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人不知道呂后。

她最著名的事蹟,就是在丈夫漢高祖死後,將他貌美如花的寵妾戚夫人做成「人彘」,「彘」(ㄓˋ)是豬的古名,但實際上戚夫人當時比豬還不如,因為她被灌啞了嗓子、薰聾了耳朵,手腳全部被齊齊切斷,成了一顆肉球。

於是,世人皆道呂后心狠手辣、蛇蠍心腸,最毒婦人心。

 

臺灣插畫家德珍筆下的呂后 (《漢妝瀲灩》,2007)

 

不過,蛇蠍皇后呂雉小姐,其實也和平常人一樣,有顆柔軟的父母心。

比如說,漢高祖劉邦曾經在謀臣劉敬的建議下,動了將自己唯一的女兒魯元公主嫁到匈奴去的念頭。劉邦相信如此一來,匈奴單于便成為他的女婿,以後繼任的單于甚至可能是他的親外孫,有了這一層親戚關係,匈奴單于大概就不會隨意對漢代發動戰爭。

說來也許有點荒謬,因為在劉敬提出和親的建議之前,魯元公主就已經嫁給趙王張敖為后。但是漢代的人並沒有烈女不事二夫的觀念,因此在政治需要的前提下,已經出嫁的魯元公主,還是可以與趙王離異,充當漢、匈之間的和親公主。

 

電視劇「美人心計」(2010) 中的魯元公主

 

只是當呂雉聽到這個消息後,卻難過地不得了,日日夜夜以淚洗面,向劉邦動之以情:「妾唯太子、一女,奈何棄之匈奴!」劉邦還有其他小老婆生的兒子,但是對呂雉而言,她的孩子就只有太子劉盈 (後來的漢惠帝) 及魯元公主,所以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意讓魯元公主成為和親的貢品。最後在呂雉的柔性施壓下,劉邦還是決定作罷了。

劉邦捨得,呂雉捨不得,因為呂雉似乎從未將魯元公主的婚姻視為政治聯姻過。

在劉敬帶著新封的「長公主」 (其實與劉邦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出發到匈奴和親之後,魯元公主所在的趙地,也開始因為趙相貫高與趙午等人陰謀刺殺劉邦而風雲變色。劉邦懷疑趙王張敖也參與這起陰謀,所以將張敖一起逮捕下獄。

呂雉替劉邦翦除功臣一向不遺餘力,但是在這起事件中,卻堅定地支持女婿的清白。她屢次向劉邦進言:「張王以公主故,不宜有此。」也就是說,呂雉認為張敖身為魯元公主的丈夫、劉邦的女婿,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不忠、不孝的行為呢?但是劉邦卻對此嗤之以鼻:「使張敖據天下,豈少而女乎!」劉邦的話翻成白話,就是: 「拜託!如果張敖能獲得天下的話,還怕會沒有妳女兒嗎?」言下之意就是,到時候還怕會少女人嗎?妳女兒才沒有重要到可以完美牽制她老公咧!(奇妙的是,劉邦卻相信送了個和親公主過去,就可以成功維繫漢、匈之間的和平…)

 

符合傳統形象的中年呂雉:「美人心計」(左)、「西楚霸王」(1994,右上)、「大漢風」(2006,右下)

 

劉邦和呂雉截然不同的態度,除了反映兩人看待政治的心態之外,大概也與家居經驗的歧異有關。劉邦年少時是鄉里有名的小混混,常常為了避風頭而遠遁山林,家裡的生計幾乎全仰賴呂雉帶著一雙兒女種田來維持。可想而知,劉邦是魯元公主成長期間「缺席的父親」,可能不容易與公主保持互動良好的父女關係;而呂雉強硬的性格,以及與子女之間的緊密關係,大概也與她長年獨自操持家計,和子女相依為命的經歷脫不了關係吧!

 

與以往形象迥異的年輕呂雉:「王的女人」(開拍中,左)、「神話」(2010,右)




圖片來源:【pic1 / pic2 / pic3 / pi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