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柯佳嬿,她説,年輕的時候,你可能曾經很瘋狂,或把愛情當做全部;但最後你要明白,人的一生呀,終究要留一點給自己。唯有你疼惜自己了,即使失戀了,世界也不會因此就全部崩塌。

對於柯佳嬿的印象,還停留在幾年前 《星座愛情獅子女》裡總是掛著大紅唇的劉俐人,或者《必娶女人》中強勢的蔡環真;這一次約訪,她卻在鏡頭前說了,我其實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演戲是我最有自信的時候。回到現實的生活,在互動裡還有一點怯場,聲音很細很輕,像是不願輕易打擾誰的邊界。

她有一種這樣安靜的氣質。像她在新作電影《你的情歌》中的名字,余靜,一個內向、沈默,有傷口的女孩。而這個故事是在說,當女孩閉上眼睛,心裡會響起一首情歌;每個人閉上眼睛,你想起的那首歌或是那個人都是騙不了人的。

但她還覺得,有一件事也騙不了人,就是當你閉上眼睛,在你聽見任何人以前,你必須先聽見自己的聲音。沈默也好,瘋狂也罷,她説,面對感情或者其他,她認為都是電影裡說的那句,人的一生,你最後還是要留一點給自己。

別把任何事當作全部,除了你自己

我們聊到《你的情歌》中,余靜在歷經前男友劈腿後,從質問、崩潰,到因情感創傷而對愛情膽怯,像是我們許多人的情感關係折射──因為曾經受傷,我們會從無法接受現實,到對自己產生種種懷疑,我問佳嬿,關於失去這一題,到底該怎麼解?

「像對余靜來說,她的人生曾經全部奉獻給愛情,或是說她把愛情當成生命的首要。所以當今天感情出狀況或是瓦解時,她的人生也會跟著瓦解;因為她的重心除了愛情可能沒有其他的東西。」於是,余靜她很執著,對面伴侶的背叛,她開始執著於了解更多不必要的細節;你覺得那是沒有意義的,但對余靜來說,那卻可能是當下她唯一可以抓住的東西。

「這個執著是我比較沒辦法理解的部分。」佳嬿表示,在感情裡你受傷了,你想原諒對方,但你知道你不行。這時候你應該理解,你害怕的可能不是失去他,你其實早就已經做不到了,你已經無法接受這個他了;這時候你害怕的,其實是失去自己,失去那個你曾經視為一切的生命重心。

你曾經把愛情當作全部,你跌倒了、失敗了;你在第一時間難以接受,你想要挽回對方。但來回幾次以後,你會發現你做不到。不是你挽回不了他,而是你發現你最需要的從來不是挽回這個人,而是挽回你自己。

這個道理用說的總是簡單,但這條路卻又臭又長,錐心刺骨。我們繼續聊到了,如果失戀當下那關就是很痛、很難跨過去,又該怎麼辦?

談失戀:你的痛都是真的,你比你想像中強壯也是真的

「我覺得失戀的人大部分經歷的心力路程可能都是很像的。一剛開始你一定會覺得自己好像突然間不能在愛人,或者不想再被愛了;你會懷疑很多事情,會懷疑自己。因為你原本從沒有懷疑過的東西,它就是變了嘛。」

你的世界傾刻崩塌,她表示,這當然會影響到你看待一些事的想法:「但我覺得那只是暫時的。它就像感冒,你會出現很多症狀,可是你知道都會好起來的,你不會只是這樣子。」

她説,會很難過,那都沒有關係。我接著問了,她看見過失戀路程裡最糟糕的是什麼?有沒有什麼,是我們再難受,都該避免做的事?「我覺得就是難過的時間其實不要太多太長。你可以有情緒,但情緒不是真正能夠幫助你往前走的東西;它畢竟不會帶來任何改變。」

「然後你要對自己好啊,要盡量照顧自己,要過日子。都這種時候了,你還不對自己好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生活巨變,你處於失去的驚嚇裡,你對一切很陌生,你很害怕,於是你可能開始放任自己。把自己關起來哭好幾天,或者和朋友成日狂歡喝酒,每個人面對失戀的方法都不盡相同。而佳嬿看在眼裡,她説,我覺得流放完自我後,要記得也把自己撿回來。去面對心裡那個還沒有被處理、被照顧的,受傷的地方。去找到一個讓你舒服的方式。

譬如有人會像電影中的余靜,毅然決然離開熟悉的城市,搬到偏鄉生活。佳嬿一開始説,她覺得那很勇敢,她總覺得自己可能也沒有那樣的勇敢;但我們聊到這時她説,那看起來像是鼓起勇氣離開什麼,但可能是一種逃避,或其實這兩者都有。

而理由是什麼,有關係嗎?只要你停止只是在原地繼續傷害自己,只要你跨出那一步,把自己撿拾起來;接下來的路可能還要走很久,但親愛的,時間已經站在你這裡。

(專訪下篇:結婚?轉職?專訪柯佳嬿:很多時候你早就知道答案,只是還沒有勇氣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