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金鐘 51 屆落幕,李天柱的得獎感言把同志議題搬上檯面。他說「我對同性戀沒有恨意,我憐憫他們,但他們造成全人類的滅絕。」不,我要說的不是歧視,我要說的是身為「優勢族群」的人們,什麼時候才能看見自己為何這麼理直氣壯地相愛?而為何在相愛之餘,要抹煞其他人的相愛軌跡?(推薦閱讀:

昨晚金鐘 51 屆落幕,李天柱高舉手上「迷你劇最佳男主角」獎盃,在台上以祝禱詞代替謝詞,高呼未來希望後輩多多拿獎;後台受訪他更抬頭挺胸,「我公開的這麼講吧,我不會支持同性戀,因為這會造成人類的滅絕,我對同性戀的人沒有恨意,我也愛他們,憐憫他們,但我必須要說這是錯的,我不會為了一點點的錢去背書、出賣自己的信仰,這對我們後代子孫是一個非常大的詛咒。」

李天柱開口說愛,要同志背起社會亂象的罪名,說同志角色是人性扭曲,說同志相愛是世界滅絕的開始。以「愛」之名,他說得眉飛色舞,散播的到底是愛還是恨?我看不明白。

女人迷粉絲團放上了討論,有人推文說,「你叫人尊重同志,但你怎麼就不尊重李天柱的『不支持』?」就事論事,李天柱大哥的演戲專業獲得肯認,但是他的一句不支持與毀滅論,認真地打壓到了另一群人的人生。

我一直都知道,這世界之所以經常叫我們失望,是因為有一種最艱難的歧視,叫看不見自己的優勢,理直氣壯地說世界就該只有一種秩序、一種相愛、一種異性霸權,不願看見世界的遼闊,不願看見活著的人的真實處境。

這個月底,同志大遊行的題目是「假友善」,我覺得多麽應景。同志需要的從來也不是誰口中廉價的愛與憐憫,而是身而為人的尊重,相愛是不需要誰來寬恕的。

可是,同志在街上牽手尚且還得偷偷摸摸、職場求職老闆一句頭髮這麼短你還是個女的嗎、以為等個二十年,社會總算更多元了,人人都能說上一句我愛同志朋友,興高采烈看個金鐘,竟遇人指著鼻頭說,都是你們同志害得我們全人類滅絕。

我想起我的同志朋友 B。一次分手,他怯懦地問我,「是不是沒有人會真心祝福我們幸福?」他說覺得好累了,戀人以哥倆相稱,瞞著家人,但看著爸媽盯著電視上毆打同志與愛滋污名的新聞,出櫃吞吞吐吐怎麼也說不出口。

我想起我的同志朋友 M,她一路帥氣,可最怕沒法跟女友走到未來。她說自己有自信一直愛她,但始終無法給她一個想要的家,法律不允。聽見陳綺貞說,「與其舉辦自己婚禮,我更樂見同性合法結婚」時她哭得好慘。

聽他們告訴我的故事,我聽見更多的是,自己從沒懷疑過的事。當異性戀已對結婚的教條提出反動,同志族群從未有過結婚權利,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依然是太遙遠的誓言。

愛並不公平,有人享受優勢的祝福,把其餘相愛都看成邪魔歪道;有人坑坑疤疤埋頭走著弱勢的路,一路始終辛苦。我多想請身為「優勢族群」的人們,能不能試圖看看自己的「幸運」為何這麼理所當然?能不能帶著與生俱來的「幸運」,去爭取更多人的權益?

直至那一天,相愛成為所有人的日常權益與許諾,我想,我們才能問心無愧的,來討論愛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