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天向賭場報到之後,我坐在桌上已經不緊張,還很有心情東看西看,跟 Dan 聊天。而最有趣的觀察對象就是坐在我們眼前的 dealer(發牌員)。

 

「你看這個女的鼻子有沒有整?」我看著手牌8點,敲了兩下桌面要牌,一邊問Dan。

 

「嗯…這鼻型也太完美了吧!肯定有整!」Dan 說這句的當下,我要到了一張A補到19點,馬上揮揮手不要了。

 

「嗯!我也覺得。」我說話的當下,Dan 用力的拍了一下桌面大喊:「Monkey!」原本的花牌又被他叫到一張花牌,湊成20點

 

接著在我們兩人很認真看著 dealer 鼻子的當下,莊家竟然補到了21點,我們兩人眼前的籌碼就這樣被收走了。

 

「這樣也能輸?!」Dan 悶哼了一聲。

 

「唉呦!整過的鼻子果然不一樣!運這麼旺!」我說。

 

這家賭場打美女牌,幾乎每個 dealer 都漂亮,當然還是有些許的高下之分。平均每40分鐘換一次 dealer,所以我們一打5.6小時,可以看好幾輪。

 

每換一個dealer我就要再問一次:「你看這個女的鼻子有沒有整?」

 

「這鼻型也太不自然了!肯定有整!」Dan 說。

 

「奇怪了!鼻型太漂亮你也說有整,鼻型不夠漂亮你也說有整,被你這樣一說,豈不全韓國的人都有整了!」

Joseph 說:「我們常講一句話,老dealer比較漂亮,因為賺到錢可以整型了!」

 

除了看dealer的臉以外,”手”也大有看頭。畢竟 dealer 是靠手吃飯,所以每個人的指甲都修得美美的,樸素的就上單色的指甲油,花俏一點的就亮片或法式指甲,韓國現在流行什麼顏色指甲油或是哪個受歡迎的新色上市,都可以在牌桌上一窺端倪。

 

 

而 dealer 的發牌手勢更是相當引人入勝。初學者發牌手勢僵硬,不時還會掉牌。老鳥的手勢利落不說,還相當優美,看著他們打手勢,簡直有音樂從中流瀉而出。

 

而打牌坐久了,我們總是時不時要跟 dealer 閒話兩句。有一位老美,很多次與我同桌,總是在每一條牌開始前洗牌的當下對著 dealer 說:「Make us win! Please!」

 

每換一個 dealer 他就講一次,而每個 dealer 反應也大大不同。

 

冷漠的就當聽不懂(或真的聽不懂?)而沒有反應。有的就勉強擠個笑容,心中大概默默回應著「贏不贏豈是我一個發牌員能夠決定的?」

 

幾個比較可愛的就會笑著說:「I’ll try my best!」聽到這種答案讓人多開心呀!就像是我們去買彩券總希望聽到老闆說一聲:「祝您中獎!」有位最討我喜歡的男 dealer 總是在我拿到 Black Jack 的時候比我還開心的大喊:「Nice!」每當他發牌我就覺得我牌運特別好,大概是心理作用吧!

 

今天遇到一位可愛的男dealer,在老美說:「Make us win! Please!」他就苦惱著臉說:「I’ll try, I’ll try!」然後每手牌都發得顫顫驚驚。未料他居然每把牌都把莊家發到滿點,牌桌上每位玩家就算拿到19點、20點的大牌,最終還是輸給莊家!老美打趣著鬧他:「You take our money!」話還沒落下,莊家又是21點!

 

「s…s…sorry!!」這位dealer居然壓力大到馬上向桌上的玩家道歉!

 

全桌都大笑了起來!

 

 

〉〉更多來自美女作家唐宏安的【帶著撲克牌去旅行】專欄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