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需要我,所以我存在。」

 

想到瑞莎,你會想到什麼?一個外國人?一個模特兒?一個真實世界裡的洋娃娃?她性感、可愛、純真、也聰明。她讓只愛用素人的導演,看到新鮮,她讓自己在不同的世界,都悠遊自在。在她身上,我們看到某種自信,一種很喜歡自己的信心。

 

初見瑞莎,我們大大吃了一驚。採訪時間未到,瑞莎早已坐在位置上,拿著優碘,擦着剛剛跌倒見血的膝蓋。這麼一個大明星彎著腰擦著藥,而不喊一聲痛的畫面,對我們來說是震撼的。我們問她痛嗎?她抬頭爽朗地說「當然痛啊!怎麼可能不痛啦。」簡單、直接、不加掩飾,受傷了不需喊痛,就擦藥吧!在瑞莎身上,我們看見難得一見「有何不可」的直爽。

 

 

人生不是規劃來的

 


你眼中的我,是什麼樣子?(騷人電影劇照)

 

 

從模特兒再躍上大銀幕對瑞莎來說也像一場夢。原來眼前這個舉手投足都散發明星特質的人,居然是因為想矯正彎腰駝背的體態才意外踏進模特兒圈。「我小時候想當軍人和醫生,大學唸的是經濟,從沒想過自己會踏進模特兒界。16歲那年,有個星探找上我,還說不用交任何仲介費,我就抱持著可以矯正駝背的心態去了。結果不到一個禮拜,居然飛往韓國拍廣告。拍完廣告回到烏克蘭,就去了義大利的時裝周。」一切好像冥冥之中都有安排。瑞莎用流利的中文講著,臉上的笑臉藏不住,她很感謝自己能簡簡單單的,做喜歡的事。

 

從模特兒躍上大銀幕替瑞莎人生的意外再添一筆奇異色彩,對原先計劃使用素人的陳映蓉導演來說,也是美麗的意外。陳映蓉導演笑笑的談著瑞莎:「我喜歡用素人,因為素人新鮮。但在瑞莎身上,我看到了新鮮,我看到了模特兒背後,她的不一樣。」即使在進入模特兒圈多年,瑞莎絲毫沒有大明星的高姿態,身上依舊透出初次踏入這個圈子的清新。像隻貪玩的小獸,意外攢動地闖進了森林,卻在多年之後沒有迷路,仍對這片森林充滿好奇。

 

我們都以為,模特兒就必然柔順美麗,必然姿態優雅,但瑞莎的爽快直接打破了我們的既定印象。她的眼神乾淨直接,仿佛任何事都讓她好奇;她的笑容大膽,想笑就大方的爽朗大笑,不用遮遮掩掩;想說什麼就大聲地說,說了別人才懂。

 

 

為愛而生,因愛而活

 


因為你需要我,所以我存在。(電影騷人劇照)

 

 

「如果說觀察人生是陳映蓉導演的養分,那麼愛就是瑞莎堅持下去的原動力。」

 

騷人在陳映蓉導演眼裡,是個末日將至的絕美故事;在瑞莎眼裡,則是一部充滿很多很多愛的電影。騷人的背景雖是世界末日,但是裡面的主角郝歌、阿代兒和吳安良,都奮力的跨越種族、語言與界線藩籬,要大步踏進對方的世界,仿佛末日無礙,從來不是問題。他們執意的伸出手,因此能越靠越近。

 

「我覺得這真的是個很美的故事,裡面有好多好多愛在發生。」瑞莎這麼說著,一邊坦言自己是個很需要愛的人,很需要被「需要」的人。「當我遇到挫敗的時候,只要聽到一句「我愛妳」,我就能再次充滿能量,就有力氣繼續向前走。所以對我來說,世界末日,就是一個沒有人需要我的世界。」

 

透過別人需要的目光,瑞莎發現自己原來這麼重要,在感受到別人的愛之後,瑞莎有了動力,繼續無畏的向前。愛,就是瑞莎堅持下去的原動力。聽了許多瑞莎對自己赤裸無保留的剖析分享,我們突然明白,也突然看見瑞莎的不一樣。

