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五月天的入陣曲,強而有力的關懷台灣社會議題引起關注後,張懸也因日前在英國拿國旗,引起兩岸的爭議。womany 相信對於政治,每個人有不同的立場,每個人有不同的態度,而每個人也都有表達與敘說的自由。來聽聽同時也是 womany 編輯的特約作家 cado 怎麼說。( cado 的另一篇文章:為什麼其實妳很聰明,妳卻不敢承認


張懸向來是相當關心社會議題的歌手,她不遺餘力地支持各式社運活動,聲援反核,力挺大埔,也曾在中國烏坎村貪污事件爆發時,發表文章支持烏坎村民,也呼籲台灣人民要盡一切努力守護社會正義。這樣的張懸,總不害怕說出自己的想法,比任何人都勇敢。近幾日,張懸在英國的演唱會因舉了台灣國旗,而意外引起了台海兩岸的紛爭,讓我們先來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事件始末還原:


本圖轉載自台灣網友 Yi-An Hsu

11/2日,張懸在英國曼徹斯特舉行演唱會,演唱期間,她看見底下的台灣留學生帶了台灣中華民國國旗,心生感動,因此將國旗拿上台和大家介紹:「這是來自我家鄉的國旗。」(This is the flag from my country)沒想到底下的中國女生認為張懸有意在演唱會上搬弄政治議題,因此朝她大喊「今天不談政治」(No politics today!)張懸表示,自己只是對於身為台灣的一份子感到自豪,她向大家展示的是台灣的精神,而不是台獨的精神。

張懸接著嘗試想和該名女子溝通,她說:「我知道國旗是敏感的,我也為我的身份認同想了很多年,但我不願意逃避交流的機會,或逃避它們對不同的彼此來說目前是什麼。」卻再被女子用一句:「今天我只來聽歌。」駁回。該名女子聽完演唱會仍然氣惱,上豆瓣激動的說自己在張懸演唱會上慘遭「文化霸凌」,引起了台海兩岸一片的討論聲浪。(來看看大陸女孩在豆瓣上的回應

張懸對於事件的回應

關於這次演唱會的國旗風波,在張懸的身上,我看見了溫柔而圓融的力量,不是謾罵,而是期望與雙方真誠的溝通。以下附上張懸在自己 Facebook 專頁對於此事件的回應全文:

「當天演出多以華人學生為聽眾,我在演出進行中,看見前排的台灣學生帶來了國旗還有寫我名字的燈牌,兩者我在演出中都有拿上台,並非刻意預謀或有心拿出來定義這場演出。

因為見到台下的英文聽眾,所以說到了這是從我的家鄉來的國旗,話還沒有說完,即有觀眾以英文發言“no politics today"
我相信我的發言被誤解,所以停下來對話,嘗試說明“it's just flag presenting where these students and i are from”, “and it's not politics.” 我知道我在與華人學生對話,但僅以英文發言,我當時無從得知她是何地而來的學生,我並不是因其身分而回覆我的看法。

以下為張懸的演唱會現場回應影片:


因為我的發言被打斷,在現場大家都聽得到的情況下,我希望能完成這個對話,期間我是誠心在說明「我從來不會因為看到任何地方來的旗子而覺得被冒犯或不開心」“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 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about anything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

目的是為了希望傳達,「我們(不是發言者,而是我們都會有的)的許多觀念,有時候並不是我們自己的,而是我們各自被教育或聽來的,所以我們有時才會迴避政治,或是避免討論任何有不同立場的話題以為是尊重,但因此我們反而永遠沒有機會平靜下來,或是有機會互相了解。」

「如果我們能夠因為體會過自己的生命是獨立的,所以能夠去體會於是尊重另一個哪怕截然不同的個體,那我們將有機會不必忌諱所以迴避什麼話題,我們會有只是消費以外的交流與交集。」說這些話不是傲慢或諷刺,我也在當場主動表明 “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如果在我說明完後聽眾還會發言,請相信我一定會把麥克風交給她。

場地不大,我們交流的過程現場大家都聽得到,影片雖看來是我拿著麥克風,但我們是在對話,也許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對話,但我依然認為這是一個對話,一個常常在發生的對話,現場我毫無諷刺與傲慢的念頭與口氣,當下也並非使用長長的敘述企圖反擊,我一心希望能嘗試完整說明這個對話的意義,絕非所謂文化霸凌。我有在後來看到這位學生的微博文章表達她的憤怒,因此我在此文不是為了強迫她接受「對話」這個解讀,僅以誠心說明我個人當時抱持著的心態。

