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發時,第一線的醫療人員的辛勞都是難以估計的。身在風暴中依然能平安的我們,都該向他們表示敬意。

文|Iris

《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的作者 Hans Rosling 在罹癌逝世前最後寫下他的人生隨筆——《我如何真確的理解世界》。

Bills Gates 將 Hans Rosling 的《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贈送給全美的大學畢業生。是什麼樣的人寫的書讓 Bill Gates 如此讚嘆?從他的自傳中,學習面對疫情的從容。

「同理心。」是我對這本書的總結。

Hans Rosling 曾作為無國界醫生,遠赴非洲擔任急診室醫生,他曾對抗當地不知名疾病、伊波拉病毒等。在 Coronavirus 肆虐的這段時間,他的自傳中紀錄的故事,顯得特別呼應時事。

然而在數十年後的今日,無論是已開發國家或未開發國家,對於未知的疾病,人心擁有的反應,依舊相同。(推薦閱讀:不該被遺忘的 SARS 歷史:那一年,37 個國家,累積八千多個病例


圖片|來源

挺身而出的非洲母親

1980 年代 Hans Rosling 在納卡亞時期,有段時間村落接連有人忽然雙腿癱瘓,且疫情已越來越快速的方式散播開來。面對這未知的疫情,當地的居民稱此為「綁腿病」。

Hans Rosling 的團隊肩負著研究疾病的重任,除了居家訪查、問券等,團隊更計畫用更科學的方式調查——抽血。

面對抽血,在當時當地居民的傳統價值裡,抽血是種不敬,且一個穿著白袍,歐洲臉孔的外國人要在你的身上帶走東西,居民的防衛心築起了高牆。

當時 Hans Roling 與一群團隊前進一個村落,設置了醫療站進行準備,幾名高壯男子揮著大刀逼近,衝突即將爆發,村民認定這是一群「來偷血的人」。一個非洲女子站出來,高舞雙手向村民說「以前我們的孩子像蒼蠅一樣,死於麻疹,後來穿著白袍的人出現了,對孩子們打針,從此就再也沒有孩子死了。」接著女子走向 Hans Roling,挽起袖子說「替我抽血。」

這場,女子將恐懼與攻擊,轉化成思考好處與理解。

雖此疾病最後研究確認並非傳染性疾病,起因為食用因乾旱而使種植期不夠,導致居民常食用的樹薯中含藏毒素。但面對未知的疾病,一個非洲母親教我們,驚慌解決不了問題。


圖片|來源

向一線防疫人員致敬

2013 年左右,伊波拉再一次大舉侵襲非洲,Hans Rosling 前往非洲加入了防疫團隊,持續用他擅長的數據分析管理疫情。在那幾個月間,大大小小的防疫工作不斷進行,

米雅塔.班雅,伊波拉追蹤防治部門的副主任,同時也是衛生部的財務總監,負責預算與財務資源的調管。伊波拉肆虐了數個月,而在疫情最忙碌,米雅塔忙得焦頭爛額向各國協調資源時,她接到一通來自表妹的電話,米雅塔的嬸嬸出現了伊波拉的症狀,家人帶他前往鄰近伊波拉診所,卻因人潮過多而醫院無法再收病患,因此表妹向米雅塔求救。

Hans Rosling 聽到了這個故事,對米雅塔說:「最後你向國家效忠了對吧。」米雅塔回:「對,她死於伊波拉。」

我們無法切身了解一線人員的忙碌,但我想,很多的抉擇,肯定都很難。

同理心

生老病死,我們可以為其努力,但有時我們並不能完全掌控。

Hans Rosling 到納卡拉的初期,曾有個臨盆婦女被送至醫療站,病人送來時已顯得過晚,因此醫療團隊並未救活這對母親與孩子。但病人親屬依舊給予 Hans Rosling 大大的感謝,只因在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的非洲聚落,Hans Rosling 堅持協助將遺體送回病患原有的村落。

他努力過了,我們知道。Hans Rosling 因同理心而受未開發國家的居民深深尊重。無論疫情發展如何,身處美麗台灣,受過許多教育的我們,也深知許多一線人員奮鬥把關著。(推薦閱讀:寫在尼泊爾強災之後:謝謝你們教會我如何毫無保留的去愛

Hans Rosling 的自傳,《我如何真確的理解世界》在此時,為面對未知的我們,帶來一些從容。

致,永遠都在對抗未知的我們、醫護人員們。以及努力學習經驗為我們帶來成長的科技人士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