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編按:
你相信婚姻可以打敗遠距離嗎,綁定了對方以後兩個人就真的比較不寂寞? 在做一輩子的承諾前先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心與另一半共度一生,比起有愛的情人,一對沒有愛的夫妻需要承擔的寂寞或許更多,只要能夠相知相惜,儀式似乎也沒有這樣重要了。(推薦閱讀:愛,漫天大謊?或許你情我願就好


「你們要不要先訂婚呢?」父親收到芬蘭研究所寄來的錄取通知,在電話裡劈頭就問,他關心我的愛情甚於我的學業。

「我也不知道。」我聳聳肩,訂婚似乎也蠻酷的。

「妳不會怕他跑掉嗎?還是妳走了,他就開心,這兩年不會有人管他?」

我無言以對,更不知道要回覆什麼,對於這種挖苦似的問題,傾向沉默。

「我看過好多實習醫師,在實習時,都一個一個拋棄原本的女朋友,妳要小心呀!」資深護理師躺在治療床上,確切的描述在醫院裡她看到的情況。我的拇指壓在她的第一根肋骨,正在做肋骨鬆動術。

「那又怎樣,我可是夯的很呢,再找一個男人不就得了。」我忍住笑意。

「也是,妳條件這麼好。」她意指我高高、瘦瘦又(異常)活潑。

「對啊,喔,不是,我的意思是,謝謝妳的稱讚。」

這種時候太過認真,反而會被嘲笑,對於年紀尚輕的我們,無論說什麼總是被大人用幾句:因為你們還年輕而否定,或是你們到了一個年齡就瞭解了。

什麼都是年齡、年齡、年齡。

但是眾人卻忘記,年齡不是單純的肉體年齡,更精確來說,是精神上的年齡。

「實習醫生夯!拜託!實習醫生根本就是狗!根本沒有人要理我們。」W 對於別人的說詞難以理解,他無奈的聽著我的轉述,眼睛仍然盯著螢幕,另一手移動滑鼠繼續他的電動遊戲。

「不過你對於專科醫師就開始夯,這一點你有什麼看法?」我忍不住想跟他探討大多數女性看到男性開始有收入,漸漸有社會地位之後,都會忍不住傾心。

「這個妳不是很早就有答案了,也常常在批評這些東西?」W 轉頭投以問號。

「我只是想在問問看有沒有其他的答案。」我一向不是很喜歡不純粹的理由、動機,但事實是,我們很多時後做一個決定可能都會有複雜、難以理解的原因。

「那你有沒有要跟我訂婚?還是結婚?」言歸正傳。

「有啊。」W沒有任何遲疑回答,手還是在滑鼠上面。

「你是認真的嗎?」我坐到他身旁,輕輕的撫摸他的頭髮,像在撫摸一個小孩。

「是啊。」

「那現在就訂婚吧!」我把食指和大拇指圈成一個環狀,套進他還在打電動的中指。W 沒有抗拒,但他狐疑的瞅視我,問:「你為什麼最近這麼想跟我訂婚呢?」。

我去年才拒絕任何結婚的打算。比起結婚,去年的我比較想要生小孩。

「妳該不會在做什麼邪惡的打算吧?」W 忍不住問,聲音瞬間飆高八度。

我揚眉,「沒有,我只是覺得訂婚很酷,而且兩年內還是可以解除婚約。」

過了幾天,我要W找個時間跟我一起到戶政事務所,快快登記結婚的日期。

「兩年後再訂婚吧,現在訂幹嘛,又沒意義。」W解釋他那天的意思。

「可是我親戚朋友都很關心喔,而且這樣會防止彼此出軌。」我咬住嘴巴忍住狂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笑,可能是每個人都關心我們像在關心自己的小孩一樣,似乎多了好幾個父母在關愛我們,而且我想知道W會怎麼回答。

「而且這樣我在芬蘭,遇到有如布萊德彼特的帥哥,就可以拿起我的訂婚戒指,警告他說我已經訂婚了,叫他閃遠點。」

W 吐槽:「如果是布萊德彼特樣貌的芬蘭人,妳八成拿下戒指,快速主動黏上去。」,他知道我對於帥哥美女一向沒有抵抗力,會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認識對方。

即將遠距離兩年,兩個人相處的時間比之前又更少,剩下晚上十一點過後,睡覺時段,但在未來,我們相處的時間,一定會比在大學時代少。

一年比一年少。

這是必然的,時間縮短。

我們一步步走向社會,一步步遠離學校。

最後我們決定不訂婚,至少現在不訂婚。

因為現在訂婚,跟會不會變心,實在沒有太大的關係。

會出軌的人照樣在結婚後出軌,會忠誠的人照樣在沒結婚時維持忠誠。

訂婚只是一個儀式,如同結婚一樣,都是感情、關係的某個階段,但不代表過了那個階段,我們就會變得更恩愛,或是變的更忠誠,或是改變對彼此的態度。

訂婚後的我,如果決定出軌,愛上別人,還是要解除婚約的,跟不訂婚的我,如果決定維持忠誠,還是必須懂得拒絕別人(或是克制要去追求別的男人的衝動)。

「我問你喔,我有給你任何安全感嗎?」我忍不住當面問,一個女性常常往外頭跑,長期習慣忙碌於很多事情之間,不知道男性對這樣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有。有不少安全感。」

W 笑笑的回答,我的眉間舒展開來,像是鬆掉的氣球那樣,終於放下心上的大石頭。

愛是你,愛是我
〉〉25則會讓你相信世上有真愛的小故事
〉〉結婚,好不好? 宅女小紅現身說法!
〉〉愛情,就像一首男女對唱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