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尚裡,我們永遠能挑戰「性別」的極限,這也是它之所以迷人的原因。我們會問:陰柔是什麼?陽剛是什麼?中性是什麼?服裝是什麼?人們找尋「身份認同」的起源,其實要從「戰爭」。

時尚這事,其實就是整個產業不斷透過「服裝」尋得屬於自己的「Identity」,這種自我歸屬有關存在、有關意識,也有關性別。所以在談性別輪廓之於服裝概念之前,讓我們先來聊聊「戰爭」之於時尚的重大影響。

沒錯,戰爭。

如果你有蒐藏任何一本時尚史,或高中上歷史課時沒有倒頭就睡的話,在歷經了二戰的硝煙與砲火,戰爭對時尚有著極強的破壞力,我們這些後生晚輩就算不用親身經歷也能明瞭,當時人心惶惶、經濟緊張、物資配給全然投入前線與備戰的狀況下,Who gives a damn about 身上穿的是什麼?

將時間再往前稍微推進,二零年代是女性意識萌芽的初始,追求享樂的女人褪下了馬甲的束縛,穿上直身低腰洋裝,及膝裙襬讓女人活動更為方便,洋裝上綴滿華麗的刺繡、珠飾、羽毛、流蘇,走起路來、抑或隨爵士樂起舞時,整件洋裝猶如盪漾的水波閃閃發光。那個年代的女人最愛流連爵士酒吧喝酒跳舞,稍微有點社經地位的,則是相約在沙龍聊藝術、談文學,哦對了,不可缺少的還有不離手的香菸,以及從性感紅唇吐出的裊裊白煙。


圖片|來源

但是當戰爭結束後,有關時尚的一切風雲變色。

二戰過後,女人開始脫下繁複的裙裝,轉而套上方便「工作」的裙褲與套裝,在材料極其缺乏的狀態下,服裝設計師們也只能煞有其事的把補丁化為裝飾元素,連皇室們都意識到,在那個充滿灰色領域的世代,穿著奢華是件不合時宜的事,不過也多虧了戰爭,女裝變得更簡約、更大方、更無性別化,所謂「中性工裝」的誕生,實在也不失為女性主義的一大進步。


圖片|來源

然而談到現在,Jonathan Anderson 眼中的中性又是全然另一回事。在他眼中,性別從來不是「固著」的概念,而是一種「流動」的美學嘗試,Anderson 一心希冀著打破社會僵固的刻板印象、作為最強而有力的現代化反擊。


圖片|來源

2008 年,Anderson 成立了男裝品牌 JW Anderson,他相當善於將男裝和女裝的設計元素巧妙融合(比起男生穿裙子、戴珠寶,他談的可深多了),在男裝設計上成功取得剛柔並濟的美學剪裁,重新定義面料如流蘇、斜裁、皮革拼接之於性別之底蘊,初試啼聲便獲得了極高的評價,甚至兩度抱走了 LVMH 大獎。兩年之後,他應著極高呼聲、順水推舟設計了品牌的首個女裝系列,照樣重擊消費者的購買慾—秀起,眾人引頸,幕落,掌聲如雷。(你幾乎可以聽到一樣分貝的歡呼聲和刷卡機聲)


圖片|來源

「性別如我於浮雲,不論我為誰工作,不論我是誰,這是我創作時永遠不變的初衷,男女裝的區分永遠就不是我考慮的範圍,我想的是服裝背後的含義。」


圖片|來源

同年,這位 34 歲的大男孩接下 174 歲的品牌 LOEWE 創意總監一職,相較於年紀輕輕就聲名大噪的 Anderson,LOEWE 將近三甲子的時尚之旅算是走得顛簸,比如一開始賣的不是自家產品、而是 DIOR 的 New Look,慶祝 150 歲生日時,品牌甚至還在幫 LV 做代工,有人說 LOEWE 的起起伏伏得歸咎於品牌一直沒有一個明星設計師加持。(延伸閱讀:Handsome Lady|時尚穿越:有一種性別,叫做蒂妲史雲頓

結果在 Jonathan Anderson 入主之後,你瞧,現在不是人手一只 Gate 或 Puzzle Bag?


圖片|來源

我想,時尚之所以那麼引人入勝,正是因為它從來沒有任何「準則」可言,Anderson 是個藝術氣息型態的玩家,20 春夏男裝的粉色拼接洋裝、19 秋冬女裝的寬肩束腰格紋外套、 19 秋冬男裝的皺摺圓點流蘇套裙、19 春夏女裝的抓皺條紋 Oversize 落地襯衫⋯⋯。男女裝元素的混用,直截了當的說明時尚的本質便在於「著用者」本身的「人格氣質」,所以啊,陰柔是什麼?陽剛是什麼?中性是什麼?服裝是什麼?(延伸閱讀:【時尚穿越】前所未見的新性感!跨性別超模登時尚雜誌封面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從一開始的女裝女穿、到戰爭紛擾下的男裝女穿,再到現代突破窠臼的女裝男穿,都什麼年代了,誰還在區分什麼男女裝、陰與陽?一旦穿上身,就等你自個兒來定義,自己的 Identity,由自己來 Identify,原來啊,這才是時尚有關於性別的、最高端的穿衣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