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伴侶問我要不要情侶裝,我想都不想點頭說好,滿腦子想「就知道他還是愛我的」,很執著要有一個「一起擁有」的象徵物。很多在感情中非常不安全的女生也會問我:「我是不是太在意這些小事了?」但我認為,真正的盲點不在於「這件事到底大還是小」⋯⋯


圖片|Pixabay

男友的興趣是打羽球,晚上吃飯的時候,他忽然問我:「欸,你想不想要穿羽球情侶裝?」

交往三年我也不是白認識他的,馬上明白此話不單純:「你才不是想穿情侶裝,是因為買兩件有打折吧!?」

「吼喔~幹嘛講這麼白啦!但的確是這樣才有打折沒錯啦!」他害羞地坦白招認。

看,我太了解金牛男友了,交往三年沒買過任何一次情侶系列的東西,沒生日沒過節的忽然說要買情侶裝,鐵定跟浪漫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人生貴在看破,我反而比他更務實的笑答:「什麼情侶裝,有吸濕排汗嗎?沒有我不要喔!」

事後仔細回想,其實我過去並不是這麼豁達的人,伴侶問我要不要情侶裝,我一定想都不想就拼命點頭說「好啊好啊!」,滿腦子樂飄飄地想「就知道他還是愛我的」。

那時候我非常信仰「情侶系」產品,大學時期談戀愛,見面不是打招呼,而是瞄對方脖子一眼,如果空空如也,馬上就會興師問罪:「你為什麼沒戴我們的情侶對鍊?」

很執著要有一個「一起擁有」的象徵物,不管是戒指、項鍊、衣服、抱枕,好像對方肯用那個東西,就能證明他愛我。

跟現任男友剛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有做一個礦石的對鍊給他,但一年後連我自己都不太戴了;也慢慢從一定要抓著伴侶過節過生日,不斷想要證明自己被愛的焦慮型依戀者,變成七夕前一天才發現「蛤?明天情人節喔?」的神經大條女人。

(金牛男友更誇張,他是看到情人節外送打折才發現的。)


圖片|Pixabay

不安全感的真相:我在感情中不安的程度,讓這件事變得很大

我突然想到,在做心靈諮詢的時候,很多在感情中非常不安全的女生會問我:「我是不是太在意這些小事了?」

對方只是不肯戴對鍊,我是不是不要想這麼多?
對方只是不重視過節,我是不是不要這麼在意?
對方只是比較重朋友,我是不是不要跟他的異性朋友爭寵?

那些問題可大可小,有些人就像案主一樣在意的要死,但確實有些人毫不在意,但我認為,真正的盲點不在於「這件事到底大還是小」,而是「我在感情中不安的程度,讓這件事變得很大。」

因為平常並沒有感覺到充足的愛,不肯戴對鍊就讓人感到很不安;
因為平常並沒有獲得足夠的安全感,過節時沒有好好表示就讓人很在意;
因為平常沒有建立充足的信任感,跟異性朋友要好就讓人感到焦慮。

(延伸閱讀:三種影響愛情的依戀型態!用心理學找回感情安全感

這時候,與其耗費極大的心靈力量在焦慮「我這樣是不是小題大作?」「他這樣是不是很過分?」

不如問自己:「為什麼我在感情中沒有安全感?」

這個問題很有趣,而且答案可能不只一個──可是每一個答案,都是解套的真正機會。

有可能是,對方的態度一直忽冷忽熱,一副不想定下來的浪子貌,但我卻不敢要求他給承諾,怕一講開緣分就散了,所以我才這麼不安。

有可能是,彼此對異性友人該避嫌的程度,從來沒有好好溝通過,但我又不想被當成沒風度的女人,心裡才這麼不安。
有可能是,我以前交往經驗都被劈腿,從此不再相信男人的真心了,所以我感到很不安。 
有可能是,我永遠覺得自己不夠好,不相信他這麼好的人會愛我,所以我才覺得很不安。

原因有可能在對方、也有可能在自己、有可能是原生家庭的陰影、也有可能只是缺乏溝通。有多少個不安的靈魂,就有多少種不安的可能。

但如果一味地想用「很多人都能接受,我也要勉強自己接受」來壓住不安的騷動,那這些不安的傷口,就沒有獲得修復的可能。

在跟現任男友交往初期,我也還是有焦慮依戀的影子,白天的時候堅強而獨立,但睡覺的時候心智脆弱,有幾次他翻身背對我,我還會用哀怨的拉著他衣服:「你不要背對我睡嘛,這樣我覺得好孤單。」(延伸閱讀:愈愛愈沒安全感?致焦慮型依戀者:承認脆弱,也是一種愛

我的不安全感也有多方原因,過去感情的傷痕、從小到大的自卑、童年成長環境、悲觀敏感的天性都有一定份量,但差別在於,我沒有把這些丟到伴侶身上,幻想有個「白馬王子」可以滿足我所有的坑洞;

相反的,我慢慢把坑洞找出來,一個一個耐心地修復;而對方同樣也扮演重要的角色,願意付出大量的陪伴與理解,從來沒有斥責我的焦慮依戀。他一直是能給多少就給,不能給的也不會勉強自己,很有能力、也很有底線的人。

慢慢的,我從過去會斥責伴侶「對鍊呢?為什麼沒戴?你是怕誰看到?」「情人節那天你怎麼沒有留給我!?你是跟誰約?男的女的?他不知道你有女朋友嗎?為什麼不推掉?」

到現在可以直接忘記情人節,聽到情侶裝還能毫無顧忌地笑對方「什麼情侶裝,你根本只是要湊打折吧!」,在感情的依附關係中,變成一個內心厚實安全的人。

一切都不是巧合。每一個愛情終將被修復的人背後,都有一顆願意面對自己的心;

而這顆心會吸引來同頻率的人,陪你走上最後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