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職場筆記分享星,為你專訪郭書瑤。十七歲就一肩挑起家中經濟重擔的瑤瑤,一路上被輿論抨擊過,也曾經對未來感到迷惘。聽瑤瑤談接演《志氣》前後的執著,談《通靈少女》的看淡慾望,談新書《愛,無限大》的感念,她不是女神,只是一個在現實前面向前的普通女孩。(延伸閱讀:【郭書瑤職場筆記】上天不會給你過不去的難關

「第五十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得獎的是:郭書瑤、《志氣》。」

對於瑤瑤的印象,我最深刻的是在三年前頒獎當晚,瑤瑤一路哭著上台,「怎麼辦,我沒準備感言。」畫面上的瑤瑤顯得失措,她沒想過自己第一次擔綱女主角就拿下大獎。

從電玩廣告出道,曾經沒有自信的瑤瑤被評審委員認同,這對她自己而言,「郭書瑤」三個字不是宅男女神的同義詞,而是在命運的搖擺中,奮力去掙出路的孩子。走過這一程,曾形容自己是「沒有才藝、沒有背景、沒有學經歷」的瑤瑤等不及在時間裡成長,就只能讓現實去直接磨出現世。

除了在《志氣》頂著素顏上陣,飾演景美高中拔河隊員,瑤瑤可以是電影《南方小羊牧場》裡補習班視錢如命的業務,也可以是偶像劇《徵婚啟事》中的孕婦,還可以是《滾石愛情故事——愛我別走》中的檳榔西施,她不為自己設下限制,在突破種種困難的同時,也一肩扛起自己的人生。

一直努力生活的瑤瑤,這次帶著新書《愛,無限大》而來,寫給每一個在迷失中前進的年輕人,她這麼形容著初衷,「我可以,所以你們一定也可以。」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那句「我可以」,卻有著讓人心疼的開頭,來自於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正要肆意綻放青春的十七歲,本只該是強說愁的年紀,但卻因父親心肌梗塞驟逝,身為家中老大的瑤瑤,被迫在一夕間去面對現實,家計的重擔壓在她一人身上,使得她為了打工四處奔波。

因為母親是全職家庭主婦,還要照顧中風的奶奶,瑤瑤選擇了像陀螺般不斷旋轉,白天出外打工賺錢,晚上再念夜校。長女的堅毅在瑤瑤的話語中一覽無遺:「弟弟跟妹妹年紀都還小,一個在念小學,一個在念國中,媽媽是緬甸華僑,結婚後從來沒有工作過,我很擔心她會吃虧。」

高中時期的瑤瑤,學校生活成了點綴,瑤瑤在專訪時,形容自己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好好過學生生活」。她打過十幾種工,曾在茶飲店每天站足十小時,來來回回穿梭在高溫的環境中,還不時要搬著沈重的茶桶。而這樣用時間換取來的薪水要養活一家人卻不容易,瑤瑤回憶:「錢真的是我最大的壓力來源,以前最怕開學前,一次要繳三人的學費,有時候連想都不敢想。」

一個月賺一萬六千元,卻要負責起全家的生活,讓瑤瑤不時地在擔憂開銷。所以在 19 歲那年,為了賺取相當於她三個月薪資的酬勞,她接下了爭議的廣告拍攝,沒有想到當初的無心,卻造成了後續的輿論風暴,有人認為她空有身材,卻沒有內涵;也有人認為她的廣告是敗壞風俗,做了不良示範,每一句帶酸的話語都成了瑤瑤心上的傷。(延伸閱讀:當性感作為「手段」,女人得勢還是失勢?

瑤瑤自承她當時並無進入演藝圈的雄心壯志,只是個想要好好過日子的普通女孩,不懂為何為何批評聲浪從不放過她,讓在意別人眼光的她感到無處可逃:「我一個人在飛機上,吃著哈根達茲的冰淇淋,眼淚就這麼不停流下來。」

接受未知的挑戰

回憶起當時的起伏,瑤瑤笑稱蔡康永是她生命中的貴人:「他告訴我藝人之所以走得長久,是因為有自己的本事。」

這句話讓瑤瑤重新思考自己想要做個什麼樣的藝人,她本來是個不擅於表達自己意見的女孩,拍廣告的時候,即使對於置裝有所疑惑,也不敢說不要。

後來進了演藝圈,瑤瑤也常任由製作單位來定義自己,不管是過於性感的服裝,還是嗲聲嗲氣的講話方式,她一律照做不誤,就像是個洋娃娃一般,但瑤瑤發現這不是自己喜歡的模樣:「我討厭那樣,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不懂得保護自己。」

