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代演進,越來越多的女性離開庖廚而進入職場,職場性別比例漸趨平等的同時,男女「同工不同酬」現象仍廣泛地存在每個職場之中。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雇主不願意給女性應有的報酬?一項研究指出,其實很多的女性不敢要求加薪,也很少與主管討論自己理想的薪資,而這樣的現象是造成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原因之一。(延伸閱讀:就愛女人當家:富婆養成第一步,先當小氣鬼

藉由一個簡單的實驗,美國《哈佛商業週刊》研究團隊試圖找出男女面對薪資低於預期的反應是否有所差別,他們要求受試者玩文字遊戲並會給付三至十美金不等;而當研究人員對受試者表示將只給付他們三美元時,男女向研究人員反映報酬過低的比例是九比一。而回到現實之中,記得上一次向主管提出任何協商的請求是什麼時候嗎?根據統計,女性平均距離上次協商的時間為四週,男性為兩週;至於再上一次主動走進主管辦公室呢?女性為二十四週之前,男性則是七週之前。從這些數據中,我們可以歸納出一個結論

女性比起男性,更消極被動地接受設定好的薪資,而且與主管協商的頻率遠遠低於男性。

而這樣的現象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女人們願意沈默地接受較低的薪水?第一,我們從小就被這個社會教育成必須「溫柔婉約」地存在著,不能太有想法的同時,女性還被要求要多為其他人著想。而在不知不覺之中,我們服膺於這樣的性別期待,對於那些不平等的待遇便有意無意地忽視或者接受它;又或者這個社會讓女人們轉而相信,只要我努力,就算不張揚,我的能力也能被肯定。但殘酷的是,肯定並不代表著就能使我們升遷或加薪。第二,公司文化並不鼓勵女性出頭:可能你腦中會浮現出雅虎執行長Mayer Marissa或者Facebook營運長Sheryl Sandberg的成功故事,但她們其實是特例中的特例,事實是美國前五百大企業中高階主管中女性僅佔兩成。(延伸閱讀:Google 想創新,絕對少不了這位女性

在這些結構性因素之下,想要扭轉女性的職場弱勢何其容易;今時今日在美國,女性挺身而進(Lean In)風潮應運而生,藉由社群、教育、小型組織三種方式讓職場女性更勇於追求自己的目標。而我們的國家台灣呢?根據政府統計我國性別平權指數高居全球第二的同時,卻有一半以上的女性勞動者每月薪資少於三萬元(少於三萬元的男性就業比例不到三成)。在台灣,性別不平等的工作環境是不爭的事實,難以被夢幻的指數排名給扭轉,更無法在一朝一夕間改頭換面。那麼或許身在職場的我們更應該為自己勇敢發聲,挑戰那些已經壓抑我們許久的性別束縛。


成功背後的奮鬥故事
>>學會失敗就成功!看六個成功女性的故事
>>成功來自厚臉皮的勇氣與毅力 赫芬頓郵報創辦人
>>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給創業家與產品經理者的7個建議

資料來源:Harvard Business Review 行政院主計總處資料
圖片來源:Business Week
本文作者:womany編輯部 / Janice 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