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溥舉辦自選曲歌單個人演唱會《煉雲》,唱出 1990 年代必須被時代記憶的歌手與音樂,也向曾在她青春期裡衝撞、建構她的音樂致敬。帶你重溫《煉雲》歌單,讀安溥的編年史。

2015 年張懸結束最後一場「潮水箴言」演唱會,告別張懸,做回安溥。

時隔三年,安溥低調於個人官網宣布,將在小巨蛋舉辦自選曲歌單個人演唱會《煉雲》,無論這場演唱會是宣告回歸,抑或是場象徵結束的完滿,對安溥來說,1990 年代有些必須被時代記憶的歌手與音樂,都曾在她青春期裡衝撞、顛覆、建構出她現在的模樣。

與音樂共鳴,造就自己新生的過程,成長後回頭望,成了遠方星子,指引她生而為人,擁著信念的價值,堅定地朝同個方向望。


圖片來源|聯成娛樂

音樂就是你有共鳴的頻率。
頻率像銀河,音樂是星星,經過我生命的,都是如今遠方的星星。

這次的演唱會,我決定先公開超過一半的歌單,離當代已遠,或正在這個年代中運行的,是不肯離散的一些紀念或啟蒙,是我希望對著一萬個人能傳遞一次的歌,這是我想做的一個結束與開始 ; 它們是我一首一首挑選出來的,前半生中的星星。

我希望有很多人能聽見這些歌。我希望有人因為聽見,這些歌繼續被聽著被傳遞。

——安溥

《煉雲》演唱會,一首首選曲非但記憶了時代背景,更在當代青年的青春裡,用細細述說或是爆裂顛覆的種下思想種子,帶你重溫那些牽引著焦安溥在宇宙混生,予她生命引力的歌曲,無論當天你是否在場,或許認識這些歌曲,也能讓你在歌裡找到足以引領你的引力,並將感動傳遞下去。

〈獵小海豹〉雷光夏: 人生,讓我們學會無聲流淚

純白的頭仰起
純白的頭垂下
在冰雪的海灘上
純白竟成了原罪
短促的生命還來不及變色
來不及學會一首好聽的兒歌
la...
只要我長大
只要我長大
只要我長大

雷光夏於 1995 年發行的《我是雷光夏》專輯中,收錄〈獵小海豹〉一曲,對安溥來說這首歌讓她看見了生命裡我們必然面對的遺憾與無能為力,但當我們無聲流淚時,可以努力尋找痛苦的根源,透過自己的力量,讓哀傷被和解、被改變,或許哀傷的存在,就有其意義。(推薦閱讀:從張懸到焦安溥: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

只有無聲地流淚這樣的片刻,我們才會苦澀地明白哀傷不生於在人的內心,但需要長在我們心中⋯⋯總需要靠著我們的心生存在那裡,哀傷的存在能被一次次地發現,有天我們才會去尋找苦難的源頭,將哀傷送回原生之地。

——安溥

〈紅眼睛〉陳珊妮 :疲憊久了,竟然也成了一種平靜

愛人愛到紅了眼睛
再狠不過如此而已
一顆心同時放左右
為你我只犯一次錯
把謝謝隨手丟掉
把髒話放口袋
我堅持什麼都不說
美麗的旋律送給只負心的耳朵
沒興趣再打量你告別的輪廓

陳珊妮的〈紅眼睛〉一首歌寫愛人愛到疲累,再狠不過如此的心境,從愛情投射到對堅持事物,努力到疲累的心境,會不會有時,我們把生活活到一種疲憊的境地,竟也成了種平靜?

所謂「人與人之間」這個界線實在太籠統了。
多數時候並沒有人與人,只有身份與身份,關係與可以沒有關係,

說出這樣的話,讓我對憤怒的中肯性覺得疲憊⋯⋯
而你知道,人疲憊久了,竟然某一刻也就會是一種平靜了。

這樣得到平靜,是我心裡一直珍藏這首歌的原因。

——安溥

《風咧吹》林強 :何謂生存?生存的條件欠什麼?

