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時光長廊前方,侯佩岑回望生命裡每一個階段的她,「走過三十歲的恐慌,我喜歡現在的自己,享受著遇見這個比較有信心的我。」十世代、二十世代、三十世代,在不同的年紀,侯佩岑曾經搖滾、曾經嬉皮、曾經浪漫,這些「她」最後重疊出一個帶點復古味的侯佩岑,此刻最好。

20年代的華麗回歸

釘珠精緻刺繡、鐘型貼臉禮帽、絲綢過膝洋裝,彷彿從時光機器走出來的華麗女人,侯佩岑,正身在一個復古年代的故事裡。

電影《午夜巴黎》裡,1920年代被男主角譽為是「美好年代」,他在深夜的巷弄轉角,搭上與海明威、達利會面的馬車,展開了一段奇幻愛情故事,不論時光如何前進,一個人文薈萃的時代,永遠不被忘記,每隔一段時間,電影界或是作家們,總會有人推出作品向這個年代致敬,此次BRAND便以「1920年代」為封面人物拍攝主題,讓侯佩岑換上華麗高貴的洋裝,戴著別出心裁的裝飾小帽,「今天的裝扮讓人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十分特別。」1920年代從一次世界大戰的憂傷陰霾走出,對於侯佩岑來說,那是一個充滿勇氣的年代,她表示:「我覺得20年代的女人都很有個性,有一種活出真我的感覺,像是 Coco Chanel 女士。」復古味的變化莫測,是侯佩岑最喜歡的風格,針針講究的縫紉與作工,精神藏在細節裡,「不過我也特別喜歡50年代,像是奧黛麗赫本那樣的高貴優雅,身穿圓裙的仕女裝扮,曾經讓我非常迷戀,那是一種從內散發出來的女性氣質。」(個性女人:她們就是名牌!「時尚」代名詞的五個經典女人

房間裡的時尚大道

「從小開始,因為是獨生女的關係,我很習慣獨處,也很喜歡獨處,我自己很享受去進到一個無邊際的想像世界。」直到現在,她從來沒有歷經叛逆期,唯一熱衷的事情就是打扮,「愛漂亮是我唯一樂此不疲的事!我曾經問過我媽媽,像我這樣都沒有叛逆過好嗎?」青少年時期,侯佩岑在放學後,就往房間跑,「關上門,聽我最喜歡的 MC Hammer,然後就開始我和自己的變裝遊戲,我十分認真的打扮,從髮型到妝容再到服裝,好像同時有很多個我,在玩樂、在互動,可是我其實根本沒有要去哪裡。」高中畢業後,侯佩岑前往洛杉磯就讀大學,「站在南加大美麗的校園裡時,對我來說,是夢想的完成。」《獨領風騷》、《飛越比佛利》是侯佩岑最愛的電影和影集,(獨處不孤獨:戀愛之前,請先習慣獨處

「那時的我就是個加州女孩,好像真的和那些影集的主角們站在同一個天空底下。」

樂見美麗的衝突

有別於她纖細柔美的外型,小時候的侯佩岑總是被媽媽打扮的像個小紳士,這也意外啟蒙了侯佩岑的審美觀,「和其他小女生不一樣,我從小其實很少穿裙子,衣櫥裡也沒什麼裙子,媽媽都把我打扮的很帥氣。」那曾經現身的小男孩精神讓侯佩岑愛上衝突感,她喜歡反差的矛盾,比如穿著甜美洋裝時,外搭一件帥氣的大衣去減掉那種太甜的感覺。在美學上,在生活裡,侯佩岑表示母親林月雲均是影響她最深的人,「正因為那段中性美學的養成,讓我現在對任何風格的接受度都很高。」因此,侯佩岑曾經也著迷過嘻哈雷鬼的調調,她大笑說道,「我那時候跟風穿大垮褲,整個人的裝扮很奇妙,還好這階段不是很久,因為不太適合我。」打扮是侯佩岑十分投入的堅持,即使常常她認真打扮後,先生黃伯俊一點也不懂得欣賞她的衣著品味,剛開始,侯佩岑內心大受打擊,「我很難過,想說難道不漂亮嗎?」但她慢慢釋懷,「後來就習慣了,其實被同性讚美才是更大的肯定,而且兩個人會在一起一定是對彼此有一定的包容和認同。」(美是自己定義的:中性:超越性別的美

