背景」?

在一片羨慕讚嘆聲中,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被主持人問到時,我說:「米奇不是負責在童玩節或樂園裡娛戲幼童的嗎?竟然也適合大人的活動──結婚?我真是太低估牠了……」

我這「不捧場」的回應,事後被節目同事拿來取笑:「妳,鐵定沒被求婚過,所以才見不得別人浪漫!」

「是,我的確沒經歷過驚天地泣鬼神的求婚戲碼。那有什麼好的?」

「想想看,假設說金城武好了,那麼帥的男人扮成米奇跟妳求婚,妳不會感動到哭嗎?」

其實,那天錄影之後,看到大家的反應,我也試過要去理解這種求婚,但,「金城武在大熱天穿著米老鼠裝下跪」的想像畫面,不但沒有幫助我瞭解,反而只覺得心痛無比!我思索著,所有我認識的成熟、穩重、性格的男性朋友,有誰會願意這樣求婚嗎?實在是,一個也想不出來。

一般成熟的男人對於戲劇性的求婚示愛大多抱持嗤之以鼻的態度,但似乎有不少女人喜歡這樣。這代表了什麼?

表面上,這只是很單純的「浪漫」,但,為什麼扮糗的都是男方?有哪一個女人會跟朋友炫耀「我穿上米妮的鼠尾巴和蓬蓬裙,請來所有朋友,跳來跳去地求男友跟我結婚?」

弱勢撒嬌與強勢跋扈

我在計程車上看過一則笑話,剛好是一個對照:

小明看到電視上的求婚畫面,好奇地問:「爸,你跟媽求婚時有下跪嗎?」

爸爸:「沒有。」

小明:「為什麼?」

爸爸:「你媽說,以後跪的機會還多著呢,這次就免了。」

如果妻子在婚姻中處於與丈夫平等的位置,可以在丈夫犯錯時要他下跪(這當然只是個比喻),就不需要求婚時那一跪了。

戲劇化求婚戲碼的背景意義是:女人結婚會損失些甚麼,因此需要男人證明,為了她,他可以克服困難,達成一個非常任務。扮米老鼠,在眾人面前下跪,花掉一個月薪水買跑馬燈,都有這種意味。(也來看看:爸爸給兒子的婚姻箴言:結婚不只是為了你一個人

這種期待反映了關係中的幾個預設,第一,男人要有主動十足的誠意才能抱得美人歸。第二,在下嫁之前,女人需要確認自己值得男人為她做一件「特別」的事。至於是特別勇敢、特別用心、特別花錢、還是特別厚臉皮,見仁見智。隱微地,這是內心對於結婚的不安,也是對伴侶的某種攻擊性。求婚時玩一次就算了,但如果在生活中一直需要這種誠意與價值的「證明」,倆人的關係很容易逐漸積怨。

有一回我在廣播節目中訪問《北歐超完美丈夫的秘密》的作者李濠仲先生,他描述北歐男女在婚姻中的平等合作關係,據說英國某大學在二○一一年調查了十二的國家的夫妻,發現挪威男人是「最完美丈夫」,相較於其他國家的男性,他們花了最多時間在家務、照料小孩等方面,對他們而言尊重妻子只是基本行為。挪威女人對此的反應是:「他們只是做好份內的事而已。」許多聽眾表示羨慕那樣的關係,舉案齊眉,而不是男尊女卑。

「挪威的男生、女生只是身體不同,腦袋裡裝的幾乎是一樣的。」李濠仲說。挪威女孩從小被帶去滑雪登山,男孩在校要上縫紉課,儘管老一輩挪威人還有傳統觀念,但中生代已經顯現出兩性平權教育的成果。把這幾件事放在一起,真是耐人尋味──想要平等的女性們,願不願意放棄作公主被寵愛的特權呢?如果不放棄,能夠得到男人真心的尊重和平等對待嗎?(也來看看:十招辨別妳是女孩還是女人

被寵愛,是小孩子的心態。在以夫為天的世界裡,女人會爭寵、撒嬌、耍賴,在平等的關係中,並不存在這種對位。如果夫妻關係明明已經很平等,女人卻經常要求男人演出特別的寵愛戲碼,男人感覺到的可能不是撒嬌,而是跋扈與任性。

男人也需要感覺自己是被女人寵愛的。幸福的關係需要雙方都有寵愛別人的能力,而不是兩個討愛的孩子的家家酒。(或許你該看看: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獻給每一個想愛,願意去愛的妳和你 〖學習。在一起的幸福〗

 

讓我們,彼此寵愛
〉〉沈默,讓他越走越遠
〉〉李大仁與程又青的唯一與第一
〉〉愛,漫天大謊?或許你情我願就好
〉〉最美的愛,是讓妳從自己身上發現愛
〉〉都是你,讓我感到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