古早的道德正義不合今嘛的時代
問我是非黑白我已經都分不出來
給我一顆善良的心和一點點的愛
給我一個活下的希望和期待

風在吹 吹的你亂亂飛 不知到底要相信啥人的話
風在吹 吹的你的目睭花 讓你頭昏目暗沙咧憨憨轉
風在吹 吹的你亂亂飛
風在吹 吹的你目睭花

林強被視為顛覆台灣樂壇的代表人物,1990 年以台語歌曲〈向前走〉一曲成名,以搖滾樂編曲,打破台語歌曲長期以來的悲情曲風,被視為是新臺語歌運動中的代表作品之一。安溥選取的這首〈風咧吹〉,林強找來伍佰合作,歌詞唱出對生活與大時局的無奈,讓人反思何謂生存意義。

〈決定〉葉樹茵:我決定要快樂起來,我今天就要做到

只要我自己快樂起來。
我一定很不一樣。
我決定快樂起來。
我今天就要做到。

我決定讓自己快樂起來,不管窗外有沒有太陽。
不管煩人的事有多少,不管愛情有沒有著落。
快樂和自由非常地相像⋯⋯我從來不曾試過這樣。

1990 年,葉樹茵發行首張個人專輯《不太認識葉樹茵》,對生於 1990 年的安溥來說,葉樹茵的創作橫跨她成長歷程,〈決定〉這首歌,講述了人如何面對憂鬱,並且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的決定。歌曲中想為自己勇敢起來的決定,讓安溥思索何謂「愛」,怎樣的愛能夠讓我們在絕地生出勇氣,為了活著、保護那樣的愛,努力下去?(推薦閱讀:【如果你想】度過失眠長夜:五首療癒歌單陪你沉澱自己

〈改變〉趙一豪:給每一個曾將龐克作為日子的人

我的生命這幾天變得非常的奇怪
沒有吃飯的胃口沒有做愛的慾望
我的身體變得好輕好輕好像現在可以飛起來
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腦中是一片空白
這幾天我看到死亡 他們清楚的放在我的眼前
沒有任何疼痛所以不小心劃破了我的手
流流流⋯⋯離開了我的身體
紅紅紅⋯⋯紅紅的模糊
人們總是看著別人的臉色過日子
人們總是對著自己的感覺猶豫不決

安溥談趙一豪,形容他是「在荒野裡的人」,在那封閉年代做龐克音樂,像於荒野行走,有些不合時宜的寂寞。〈改變〉這首歌收錄在 1990 年趙一豪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把我自己掏出來》,因「晦澀、指涉性愛的歌詞」,被列為禁歌,此專輯也是台灣最後一張被查禁的專輯。

歌曲內容提及「我失去吃飯、做愛的慾望」直白地將對生活失去慾望的感受唱了出來,對安溥來說,唱趙一豪的歌,或許是對每個將龐克活成日子的人,能傳遞最大的心意了。

「〈改變〉不是會啟發我的音樂型態,但他的存在就是音樂。做出什麼音樂的人,我會喜歡他們的音樂,但有些人,光是存在著,就還是讓世界被刺痛著的,讓一些事情存在著。」

——安溥

〈差不多先生〉熱狗:被社會洗刷的過程,還有不能丟的自尊

我是差不多先生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代表我很天真 也代表我是個賤人
這差不多的人生 這個問題艱深
差不多先生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代表我很天真 也代表我是個賤人
這差不多的人生 總在見縫插針

2006 年,熱狗憑藉《Wake Up》拿下「最佳國語專輯」獎,一首〈差不多先生〉席捲全台,與此同時,2006 年,當時仍以張懸作稱的安溥,準備發行首張專輯,卻挫折連連,她把作品擱著,跑去女巫店打工,當音控。

