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川普與希拉蕊之戰,從國家政策延伸到家的門戶,看看他們是不是為好男人、好母親。希拉蕊以性別平權為領帥,號召起了屬於自己的時代。這一條路,有人讚許有人搖頭,一起看看,我們對一位「女總統」還有多少要求?(推薦閱讀:

美國總統大選來到,川普與希拉蕊・柯林頓之戰,像是一則難看的笑話。誹謗、攻擊、輿論頻傳,人們說兩人在比爛,投給希拉蕊・柯林頓那一票是因為太厭惡川普,並不是真心支持她成為美國總統,你怎麼看?

我們都不是美國公民,但美國一舉一動牽繫著世界的政經體系,外行人看熱鬧,不評論到底選誰好。想說說,在這場選戰裡,希拉蕊・柯林頓參政的「性別意義」。

她的名字:那位先生外遇的女人

川普老說:「希拉蕊・柯林頓的未來政見是什麼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太多過去。」

「有過去」的女人成為一種非戰之罪,她的人生經驗複雜,與在政壇上的專業有何關係?

希拉蕊・柯林頓身上有這些名字:美國前第一夫人、美國前國務卿、那個丈夫曾外遇的女人。以及今年可能增添的新名字——美國第一位女總統。

那麼,民眾到底喜不喜歡她?

反川普的聲浪不小,但今年五月時,其實希拉蕊・柯林頓與川普一樣不受歡迎。五月地三次全國性民意調查中,她的反對率和川普處於同一區間:57%。其中 60%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贊同柯林頓的價值觀。64% 的人認為她不夠誠實或不可靠。

討厭她的理由很多:比如說大眾認為 90 年代的她很死板,現在的她卻太有彈性。對媒體與選民來說,她的性別立場卻一直讓人迷惘。媒體認為希拉蕊・柯林頓沒有堅定立場,見風轉舵。特別是在前總統比爾・柯林頓發生外遇時希拉蕊・柯林頓的表現,讓大宗女性選民深表不認同。

很多人認為,她並不應該為了丈夫而強顏歡笑站台,於是丈夫犯的錯都落在女人身上了,選民稱她是個假面妻子、酸她真是為偷腥夫辯護的女性主義典範。大家對她的「公開女性政治人物」立場感到失望:她不該選擇與丈夫的性醜聞站在一起,她不該背棄美國的女性權益運動。

希拉蕊・柯林頓的女性主義

希拉蕊・柯林頓到底是不是女性主義者?以及她的女性身份,與她的政治立場有什麼關係呢?

以現在希拉蕊・柯林頓的立場來說,她經常在公開場合倡議「女權及人權」,她站在厭女的川普面前,極盡所能地表現自己的陰性氣質與柔軟手腕。但你還記得,2008 年希拉蕊・柯林頓與歐巴馬總統大選對戰時,她刻意模糊自己的性別,只願意讓人們看到她的堅毅與勇氣,不曾在檯面上談論自己的母親與女性身份,對抗歐巴馬,她拿出了比男人還男人的手段。而刻意模糊性別的希拉蕊・柯林頓,終究輸給了歐巴馬的種族主張。(推薦閱讀:

就連 2008 年總統大選選前,有人以「你砸開了美國父權主義的裂縫,是美國婦女運的的歷史性高潮」誇讚希拉蕊・柯林頓,她都回覆:「這與性別無關。」

然而儘管她推卻自己的性別身份,但參與選舉的性別意義並非在於希拉蕊・柯林頓,而是對支持她的女性選民。這樣的狀況,與台灣選出第一位女總統無異,我們希望做什麼職業都無關性別,要先看見「性別侷限女性能力」的現況。

希拉蕊・柯林頓在 2008 年的敗選感言說過:「就我個人而言,每當有人問我作為一個女人競選總統意味著什麼?我從來不會說,我之所以參選,是因為自認我能成為一位傑出的總統。我的回答始終是:以女人的身份競選,我很驕傲。但是,我只是一個女人,同成千上萬的女人一樣,我意識到這個社會對女人存在著種種障礙和偏見,而且經常是無意識的。我想要的美國,是一個能尊重和包容我們每一個人的美國。」

當時希拉蕊・柯林頓承諾,我們會在下一次,打破這層玻璃天花板。

這句話不假,她「重拾」女性身份,2016 年,希拉蕊・柯林頓以一個母親、妻子、一個女人的樣貌,回到參選政壇。

2016,好總統與好女人

雖然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希拉蕊・柯林頓像變色龍般轉換立場,但我們知道這個決定她在 2008 敗選時就做好了。

她帶著自己母親的身份站在美國公民面前,今年七月希拉蕊・柯林頓正式接受總統候選人提名並發表演講,當晚她的女兒以「我身為希拉蕊・柯林頓的女兒感到非常驕傲」宣言感動了不少人。從前希拉蕊・柯林頓不敢透露的溫婉形象,在 2016 的選舉台上展露無遺,她是位好妻子、好母親、好外婆。

最後,希拉蕊・柯林頓淚水盈眶的抱住女兒說:「天花板不復存在,只有天空才是極限」。她一舉打破的 2008 大選時人們最詬病的「沒有母愛」。

是的,這是多數美國人熱愛的希拉蕊・柯林頓,不要再做女性主義的叛逃者、不要幫偷腥丈夫辯護,希拉蕊・柯林頓的存在,就是該為不能發聲的女性說話。希拉蕊・柯林頓用「溫柔」軟化了職場女強人的 Lean In 形象。(同場加映:

她的為難在於,要滿足美國女性主義者對女性未來期待,又要滿足美國南方婦女的保守觀念。「人們根本就沒有下定決心,到底需要什麼感覺的女性領導,這就是人們真正糾結的東西。」紐約民主黨參議員說得很好,第一任女總統之路難行,是因為我們的世界正在接受變化。

我想值得想像的是,我們總有一天,可以不再以女人的內建母愛,評估她的實力與專業。站在職場上,她就是一個人,而非女人。

過去,我們不曾思考我們要一個怎麼樣的「男」總統,期待未來有一天,我們也不需要思考國家需要一個怎樣的「女」總統。

但願,希拉蕊・柯林頓對性別議題宏觀的期許,不只是選前支票、更能從各項方針擬定:「我真的相信,如果一位父親、一位母親能夠像看著自己的兒子一樣看著自己的女兒說,『你在這個國家能夠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包括當上美國總統』,那將帶來非常巨大的改變。」

無論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希拉蕊・柯林頓歷經挫敗,每次重新站上台,都能重塑自己被放大的女性身份。她享受掌聲、她無懼失敗,她表現優秀的那麼理直氣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