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與舞蹈家:許芳宜

風雨過後,台北的天氣很好。這天下午我們來到15 樓高的許芳宜&藝術家舞蹈工作坊,襯著午後透過三面落地玻璃和鏡子的陽光,我們有點緊張地和心中的偶像許芳宜老師見了面,她輕鬆的說:「就來和我聊聊天吧!」

喜歡自己、相信自己的舞台很獨特

我們總會忍不住想,蔣公很偉大,小時候就會問『魚為什麼要往上游』的問題,我們如此平凡,怎麼可能不一樣?訪問許老師的那一天,給我們很大的震撼!原來只要相信自己,就能夠不一樣。

像老師這麼厲害的舞者,小時候是不是也眼界不凡?才發現其實她和我們都一樣,曾經小小的、土土的。學民族舞蹈,就以為全世界就只有這種舞蹈,世界只有我們眼中看到的那麼大。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有台北、有芭蕾舞有現代舞、有即興創作有接觸即興。

她說:「有機會知道外面的世界之後,人生就開始了,生命就開始起了變化,生命的地圖也開始被畫起來了。」從一個點,逐漸連成線,然後拓展成平面,甚至變得立體。而她更說:「每個人都有一張自己的生命地圖!我相信每個人被生下來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獨特的舞台。但是要怎麼讓它很獨特?首先,你自己要相信這個舞台很獨特,同時更必須要相信自己很獨特,必須認可自己、喜歡自己。」(同場加映:第一天,尋找讓你生命發亮的事情

舞者與舞蹈家:許芳宜

想做而做,跟隨自己的標準

原來不平凡的人,也出自於平凡。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這麼不一樣?難道老師就沒有懷疑過自己嗎?老師聽到我們問的問題,很認真的思考一下,反問我們:『為什麼會有懷疑這件事情?』又接著笑笑的說「所以這件事還滿有趣的。為什麼會懷疑、懷疑自己有沒有能力跳舞?一定是拿了自己的眼光去和別人比較,或是你拿別人的眼光來評斷自己。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想完成自己想完成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機會懷疑自己。」原來當專注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根本無暇比較、無暇懷疑。

「我一直都有一個自己的標準,而這標準也只有我能追。所以我完全不會想要負荷著別人的眼光前進,這並不會滿足會滿足我自己。」她開心的說:「我很幸運的是,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總是會覺得『怎麼大家都會啊!』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怎麼樣『比別人好』,而更會是『快學!』『好像應該要補課齁!』『自己該趕一點進度囉!』」老師積極的心態令人驚豔。從小我們常會覺得別人的總是比較好、比自己好,但是老師充滿朝氣的說:「我們常常忘了問自己一件事,『那我又有什麼不好?』」是阿,我們又有什麼不好?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自己的獨特,自己的美麗。(自己就是最美麗的寶藏,演員胡婷婷

『自己舒不舒服』: 絕不讓自己對自己失望

許芳宜老師獨特的追求,就是要做到自己當下的最好。即使已經身為一個國際知名舞者,她仍在每天、每一場演出,都要求做到自己的最好,想必這也是她之所以為許芳宜的主因。而什麼是最好,老師又認真的說:「不需要跟別人解釋、交代,只有你的心裡很清楚、坦蕩的明白自己是不是做到最好了。你當然可以找理由騙自己,但是再怎麼樣你就是會知道,只有你最明白是不是說服的了自己。我覺得人要的是一種沒有對不起自己、沒有讓自己失望的一種感覺。『讓自己失望才是人生中最大的失望。』」

一句話道破了她的人生哲學,原來「讓自己舒服、和自己過得去」,就會是屬於自己最完美的上限。

舞者與舞蹈家:許芳宜
對許芳宜來說,生命不停止,身體就不會停止,希望就不會停止。

生身不息的舞要傳承希望

「生身不息」這個即將要推出的舞作,名稱源自於老師很容易被問到何時要退休、息舞時,讓她開始思考這個時間點的意義。因為她認為舞蹈的形式有很多種,30歲有30歲的跳法,80歲有80歲的跳法,而一對老先生老太太牽著手走路,也可以是一種舞蹈。所以當生命還沒停止,我們還活著時,身體就不會停止,而希望也就不會停止,這就是生命和身體的不止息。「生身不息」是許芳宜最大的夢想。而老師更強調這次邀請到的國際舞者們,也是以同樣的態度在跳舞,用力的燃燒生命,只為了做好這件事。

