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近代的女性創業家,絕不能忽略 Coco Chanel 和她的傳奇故事,即使在逝世的三十多年後,品牌仍以簡單舒適的奢華風格,擄獲人心。Chanel的成功,標誌著二十世紀女性的活躍,她們不僅從家庭生活步入職場,甚至令男子望塵莫及。

 

「不用香水的女人是沒有未來的!」(Une femme sans parfum n'a pas d'avenir)

 

然而從新世紀女性的丰采回望,印象中男子稱霸的古代商場,又何嘗沒有女性的努力痕跡。秦代四川的女子「清」,可能是最早史有明文的女性業主,以寡婦之姿,繼承了家族的硃砂礦業,最後發展成蜀地巨富,甚至受到秦始皇的禮遇。

巴寡婦清的故事傳頌多時,堪稱古代女性從商的第一人,考慮到她甚至用財富組建了一支地方武力,可以媲美諸侯,太史公司馬遷稱她「禮抗萬乘,名顯天下」,大概不是虛辭。不過,讀者或許還有疑問:既然是家族事業,當然就談不上什麼創業,也沒有太多風險顧慮。說得更直接一點,企業家的第二代,與白手起家的距離好像不只一點。

 


秦始皇陵的兵馬俑,巴寡婦可能還獨力承包了始皇陵所需的硃砂貨源也未可知呢?

 

這當然是古代女性商人的特色之一,在大部分案例中,孀居的婦女繼承了丈夫的事業,不免使她們的成功多了層附屬於男性的陰影。不過,細心的讀者又會想到,正如 Chanel早年受到Étienne Balsan或Arthur Capel的資助一般,資助並非重點,女性創業者即便有良好的先天優勢,也仍需仰賴自身的能幹與勤奮,才能在瞬息萬變的商場覓得一席之地,英雌不問出身高低,其實對富人或窮人都一體適用。

上海地區關於黃道婆的傳說,或許可以是很好的例證。黃道婆是宋末元初的傳奇人物,據信她習得了海南島黎族的織布技術,並將之引入上海,使長江三角洲的棉製業產生重大改變,她自己固然受用無窮,也連帶提升了當地的經濟水準,一直到明清時代,還廣受當地人崇奉。

 

南宋,《耕織圖》,可別忘了,女性始終是紡織業的主力。

 

像這樣憑藉專業能力成功開創事業的女性,還真是不乏其人。譬如清朝康熙、雍正年間的製硯師顧二娘,雖然她的技術也是繼承自丈夫,但憑著自身的努力,技術可謂爐火純青,據說她只需用腳尖碰碰石材,便知道品質好壞、可否做硯,在綜藝節目裡,大概可以稱作「製硯達人」吧,顧二娘硯也是宮廷的重要藏品,直至今天仍是收藏界的逸品。

 

左為國立故宮博物院藏,顧二娘焦葉硯。右為北京故宮所藏,顧二娘款洞天一品端硯。

 

不過,傳統印象中被男性把持且書寫的商業史,對於女性創業者的態度,多少還是有些敵意與疑惑。這或許也說明了,為什麼那些成功的女性在男性文人筆下,偶爾會帶有一絲神秘乃至靈怪的成分。在唐代,一位經營飯店致富的板橋三娘子,就被描繪成使用邪術的黑心商人,她使用妖法製作出燒餅,客人吃下後變成驢子,她便可將客人的財物收為己有,再把這些變成驢子的客人賣掉。清代蒲松齡筆下的一位女性陶黃英,靠著精湛的技術,在菊花養殖業大獲全勝,但她實際上卻是一株菊花精。讀者當然不必相信這些故事真有其人,但這些神怪記載,卻也反映出當時社會對女商人的某種疑惑,從而也驗證了這些女性的成就得來不易、甚為珍奇。

 

【左圖】《聊齋誌異》的〈造畜〉,乃是板橋三娘子故事的變型。【右圖】《聊齋誌異》的〈黃英〉,善於栽種菊花的姊弟,其實都是菊花精。

 

時至今日,女性的創業機會,早已超越前人,除了西方的Chanel,近代中國的張幼儀(是的就是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曾在家族的支持下,創辦女子商業銀行,更晚一點的台灣,吳舜文繼承了丈夫的龐大產業,打造了裕隆的汽車王國;另一位在北京發跡的張蘭,更是建立起無與倫比的飲食帝國。這些女性來自不同背景,面臨不同的挑戰,但回歸最原始的本質,則熱誠、創新、冒險與專業,好像仍是古往今來創業女性的共通特質,回顧前人的軌跡,新一代的創業女性,是否早已蓄勢待發,準備迎向成功了呢?

 

擔任上海女子商業儲蓄銀行副總裁的張幼儀

裕隆集團創辦人嚴慶齡、吳舜文夫婦                                 俏江南集團創辦人張蘭




作者:Patrick
歷史碩士,偶爾不安於室的研究助理,主攻宋史、古代政治文化史。

參考資料:【《西諦藏珍本小說插圖》(北京 : 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複製中心, 2002),冊1,頁504、766。】

圖片來源:【pic1左 / pic1右 / pic2 / pic3 / pic4左 / pic4右 / pic6 / pic7左 / pic7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