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唐宏安,一個喜歡冒險的旅遊作家。在一次偶然機會下認識德州撲克選手楊丹。當身邊的人都不相信楊丹的如電影《決勝21點》般的經歷時,只有她相信,更不顧一切進入這個領域,甚至辭去穩定的工作,上演自己的《決勝21點》。女人迷網站在2012年2月即有幸請到宏安擔任專欄作者,分享她帶著撲克牌去旅行的經歷,如果你還沒看過,歡迎從現在開始認識這位勇敢且美麗的女人!


這個下午牌運真的很順,兩點多走進賭場瞄一眼我們工作的那個區,門口第一桌就已經發了七十局,一條牌到了尾聲,剛好讓我接著算新一條牌。桌旁沒有同行搶這張桌子,我順勢坐了下來,才剛坐下發牌員就從牌盒中抽出一張黑卡。「Last hand!」發牌員說。幾乎不用等,我就遇到了一條新的牌,這幾天都是這樣,比起楊丹這幾天算滿八小時也找不到一條可以出手的牌,我還真是有牌運。而且今天這條牌越算越熱,二十多局時真數已經夠高了,我打暗號把大玩家叫來桌邊,每每打出下注的暗號就一定中,連我自己都忍不住驚喜歡呼,手氣好極了。

「Pic~ture!」全場熱騰騰的喊著,每雙眼睛都像著了火一般緊盯著發牌員手中即將翻開的那張牌。

「Picture!」果然翻出了一張公牌,全場歡聲雷動,我的桌子周圍已經擠滿了三圈的賭客,隔壁桌擠不進來的賭客紛紛伸長了脖子。剛剛下過注的賭客紛紛挑揀著手中的籌碼,下莊贏要扣5%水錢(註:水錢是賭場的主要穫利來源。當賭客下注100元,輸的時候就是100元輸掉了,但是贏的時候,莊家要抽5%為水錢,所以賭客只贏到95元。人說十賭九輸,其實就是輸在水錢。),發牌員由右至左一家一家的清點籌碼及找零,這樣一輪大抵又要十分鐘以上,雖然這條牌很熱,讓我賺了不少,但仍免不了在心中暗暗抱怨這張桌真是太浪費時間了。再這樣下去,我看一條牌三小時也打不完!

「妳看,對面那個男的,一個勁兒的壓龍7,剛剛中了一次,還不停手,哪可能龍7中個不停……」左手邊的大姐操著新加坡腔跟我攀談,我看了她一眼,微笑點頭。她是這兒的常客,固定週末進賭場,跟我聊天倒是第一次。

「妳怎麼都沒下?」沒想到大姐殺紅了眼下注,還有心思觀察到我在這兒坐了兩小時卻一注也沒下。但她似乎也不需要我的回答,接著說:「大姐跟妳說一句,有好時機就要下,好時機稍縱即逝,妳下一把就跟我一起下,現在這條龍正旺,下一手牌一定還是『莊』。」

這些賭場的常客總是會不經意的與我攀談,倒也不是針對我,只是想找個人聊聊賭經而已。我一邊算牌,總是要分點神跟這些賭客瞎扯幾句賭經,這是很好的掩護,讓我看起來跟一般賭客沒什麼兩樣。我也在他們身上學了很多賭客必須有的招牌動作,喊「Picture!」的時候大力的拍桌,或是跟著他們對桌前螢幕指指點點的推算下一手牌有沒有可能是合局。其實我一點也不關心眼前每一手牌的輸贏,對算牌客來說,我們看的是長期的機率。

不過我現在倒是有點關心這位大姐剛剛說的那位,在我們桌子對面總是壓龍7的那一位男士。因為,他是我的大玩家。(註:算牌團隊成員為了掩飾算牌,分別扮演「算牌者」(Counter)及「大玩家」(Big Player)兩種角色,互相搭配。算牌者負責算牌,大玩家負責下大注。)過去的兩個小時,他看著我的指示下注,而我的指令跟著數學走,心算出來的數字該下龍7,我就會在手上把籌碼,玩弄得喀喀作響作為暗號。龍7的賠率很高,押中一把就賠四十倍,通常賭客都是偶爾下一注好玩,如果不押莊閒,只押龍7,常會被其他賭客們視為貪心的笨蛋。但如果在一張桌子上押了好幾次龍7,也中了很多次,大玩家的行為就會受到大家關注,這對算牌客是很不利的。剛剛大姐就已經虎視眈眈的瞪著他,若是遇到全桌槓龜他獨贏,那肯定免不了一陣白眼和見不得人好的噓聲。而今天這情況已經發生了很多次,聽大姐抱怨了兩句,我免不了擔心今天是不是贏得太顯眼了。

又有人在推我的右肩,火熱的桌子總是這樣,坐在桌邊的少不得要替後面成堆的賭客放籌碼。「美女!美女!幫我下!」我轉頭順著聲音看過去,一落籌碼經過幾雙不同的手傳過來,我接過籌碼往桌上擺。不必問,肯定是下「莊」。現在這張桌子的「莊」旺得不得了,連續十四手的莊,螢幕上紅通通的一條龍,圍在桌邊的人都瘋了!

