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應當慶幸一輩子不會只愛一個人,人的一生,無論渴望做出什麼決定、結束一段關係,都要忠於自己。

你相信世界上有魔法嗎?

相信有人能跳上你看不見的列車,駛向你抵達不了的月台?相信當你頭上無故聚集一朵烏雲,某個人也能同步感受到閃電的徵兆?相信願望能交換禮物,歌聲能召喚同伴?你相信,每一種令你心動的錯過,都是命中注定?

人生啊,能夠因為迷信而不怕迷路,因為迷途而樂於忘返嗎?或者,有一種令人感到冤枉的長大,是經過長久的尋覓,承認魔法並不存在。

「啊,原來如此。」鐘聲敲響十二下後,南瓜就是南瓜,麻瓜還是麻瓜。

不是每雙被弄丟的玻璃鞋都有人在乎,不被心疼的眼淚,不可能變成珍珠。

當送不了信的貓頭鷹被人類棄養;不懂咒語的黑貓,只能躲在街頭流浪⋯⋯你又是從哪一天起逐漸習慣,每段關係終究要產生破綻?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每顆活過的細胞都會腐爛。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藍色情人節,愛情是世界上最能毀掉一個人的東西

時空無法倒轉,死去的無法復生;人也不會一輩子,只愛一個人。


圖片|來源

意識至此時,你是否曾感到絕望呢?

你會從此成為劇作《凡尼亞舅舅》(Uncle Vanya)裡,那位虔誠領受命運之難的女孩(Sonya)嗎?為了在雙腳踏進墳墓那天獲得真正的安息,盡其一生,抑鬱而辛勤地活著。或者,毅然選擇某條殉道之路,換來內在自我的全然存活。一如電影《時時刻刻》(The Hours)裡,即便擁有完美的丈夫與深愛的孩子,仍然獨自前往異地,吞下無數顆安眠藥的母親(Laura)。

在沒有魔法的世界裡,人們聽從愛欲、孤獨、憤恨與懦弱的蠱惑,直到某一天,突然為了從來不懂的電影淚流滿面,才明白人的一生,無論渴望做出什麼決定,都只能忠於自己。推薦閱讀:一首歌一種愛情記憶:世界不管怎樣荒涼,愛過他就不怕孤單

忠於自己,信任任何一段關係的中止,僅是源自彼此的心沒有答應。那看似遮住太陽的黑洞,並非世界對你的拒絕,也不該是分明可以緊握住某個人,最後卻不得不鬆手的自責。

我們在每個選擇的路口,都做出了背離對方的決定——儘管當時我們渾然不知。

然後,在反覆的希望與失落中,你逐漸完整屬於自己的體系。隱蔽在你懷中的微小星球群,歷經被侵襲、毀滅與秩序重建的過程,生成自己的語言,找到自轉的動力。

你知道你愛過的他人都是自己;知道受傷過的自己,也都是他人。那時,或許你會願意去相信,值得你傾心追逐的,不是魔法本身,而是那些媲美魔法現身的時刻。你可以隨心所欲地飛行或降落,把漫天的石頭變成糖果,慶幸人不會一輩子,只愛一個人——這豈不也是奇蹟一般的祝福?

人的心很大,比所知散亂,又比想像中浩瀚,同時裝進兩個宇宙,或者更多,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那並不表示,你不再期待著某種有違自然的純情:

「沒有真理的愛不是愛,沒有愛的真理不是真理。
沒有貞潔,就沒有 human sexuality。
沒有放棄個人自由的勇氣,就無法獲得真正的自由。」

當你能理解愛的深廣性——那樣的時刻,時間會暫停——若我們恰巧相遇,是偶然與偶然的交集,像一顆獨立的雨滴,和另一顆雨滴之間形成的連續。

沒有人能保證,下一秒我們是否又會匆匆走散在人海裡。但下次當你遇見那樣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也許你會將之視為某個人正想念你的暗號。世界像一座緩慢的摩天輪掠過天際,坐在裡頭的你毫無警覺,但不再害怕,被一艘沒有名字的飛船,帶往任何一個可能的目的地。

在沒有魔法的世界裡,現在我愛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