那段時間遇見了熱狗的音樂,聽見熱狗唱出捍衛自己尊嚴的字字句句,儘管對生活有不滿,感覺才華不被看見,就讓人生打著空擋,給自己等待與蟄伏的時間。身陷創作低潮的安溥思考,過著被社會洗刷的日子,活成一個「打著空擋」蓄積創作能量的人,或許比做個乾乾淨淨的人,爽快得多。

〈事情本來就是這樣〉黃韻玲:蓄積創作能量,原來歌詞就是詩

有時白雲背後並不一定躲著太陽
有時白雲只是一片白雲
從今天的天空飄向明天的天空

所以分手並不一定不再相見

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事情本來就是這樣

知名歌手、音樂製作人黃韻玲,1991 年收錄於《平凡》專輯裡的早期音樂作品——〈事情本來就是這樣〉,如詩般的歌詞,啟發並顛覆了安溥對創作的認知,她在官方網站談及這首歌是這麼說的,「〈事情本來就是這樣〉是最早啟發我『原來歌詞就是詩』的一首歌。不管是任何語言結構,或試著打破結構,在音律、韻腳或詞彙使用上,充分表現出人的狀態。」透過這首歌的洗禮,影響安溥往後的創作型態,詞曲不再預設框架,打破結構地去傳遞歌曲的意念,只為傳遞生而為人的狀態與信念。

〈Love, Lotus〉:讓想要發聲的,浮出水面表態自己

如果你的笑 輕如蓮花綻放
我無法察覺(但心仍會瓦解)
只要你微笑 我的世界將傾滅
Ha... Ha Ha Ha

你像 流星滑過天空
Lotus 逝去無蹤
與你 呼吸相同的夢
Lotus 靜止於夢中

廢五金樂團主要風格為搖滾與流行,當時主唱叛逆、頹廢的聲線曾驚艷當代台灣青年。「廢五金」團名其來有自,「我們想要全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因為我們有許多東西想要表達。廢棄五金或許只會沈入水底,但想要發聲、傳遞的東西,會浮出水面表達自己。」廢五金樂團的同名專輯《廢五金》發行時安溥僅 16 歲,用歌曲傳遞意念的作法與當時的搖滾風格曾在她的青春裡有很大一塊重量,這次演唱會,她想讓更多人聽見這迷人且具啟發性的樂團與音樂。

〈寶貝〉安溥:給爸媽,給成人版的寶貝

我的寶貝寶貝 給你一點甜甜
讓你今夜很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捏捏你的小臉
讓你喜歡整個明天

哇啦啦啦啦啦我的寶貝
倦的時候有個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寶貝

讓你知道你最美

整場《煉雲》演唱會,安溥僅演唱了一首自己的創作,她想將〈寶貝〉這首歌,獻給一生中全心把自己擁有的愛,毫無保留為孩子付出的爸媽,這首〈寶貝〉要獻給成人版的寶貝,演唱會舉辦的週末恰巧是母親節,除了感謝母親外,安溥也要感謝所有為所愛拚命付出的人。

安溥總說,想辦《煉雲》這樣的一場演唱會很久了,一直是她放在心底,惦記著要完成的事情,整場演唱會 22 首自選曲歌單,不只將貫穿 90 年代的經典音樂重現大眾眼前,也透過歌曲背後傳遞的議題,體現安溥對社會與音樂產業的關心與在乎。

就如安溥所說,這些在她生命裡投下漣漪的音樂,後來都成了領她前進的星子,前方漆黑,但你堅定遠處有光。我想音樂之所以能跨越時空,不斷地流傳,是因音樂想傳遞的價值不滅,與世代聽眾碰撞,撞出每個時代的感動。

而安溥之於台灣 8、90 後的少男少女,也是像星子一般的存在,她把形塑成自己的音樂傳遞出來,我們像透過演唱會,經歷了安溥至今的編年史,她像說,「來,謝謝你陪我走到這兒」,然後,把路給出來,要我們再造自己的時代。


圖片來源|聯成娛樂


圖片來源|聯成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