我看著這瘋狂的世界,暗自嘲笑這群賭客們可笑又盲目的行為。想一想也真替他們覺得可悲,每天把時間花在賭場,賭客們之間就算叫不出對方的名字,看久了都熟了,總是「美女」或「帥哥」的叫著,互相幫忙下注。我在新加波金沙賭場這一個半月時間,已經把這兒的賭客都看熟了,熟到膩了!真不知道他們真的不厭嗎?他們人生之中難道沒有更重要的事?還好,為了寫下些賭場故事,我總有比「算牌」更有趣的事可做,觀察賭客就是我每天最大的消遣。算牌的空檔,觀察這些賭場內的枝微末節,記下有趣的細節,然後寫在網路專欄上。

「Picture!」由於熱門的桌子總是進行得很慢,我常常算牌算到一半就分神了,想著這些那些小事,然後被賭客們的吶喊聲拉回現實。

我小心翼翼的從腿上的手拿包中把手機拿出來,在桌下瞥了一眼時間,下午四點多,「還久的咧!」我對自己說。我瞄了一眼大玩家手中的籌碼,十二個淺黃色──120萬台幣,今天情況不錯,大玩家手中的籌碼很多,我們贏了不少,打完這條牌這可以休息了,我一向主張見好就收,而且這條牌也真夠累人了。

發牌員終於把整桌的籌碼結清,兩手心朝上平放在桌面上,這是開放下注的手勢。

桌旁圍了一圈又一圈的賭客又開始瘋狂了,我大聲的玩弄起手中的籌碼做為暗號,而站在桌子對面我的大玩家被三圈賭客擠到最外圍,正奮力的伸長手,請人將他的籌碼放到桌上。

「我要龍7,麻煩一下。」

「龍7?『莊』很旺,你下莊穩贏,幹嘛押龍7?沒有天天過年的事啦!」果然,我指示的暗號又讓他引起一陣小小的騷動,幫他放籌碼的大姐順口問上一句,又惹得大家七嘴八舌。

「No more bet.」發牌員雙手一揮,停止大家下注。我這才發現,大玩家還沒把籌碼放進「龍7」的格子!我一愣,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大玩家怎麼會犯這種錯誤?緊接著我眼睜睜的看著莊家和閒家發出的牌。

「噢!」現場賭客一片嘩然。「那個人剛剛一直押龍7,就這把沒押到,龍7就中了。」

我怒火中燒!就這幾秒鐘的錯誤,我們少贏了45萬!

「搞什麼?大玩家出這種錯,你死定了!」我在心中忿忿的說,立刻拿出手機打電話給金主──阿濤。我一邊起身,準備擠出重重人牆,心想,我一定要好好的告他一狀!

這時候,又有人推我的右肩,心中一股不耐煩,我自己的事都處理不完了,哪還有空幫人下注。

右肩又被推了一下,我壓抑著心中的怒火轉頭,到底誰在推我?

「Excuse me. Would you please follow me to office? We have to ask you something.」一位女保安緊貼著我站著,很禮貌的說。

我愣在當下,思索著該怎麼辦?老師及算牌前輩提醒過的事像跑馬燈一樣從腦中閃過:「一手抓起籌碼,往門口跑。」但是我心中卻有另一個聲音,讓我遲遲沒有邁開腳步。我倒底該抓了籌碼轉身就跑,還是乖乖跟她進辦公室?

思緒飄到了四個多月前,突然之間我有了決定。

我想到了我為什麼會坐在這個地方算牌,當初我到底是為什麼走進算牌這一行……

粉絲團:唐宏安│帶著撲克牌去旅行

更多唐宏安的撲克牌冒險請見《我的決勝21點》

帶著撲克牌去旅行
〉〉帶著撲克牌去旅行
〉〉【帶著撲克牌去旅行】vol.2 上賭桌前的震撼學校教育
〉〉【帶著撲克牌去旅行】vol.3「決勝21點」冒險人生的起點
〉〉【帶著撲克牌去旅行】vol.4 第一次上賭桌就出大糗
......帶著撲克牌去旅行 系列專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