旗幟,鳳梨酥,台灣米,高山茶和繁體字,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它們都代表著我來的地方,我在哪裡看到它們,永遠都會是感激,認同和思念。我當然知道國旗是敏感的,和許多人一樣,我也為我的身份認同想了很多年,但我不願意逃避交流的機會,或逃避它們對不同的彼此來說目前是什麼。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去塑造與目睹它們以後會是什麼。

請相信我與我所受的教育,都不是為了輕易劃分種族或族群,反而是為了誠心真實去看待所有同與不同的事。成年後,我決定我必須永遠要比政治的教育更平靜看待這件事,我的認同與看見國旗的開心,從不是為了詆毀不同意見的人的價值觀,我跟外國聽眾怎麼分享,就會帶著同樣的心意跟任何華人聽眾分享,沒有一絲嘲諷與不敬。

這是我的說明,願與各界互動,個別問題我將在下篇盡心回覆,另外回覆一些聽眾對演唱會現況的詢問,如果在說明後也無法讓普遍各界感受,我做演唱會不是為了一邊傷害別人一邊賺錢,而輿論已做了約定,各界無法平心看待事情真正經過與我稟持的對話心意,不必等到票房回饋,我願承擔一切損失自行取消演唱會,期望以此結束對不滿者的困擾與主辦單位一路來的辛苦。我心誠意不變。謝謝大家。

張懸敬上」

用溫柔的態度說出信念

我不是什麼兩岸議題專家,只是個也曾經在歐洲流浪過的台灣人。我的意見或許並不專業,但我想真誠的來說點什麼。首先我想先來說說大陸女生提到的「文化霸凌」,什麼是文化霸凌?一位歌手在自己的演唱會上,針對自己的感動及觀眾的疑惑,做出反思與討論難道是文化霸凌嗎?張懸只是訴說,而不是強迫接受。我覺得文化一直以來都是多元的,文化底下應該包含著不同的聲音,關於台灣與大陸,事情或許複雜,雙方有著不同的共識也早是很久的事,但我不覺得關起耳朵,拒絕不同的討論就叫做文化。

大家都說台灣人很喜歡吵,但我們也很願意聽,因為知道「我們可以意見不合,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意見,但我永遠有開口說出我的想法的權利。」我們不見得同意,但我們更要學習的卻是尊重

一切其實非關政治,而是尊重在不同文化體系背景下成長的聲音。我相信當張懸拿起那面國旗時,絕不是刻意想要挑起某種政治意識或國族認同,那不過是種在異鄉遇見故人的驕傲,一種想和世界說:「嘿!我來自台灣」的驕傲。(延伸閱讀:在歐洲尋找台灣廣場

你要說那是政治也好,但就我看來那更是「自我認同」,張懸是台灣人,我們是台灣人,我們認同台灣的文化,在異鄉看見台灣的國旗,興奮地想和世界分享,如此而已。張懸興奮的心情我很感同身受,也在歐洲待過的我,面對其他歐洲人問我從哪裡來時,我總是很自豪地說:「我來自台灣」;在歐洲看到台灣國旗時,也總開心的亂吼叫一番;也會耐心地和歐洲的朋友解釋為什麼台灣和中國說的是同一個語言,卻分成台灣人 Taiwanese 和中國人 Chinese 。

在歐洲時,也有許多來自大陸的朋友,自我介紹後,我們總相視一笑。講到「台海議題」時,我們當然常意見不合,但不會有人因此而生氣,也不會因而中止討論。因為我知道我們一路走來,接受了不同的教育及價值觀的灌輸,而那再再影響了我們看待事情的觀點。我們不企圖改變對方,但求清楚表達自己的信念。每個人的身分認同或許不同,我們都有自己的疑惑與頓悟,但對我來說『台灣人』絕對是一個毫無疑問的身分。張懸也好,我也同樣,我們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因為對我們來說,那是再簡單不過對於家的追尋。

只想用自身的經歷說,或許政治很複雜,但是避免討論不是尊重,也不會讓我們變得更好。我感謝有張懸,在其他人斥責她說:「公眾人物還是少聊政治,注意自己發言」的時候,我想說我挺張懸,我感謝身為歌手,卻總願意為社會議題盡上一份心力的她。或許很傻,但我想單純的相信:「我們都有自己的信念,也都該為自己的信念努力。」(延伸閱讀:《Lean in》挺身而進!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得柏格與台灣的跨世代對談

 

挺那些勇敢站出來說話的聲音
〉〉臉書的小動作,企業的大態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妳值得更好的薪水,大聲拒絕同工不同酬
〉〉為什麼其實妳很聰明,妳卻不敢承認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