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我們照常到賭場〝上班〞。因為 Dan 說,真的要成為高手,就要把打撲克牌當做工作一樣,每天練習,心情也不能因為每天的輸贏受影響,更不能贏錢就大吃大喝。所以我也漸漸習慣了〝準時到賭場上班〞的生活。今天早上的氣氛卻顯得特別不一樣!

 

同桌一位馬來西亞女士一直用緊張的神情看我,不一會兒就用閩南語跟我說:「你聽得懂福建話嗎?」

 

福建話與台灣人所習慣講的閩南與非常相似,雖然腔調有些不同,但還是可以溝通。

 

「你們這樣突然一下打很大,太誇張了啦!這樣我跟你同桌都很怕!」她接著說。

 

我轉頭看看 Dan,Dan 聽不懂閩南語,做了一個不明白的表情。

 

我依然跟隨著 Dan 的指示下注,但同時我也發現了賭桌四周怪異的氣氛。Dealer 後方站了兩位賭場經理,遠遠的盯著我們這桌的牌。同桌的老美朝我後方看了一眼,把眼前的籌碼收一收就站起來走了。

 

「你們看,老美都知道要閃了!你們後面還站著另一位賭場經理。你們可不要跟著起身,這樣賭場以為你們是一伙的,你就害慘那位美國人了。」馬來西亞女士操著福建話說。

 

撐了15分鐘之後,馬來西亞的女士也離席,剩下我跟 Dan 在這一桌,而圍繞著我們的三位賭場經理並沒有離開。很顯然的,經理們的目標真的是我們,直到半個小時之後才紛紛離去。

 

我跟 Dan 起身去賭場餐廳吃飯,席間討論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覺得賭場是在盯我們嗎?」我問。

 

「嗯?誰知道!」Dan 說。

 

「那下午我們還繼續打嗎?」我又問。

 

「打呀!」Dan 說。我真不懂 Dan 是一點都不擔心嗎?雖然我只是打基本策略,這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但是賭場可以不需任何理由就把任一位賭客列黑名單,所以我多少還是因為這不尋常的氣氛而感到緊張。

 

當我們吃完飯坐回賭桌,周圍沒有賭場經理的注目禮,氣氛變得正常多了。

 

「Excuse me.」從我的左耳傳來。我轉頭看到一位賭場經理微微彎身,就站在我和 Dan 的中間。

 

「Can you speak English?」賭場經理說。

 

我腦中頓時跳出好多想法:我們被盯上了嗎?我要被列黑名單了嗎?我要逃走嗎?我要說我聽得懂英文還是裝不懂?…好多想法在腦中閃過,我看 Dan 也跟我一樣愣在當下!

 

「Can you speak English?」賭場經理再問了一次。

 

「Yes.」Dan 先回過神,回答了賭場經理。

 

「我們賭場希望能夠幫兩位升級為高級VIP會員,所以需要兩位的會員卡。」賭場經理說。

 

呼!我在心中大喘一口氣!原來只是升級VIP。

 

待賭場經理一走遠,Dan 馬上說:「我剛剛真的被嚇到了!」

 

「我也是!」我們兩人都驚魂未定。「大概賭場看我們輸太多了!把我們升級高級VIP希望我們輸更多吧!」

 

「高級VIP可以幹嘛?」Dan 問?

 

「吃的餐不知道有沒有不一樣!」我說。

 

我們兩個輸掉一半財產的窮鬼,現在賭場的免費餐飲已經成為我們唯一的期待了,於是一條牌打完,我們兩個就興奮的跑去點餐機前刷卡。

 

「一萬份呀!」Dan 興奮的叫起來!

 

「先點一份 HaggenDaze 吧!」我馬上動手點餐。「我發現,這一萬份是不會減少的一萬份耶!」點完了冰淇淋,〝可點餐數量〞卻還是沒有減少,我眼睛都亮了起來。

 

高級VIP會員卡有六年的期限,這表示,六年內我來到首爾,絕對可以不愁吃了!

 

〉〉更多美女作家唐宏安的【帶著撲克牌去旅行】專欄遊記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