更成熟的侯佩岑,下一頁

愛著三十世代的自己

推出了一本談時尚的書《侯佩岑。微時尚》,侯佩岑直言:「其實當初找我寫這本書,我很掙扎,我並不覺得自己多懂時尚,更不覺得時尚是我能定義的概念。」生活的任何養分都是美的可能,於是她把這本書當成是自己的經驗分享,其實寫這本書也像是侯佩岑對自己的自白,「我覺得30歲是女人的轉戾點,我在那之前之後,心態有很大的轉變。」曾經擔心青春不在,她誠實說道:「快要30歲時,心裡真的很恐慌,感到很害怕。」然而跨越了讓人恐懼的那條線,侯佩岑有種人生觀煥然一新的體悟,智慧讓侯佩岑的心境更開闊,在她心裡,所謂時尚的精神,就是一定要相信自己,說話時,侯佩岑那真摯的雙眼像在對自己說話一般,「我一直都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即使別人稱讚我,我也會覺得那是禮貌性的客套話,但30歲之後,我開始接受自己、相信自己、肯定自己。」不再遮掩自己外表的缺點,因為那也是她存在的一部分,侯佩岑認真強調。(同場加映:三十歲了,你終於喜歡自己

從孫女、女兒、女朋友,到現在身為妻子的角色,侯佩岑樂於遊走在不同的身分之中,她表示,

「面對我的先生,我不一定是妻子,也可能是朋友,面對我的媽媽,我不一定是女兒,也可能是姊姊。」

角色不停地變著,他們也變著,侯佩岑不會一直停在同一個身分,對方也是,而她珍惜這種不斷的轉變,「我享受多重身分、為別人著想,說明我活著。」妻子是她這兩年新上手的角色,因為對的人就是讓一切都很自在,現在對侯佩岑來說,浪漫存在於生活細節裡,「我出差的時候,我先生會去陪我外婆和媽媽吃飯,這對我來說是很浪漫的事情,因為他發自內心愛著我愛的人。」三十世代,是人生旅程另一個開始,走過十世代、二十世代,越發成熟的侯佩岑感謝母親極為自由的教養之道,最後她說道:「媽媽從來沒有給我任何壓力,不論我做什麼事都支持我,她只希望我當一個快樂的人,如果我當了媽媽,我也會把這個觀念延續下去。」熱愛自己現在的生活,此刻的她所遇見的這個侯佩岑,讓她聽見自己的心,能夠更加勇敢地做自己、愛自己。(喜歡每種自己:從女孩到女人學到的 10 件事

自然而然的浪漫

侯佩岑隨身攜帶的 Kelly包 裡面裝的是 Dior 脣蜜、HERMÈS 皮夾,她透露,「這個皮夾是我和先生之前搭郵輪去北歐旅行的時候,他買給我的禮物,因為他知道我很喜歡但又捨不得買。」緣分讓她滿足地珍惜遇見一個對的人,侯佩岑強調,以前她覺得浪漫需要營造,但常常現在先生讓她感動的舉動都是微乎其微的小事,「情人節剛好和農曆年節在一起,我們現在還在想要去哪裡度假,或許是像希臘這樣沒有人認識我的國家吧,可以更放鬆。」(延伸閱讀:10秒掌握!時尚迷必讀,以〝她〞為名的11個經典包故事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 BRAND名牌誌

【womany 同場加映】侯佩岑最愛氣質荷葉平口洋裝


STELLA LAI 平口荷葉洋裝(共兩色)

三十世代,開始下一段旅程
成為自己30歲的女主角─謝盈萱、魏如萱對談全記錄
30歲前,決定未來收入的90%
女人三十歲前的夢想與希望

採訪撰文/Dulcie
執行/Shelly、Chara
協力執行/Candy
攝影/Joshua Lin
化妝/髮型/ 特別感謝/Jean-Paul Hévin
本文授權自 BRAND名牌誌 二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