 

她渾身上下都透著愛,不吝的散發著愛,也不諱言自己渴望著愛。或許正是因為瑞莎對愛的感應如此強烈,才能在世界末日裡頭,看出花的盛開、愛的萌芽。

 

 

「做就對了,也做對了」

 

 

 

模特兒的走秀生活和演員揣摩劇本的日子當然很迥異。相比之下,瑞莎說自己最喜歡演員的工作,從偶像劇跨足到大銀幕,瑞莎更確定自己喜歡做為一個演員。相較於模特兒要有一個「美」的基準,演員沒有限制,可以自由塑形,可以盡情地把自己的能量釋放。瑞莎認為能夠做自己,就是做為一個演員最迷人的地方。

 

演員的身份裡,瑞莎不用在意這樣走、這樣扭是否不上相,只須顧慮身為演員的自己是不是完全自在。對瑞莎來說,演員的工作很純粹,很直覺,不為什麼,做就對了。在訪談過程中,我們一直對瑞莎這種「做就對了」的氣魄感到深深動容,我們總覺得生活有好多侷限,讓我們遲遲無法向前,但其實是我們失去了「做就對了」的勇氣。也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氣魄,讓導演注意到了瑞莎的不一樣。

 

我們也意外地發現,眼前的瑞莎和騷人劇中阿代兒角色的意外吻合,不得不佩服導演的識人功力。從模特兒到電視劇再到電影,在「騷人」裡面,瑞莎開心地說她真正做了自己。瑞莎笑著坦言,在演阿代兒的時候,自己其實完全地放鬆,一切的反應都源於真實情緒。她很感謝導演讓自己表現出最真實的樣子。她豪爽地說:「我從頭到尾都講俄語,就像我平常最自在的樣子。其實語言不同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們都忘了,不需要語言,我們也能溝通。」是啊,剝去語言的殼,我們,還是能夠溝通的啊!

 

 

你認識瑞莎嗎?

 


不需言語,就能心意相通的默契。

 

在訪談過程中,瑞莎常扮演傾聽者的角色,期間她不時爆出笑聲,或和導演相識而笑,經過拍片期間長時間相處,導演和瑞莎之間的默契不言而喻。我們請陳映蓉導演談談她眼中的瑞莎,導演很快地說「直覺吧!瑞莎是個很直覺的人。她的直覺使得溝通變得容易,可能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我心目中的畫面,但她就是做到了!」陳映蓉的直覺引領她發現瑞莎,而瑞莎的直覺則讓她成為一個出色的好演員。

 

陳映蓉導演接著說:「別看瑞莎這樣,其實她是個固執的人,脾氣挺硬的,因為固執所以勇敢,她比我看過的好多女明星都還堅強。」導演接著分享了一個關於瑞莎拍戲的小插曲,在拍騷人的某次,瑞莎意外摔傷送了急診,劇組所有人都好緊張,沒想到瑞莎自己卻意外冷靜,她看著導演說,自己最擔心的只怕拖累大家進度。聽到這裡,我們都會心一笑,腦中立刻浮現訪談開始前,擦着藥不喊一聲痛的瑞莎。外表溫馴,內心卻固執的瑞莎,因為固執,所以如此堅持勇敢。

 

演員讓瑞莎找回了自己最真實的樣態,而她也相信展現真實樣態的自己最迷人。當我們問瑞莎,對她而言這次躍上大銀幕最大的挫折是什麼,她居然出乎意料地說:「可能是我真的太自在,放太鬆,所以一直笑場吧!」多麼瑞莎的哲學啊,想笑就笑有何不可?瑞莎很幸運,遇到了陳映蓉導演,讓她能無憂的放膽做自己,展現最真的性情。

 

 

每個女人們,如果可以這樣多好!覺得開心就大笑,受傷了就擦藥吧,「有何不可」!?

 

 

更多替我們帶來好電影的人

〉〉導演:溫柔的騷動,用電影捕捉人生〈騷人〉 陳映蓉

〉〉導演: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星空> - 林書宇

 

 

文字:womany 編輯部 / 柯采岑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