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脫口而出之後,輕輕召喚了對於文學藝術音樂的人文情懷,以及對於生活的浪漫想像。我想著走在左岸街頭,低頭輟一口咖啡,再用法文性感的呢喃一聲 Bonjour。法國,是一個和浪漫優雅劃上等號的神秘名詞。
(推薦閱讀:優雅迷人的自信風情慵懶法式的時尚插畫 Sophie Griotto

帶著編織的綺麗幻想,我降落法國,接著發現自己的想像原來脆弱。法國和我想的不一樣,法國人也和我想的不一樣。於是一開始,因為接觸到真實的法國,那些過度華麗的夢幻滅了。在所有美好想象一夕之間塌毀,看過它的醜惡之後,我突然發現法國的美其實在於它並不是一個單一正向的名詞,它夠複雜,美好與醜惡並存,法國有絕對的自信讓你能在生活中慢慢找回對它的愛。活在法國國土底下的法國人也是如此,他們並不完全是電影裡面出現的樣子,他們既可愛又可恨。


Le Baiser de L'hotel de ville by Robert Doisneau

可愛的法國人

他們很可愛,或許是世界上活得最痛快的民族,能歌即歌,能舞即舞,生命要縱情的過,上餐廳、訪劇院、溺酒吧、晃藝廊,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才能無悔地闔上雙眼。

他們對愛很勇敢,對藝術很著迷,對陌生人也可以很熱情。一切都無所畏懼,儘管來吧!一切都寫在臉上,好的表演便熱情鼓掌,Encore聲不絕於耳;壞的表演便中場離席,不給半點面子,就是不喜歡嘛,連虛偽作態都不願意!我們跟著他們一起放肆的喜怒哀樂,一起吐着煙圈迷濛的說“C'est la vie”這就是人生,這才是人生。

但當我們開始愛上他們,又同時發現,愛與恨就是如此矛盾的相輔相生。

可惡的法國人

他們很可惡,仿佛活得痛快一定得等同活的自我。揭著個人主義的旗幟,與他們自身有關的事情那才重要,其他的只怕是生活中的小小伴奏,而偏偏他們只愛聽主旋律。對他們來說,自由與自私是同一個字跟,再忙他門都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步調。

所以他們對正事不上心,對程序沒概念,對時間不在乎。一切都置身事外,抱歉與我無關!一切都聳聳肩撇撇嘴,今天心血來潮我也想放個假,所以電車全線罷工,得了便宜還賣乖不忘抱怨,難道只有你們可以放假,我們不能好好過生活嘛?他們的個人主義同樣彰顯在對交通號誌視若無睹的表現上,法國行人比任何路上行駛的交通工具都享有更高的行動自由,行人可以自由選擇在何時穿越馬路。

C'est comme ça,就是這樣不然還能怎樣,然後他們轉個身逍遙離去。

法國人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恨,一體兩面,一刀兩刃,他們很公平,不會讓你只享一邊的樂,只痛一邊的苦。為他們多痛快笑過,就為他們多狠狠哭過,love-hate relationship.

 

愛上法國的獨特
〉〉被天使遺棄的罪惡之城 法國馬賽Marseille
〉〉法國最美麗的小鎮 Gerberoy
〉〉打扮的彷彿置身法國電影新浪潮

圖片來源:Works of Robert Doisne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