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朋友抿著下嘴唇梨花帶淚,對我講她六千萬年前的舊情人如何如何散佈新的幸福的訊息。那人看來怎樣的已經不是當時青春年日的素樸男生。

被迫報廢的感情真是荒涼。朋友問我報廢了的情人仍存有厚實的感情含量怎麼辦。它們掩埋不易。回收又怎麼可能, 對方的人生還有那麼多新的冒險,怕昨天於他早已經是無足輕重的歷史。

 

 

 

報廢多餘舊情的工程我至少聽說和嘗試過三個種類。

第一,羅織罪名法。

也就是說試著不要去愛,你去恨。在你做王的歷史裡面,羅織他的罪名,把他寫壞寫酸,寫成虧欠故事的唯一罪人。糟蹋他的歷史定位,好像和他從來沒有美過那樣。在自己一生感情生活的敘事框架裡,把他擰小架空,就好像能說服自己眼淚和悲傷不應該安置在這個轉折一樣。

第二,奶香小娃法。

兒童是終極療癒系,人事未知從來沒有受過人生之苦的臉,就抓起來深深的聞他們軟軟的香,好像心裡破掉發疼空了的洞又慢慢密實起來的感覺。

第三,科技逃避法。

舊情人臉書每日更新他各種新鮮的遭逢,各式你再也不熟悉的生活風格,手機提示鈴聲又響就膽戰心驚,一日的心情起伏幾乎被科技制約。於是選擇在各式科技工具上和舊情人斷了音訊,將他就從臉書好友名單移除,刪去兩人對彼此日常生活細節知的權利,和義務。

為科技所困所傷,喜怒哀樂被科技所決定,從此逃避科技以為這樣就是重獲新生,奪回情緒的自主權。

然而這是我所見過最笨的舊情人廢棄法。

臉書的人際連結終究是真實人生中社會網絡的延伸和直白反射,白話說來就是科技始終源於人性,在臉書上與對方再無瓜葛,從來不代表你們在你們所座落的真實人際網絡中從此可以斷了牽連。(推薦閱讀:失戀後友誼的可能性

 

共同朋友的婚禮。相似職涯的空間。他的消息瑣瑣碎碎滲透到你生活的細節,一不小心轉身就拉扯你入疼痛的黑洞。而臉書這該死的科技還會日日夜夜反覆拷問你,那人和你有一百一十六個共同朋友,你確定那人不應該在你的朋友清單之中嗎? 你們在臉書上的不連結因此反而暗示了你們其實那麼親密。 臉書上他的不在場指明了他其實多麼在場。這是多麼反諷而傷人的隱喻。

 

別忘了還有地景哪。

情緒的經驗不只來自於臉書和通訊科技,還有更廣的回憶的地景。你們共同經過了那些地方、他家附近的巷口、他工作地點的車站。臉書上你不看不聽,但在那個你家和他家共用的捷運轉運車站,當你的車門要關了,而對向車門緩緩開啟的時候,你多麼盼望但又多麼多麼害怕他此時此地就在這裡。

你們走過的路,那時夜的味道,吃過的餐廳,曾經說好要一起去的地方。駛過來的公車貼了那張電影海報。故事銘刻在地景裡,不銘刻在虛擬空間裡。你的城市早被灑下天羅地網,走到哪裡都疼痛,逃避了臉書資訊又怎麼樣朋友笑問我社群網站研究者是不是比較擅長在臉書上報廢舊情?

答說:在愛裡專家也只是傻子而已。

又愛又恨的社群媒體
〉〉六個在社群網絡中勝出的小秘訣
〉〉你的「讚」代表了什麼意義?
〉〉醜陋的愛情之社群虛幻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