生身不息更有深遠的意涵:傳承和延續。傳承的不是許芳宜本人,也不是舞蹈,老師說要傳承的是希望。她堅定的說:「對我來講,真正要傳承的是希望,希望要繼續,因為希望是夢想,每個人的夢想都應該要繼續,讓下一代知道,每個人都是有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有夢想」而這場演出的確也會把三組來自紐約、倫敦、台北的年輕舞者送上舞台,芳宜將與他們一起共舞,真實的傳承希望和夢想。(同場加映:舞蹈家許芳宜: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

舞者與舞蹈家:許芳宜

芳宜與編舞家阿喀郎·汗(Akram Khan):「其實我們都在選對方,有點像相親,要你情我願。可是我們第一天見面我覺得我們就喜歡了。我們喜歡對方對舞蹈的熱情,對舞蹈的執著和態度,和他一起跳舞的時候,我就能感覺到這是我一直在尋找的舞伴!」

舞者與舞蹈家:許芳宜
交給台灣的觀眾來感受:國際舞者很不一樣的熱情和生命態度

每個人都值得「不怕和世界不一樣」

芳宜老師覺得老天爺派給每個人不一樣的使命,有的人被派遣來組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而她則被派遣來做一些比較「不一樣」的東西。她說:「也許是跳舞也許是分享,很多人叫我『老師』,直說我影響了他們。我想這也許我是這個用處,我相信我有不一樣的使命和任務。但也許只是『只要很認真的去做你喜歡你想做的事,就會創造出很大的影響力』而已,而我其實一直很相信這件事。」

禀持著這樣的信念,老師主持了一個偏遠校區的秘密種子計畫,因為她想讓小朋友們都知道自己可以有夢想、有希望。小時候許芳宜不敢有我夢想,19歲之前曾經非常沒有自信,不相信自己可以有未來有夢想。她充滿關愛的說:「我相信全台灣的小孩,應該不會只有我一個不知道自己可以有夢想吧?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我希望讓他們有機會知道他們是可以有夢想和希望的!透過玩遊戲、身體創意的方式讓他們知道每個人都可以有夢想可以有希望。」

七、八十歲的女人也可以非常漂亮,因為每一個過程都太美好!

不怕和世界不一樣的女人。談起女人的美,老師神采飛揚的說:「年不年輕,對女人從來不是問題!我過40歲生日我超開心的!在這個過程中,每個年紀我經歷到的事情,我自己感覺很滿足很幸福,那個精采度,沒有走過來感受不到。我一點都不擔心或怕老,人生的過程和成長的魅力是很美的!」

許芳宜老師走著燦爛豐富的人生,每個當下、每個時間點回頭,都覺得滿足。「我很愛我的身體、能照顧大家、還能繼續用它。而我更要繼續走、繼續走!我希望把自己累積成一個有智慧的女人,我相信這個累積出的智慧和味道,所以我絕對相信 70 80 歲的人可以是非常漂亮!而人生這每一個過程,真的是太美好了!」

我們看著四十歲的許芳宜,看得見美麗。一種從心而外,一種坦然自在的美麗,一個很愛自己、很愛別人、很愛世界的一個女人。這個世界,因為許芳宜,真的能夠變得更美麗。(親愛的,你比你自己想像得更美麗

 

為夢想勇敢前進的女人們
〉〉夢想家:讓世界變成你的遊樂場 Janet 
〉〉最勇敢的16歲女孩馬拉拉
〉〉不一樣的女子團體 Dream Girls 
〉〉碧昂絲不只唱歌,更為人權發聲
〉〉女人可以不一樣:她白天走台步,晚上寫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