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是成功之母,這句話大家都耳熟能詳,但不是每個仁都能接受失敗的失落。要怎麼再出發,而不陷入自我否定?

文|李崇建、甘耀明

屢戰屢敗,崩潰大哭

人生的漫長旅程,有不少時間耗在車上,緊抓方向盤,踩著油門,顫巍巍的奔馳。望著車窗外各式交馳的車輛,你聯想到什麼呢?交通壅塞與否?駕駛的人均收入如何?或細數豪車比例?

唯獨我想到的是:那麼多司機都通過了駕照考試。

這聯想令人莞爾。這麼說沒有錯,不論誰,遑論學歷、年齡、智力,都得通過了駕照考試才能上路,才能掌握方向盤,往人生方向。唯獨我,已栽在場地考試四次了,都還沒通過。


圖片|來源

話說 2018 年第一次考試前,駕訓班教練給大家介紹一位老學員大姐。大姐的「考試心理素質太差」,考四次都沒過,如今只剩一次機會了,過不了,要再繳學費重學。

當時,看著老大姐的侷促模樣,我用「慈善」的眼光逡巡,寒暄了幾句安慰、鼓勵的話。回家,我把這件事當逸趣,和老公分享:「教練說教學這麼多年,很難得有人需要考這麼多次。」

面對考照,許是我自視甚高了,仗著自己是武漢大學本科的高學歷,年近三十歲仍反應良好,尤以教練常誇我「人聰明、悟性好」。我有自信,且自豪,第一次考試就過。

然而,萬萬沒想到,我不僅第一次沒過,幾番考試皆輸。我步入了那位大姐的後塵!延伸閱讀:「當我受委屈,我知道自己有能力離開」會開車的女生都有感的兩件事

第一次考試,敗在倒車入庫。我解嘲有點緊張。

第二次考試,又敗在倒車入庫。我歸罪車不好、教練不夠好;最重要的,責怪自我不夠好,太慌亂。

第三次考試,再敗於倒車入庫,外加 S 型。我無法接受了。

離開考場後,我坐在電動機車上,給老公打電話,把頭埋在手臂裡,有點別給人看到我的惆悵。我要把原委、苦衷都說盡,但怎麼才幾句話,不知怎的,我崩潰大哭,不停重複「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六月的烈日曬著我的手臂生疼,彷彿也在取笑和嫌棄我。

我已經很多年沒這樣哭了,就為了一次考試!

面對自己的崩潰,我也很意外。

當時我對自己在考場的表現,感到非常的無助和難受,對自己有很多的指責:「我的心理素質怎麼這麼差?那些緊張和失誤,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啊!怎麼辦?」我也淪為固定型思維者的通病:「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和減緩難以承受的痛苦,下意識的想把責任推給外界:考試車輛有問題、運氣問題、教練教的根本不夠好等等。」同場加映:孩子跌倒也要怪地板?日常細節養成孩子「受害者」心理

那麼多人都可以通過場地考試,唯獨我會如此,虧我還學習了那麼多的心理學,「要全然接納我」的鐵律,用上時都不能學以致用,我學到哪裡去了?我自責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有嚴重問題。我這麼丟臉,別人肯定會評價和看不起我。我想起駕訓班初始,那個連考四次皆沒的學員大姊,我怎堪成為她?如今就是了。

你或許會想,至於嗎?就一個考試,又不是什麼大事!

可是,這是我當時的真實感受。

接下來的一年,我藉著各種理由不再去練車,不願意再訓練和場地考試,也不敢告訴他人此事,心裡十分排斥再面對挑戰;偶爾在路上看到教練車,就想逃跑,胃裡一陣緊張。

這樣戲劇性的事件,也反映出了我一直以來的模式:我逃避生活中的挑戰和失敗,我又恨自己不夠勇敢、上進。我的內在不斷的評判自己。我把不夠好的一部分自我藏起來。我害怕別人的評價。


圖片|來源

屢敗屢戰,我已不同

老天眷顧,多虧老公的推薦,我有幸學習崇建老師的對話,後來籌辦崇建老師和張天安老師的課程,感覺自己有了很多的接納和成長。並且幸運的,從維吉尼亞.薩提爾《新家庭如何塑造人》書中得到哲理:人是可以改變的。

半個月前,我感覺自己願意面對挑戰和考試了。

我重新開始訓練。過程中開始體悟到:相較於性格問題,技術才是成敗的關鍵。之前我有好幾個技術關鍵,都沒有和教練核對,導致理解錯誤,而考試也正是敗在那幾個點。

這次,我很認真而且勇敢。在驕陽下,願意被教練「訓」,與他核對每個環節。我很專注練習,把「車身過半就右轉方向盤兩圈」、「車靠右線,然後方向盤往左轉一圈半」等場考公式熟背,並與環境變化配合。這次我胸有成竹,覺得駕馭了命運的方向盤。

一個禮拜後,我參加了第四次考試,人算不如天算,我判斷錯誤。在坡道停車項目,理應在 A 車道應試,我竟然駛入了 B 道,我又失敗了!

是的,又失敗了!

但是這次的我,不一樣了。

那天,當我走出考場的時候,天空安靜均勻的下著小雨。我的心裡有一些遺憾,但沒有自責,也沒有對下一次考試挑戰的排斥,反而期待即將到來的練習和挑戰。

心靈稍作休息與調整,我打電話給教練,安排後續的練習和考試。甚至為了照顧教練的心情,給他肯定和安慰。相較過往,這次教練的言語變化了,對我有更多接納和包容。

他友善說:「我之前對你說的不錯吧!妳什麼都好,就是心理素質差。」

我沒有如往常那樣,去牴觸他的說法,只是回覆:「是的,我之前高考(大學入學考試)壓力太大了,考完之後的很多年都重複做高考噩夢,所以一考試就緊張。這次經歷正好讓我練習,如何提高心理素質。」推薦閱讀:給完美主義者:總是害怕失敗的你,內心真正的恐懼是什麼?

與教練溝通好後,我給老公打電話,稍微述說了考試的感受和收穫。

他問我:「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說:「有點複雜。可能還是感覺這事有點丟人,但還好,我接納這樣的自己。」

老公說:「這是一次難得的經歷!」

我說:「是啊!這樣的經歷,可以轉化成很好的資源。經歷這樣的失敗後,身為教師的我,往後對孩子們的失敗更能理解了。對挑戰前後的緊張和恐懼,也有更多體悟,甚至更瞭解當下的恐懼與過往創傷的聯繫。」

那天下午,我窩坐在房間的沙發裡,看著落地窗外的景致。樹葉靜默的接受細雨滋潤,樹梢隨風輕晃,道路和草坪空無一人。我心境安寧,深覺有異於往日的感受到來,闃靜安然,身體浸潤在平穩氣息的靜謐中,也或許也沒有,如窗外細雨無聲的披潤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