這段路對瑤瑤來說並不容易,回想起一面倒的輿論壓力與縮得過小的自己,她微笑的臉上有著感慨:「我本來高職時是念電機科,對於演藝圈的一切我什麼都不會,我生長在一個平凡的家庭,從小到大也沒什麼特殊的才藝。」

沒有任何後路的瑤瑤,只能勇敢向前:「我能做的,就是拼命練習。不管唱片公司提供鋼琴、吉他還是跳舞課程,我都不想被人看輕,所以努力去做到一切。」要她上閩南語節目的通告,語言不通的她就拼命演練;不會唱的歌曲就一直反覆聽,直到聽到睡著;自認口條不好,就把主持腳本當台詞一樣地背誦。(推薦閱讀:職場筆記: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當初許多的媒體都把焦點放在瑤瑤的身材上,所以瑤瑤感激一切的機會,電影《志氣》在瑤瑤接演以前,曾換過三個女主角,只有瑤瑤能夠忍受練習的辛苦,甚至還要素顏登場。所有拔河的橋段,瑤瑤都堅持不用替身,當口令一出,她就傾盡全身的氣力拉拔繩子,身體上佈滿血痕也不在意,甚至不抗拒在鏡頭顯得猙獰。

此時的瑤瑤,只希望自己如她期許自己的改變,「傻人有傻福,我把每一次的挑戰都當作禮物,想著即使辛苦,但過去了以後就是自己的成長,希望大家可以認識不一樣的、跳脫刻板印象的瑤瑤。」

自信是從小處開始

「我最初的動力是想要讓大家知道,郭書瑤不是只有身材而已。」採訪過程,嬌小的瑤瑤笑了,其中帶有隱約的自信,但這樣的信心並非憑空而來,而來自於長期的累積。

從歌手跨行到演員,剛開始瑤瑤對自己的演技並沒有信心,總覺得可能是導演對她的要求比較低,所以她不用表現得完美,就能夠輕易過關。即使拿了金馬獎,瑤瑤仍有很長一段時間,對自己充滿質疑,不時地否定自己。

我好奇地問瑤瑤,自信心該怎麼培養?瑤瑤側著頭,仔細思考後說:「不要去過度擔心未知的未來。當直接去面對自己的脆弱以後,你會發現本來許多看似不想要的東西,其實當中都有可以學習的地方,當每件小事都認真完成以後,自信心也漸漸產生了。」

瑤瑤每年都為自己寫下要克服的恐懼清單,怕火的她,接演了要碰觸香火的靈媒一角;怕高的她,嘗試了高空彈跳;怕水的她,考取了潛水執照。不會游泳的瑤瑤,在潛入水底的那一刻,明白有許多未曾相遇的美麗,是要在直視自己的恐懼後,才能拾起的風景。(同場加映:寫下你的恐懼清單!承認恐懼讓你更加成長

瑤瑤認為很多事情如果不試會對不起自己,因此也不再奢望在公眾面前隱藏自我,「應該要珍惜現在的機會,而不是去想能不能辦到,你只是沒看見自己的可能性。」對曾是那個徬徨女孩的瑤瑤而言,夢想並非來自天生,夢想來自於一段過程,努力嘗試,認真做事。

閱讀也成為瑤瑤探索自我的寶藏,在跟曾寶儀成為閨蜜以後,瑤瑤愛上了閱讀,她特別推薦《遇見未知的自己》這本書,書中主角若菱心中不時自問:「為什麼我無法擁有想要的生活?為什麼我不快樂?我該如何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這些問題也曾困擾瑤瑤許久,她發現最終還是要願意去承認自己的陰暗面,接納所有的自卑和匱乏。

有了自信以後,瑤瑤對於外界的關注也開始能從容應對,過去總習慣在家裡報喜不報憂的她,更能反過頭來調侃自己:「有一次我媽跟我說有一篇我微走光的報導,我過去可能很介意,但當下只笑了笑說就當娛樂大家就好。」

以前對標籤非常敏感的瑤瑤,漸漸明白即使你做了一百分的努力,也無法取悅每一個人,當挫折經歷得夠多,更能包容自己的樣子,接受很多不夠完美之處。

人生到底在求什麼?

對瑤瑤而言,演戲是她跳脫舒適圈的最佳方式。在接演《志氣》時,瑤瑤發現自己的不服輸,最初只跟著景美女中拔河隊練一天,她的身體就各處破皮嚴重,連洗熱水澡都沒辦法,一度讓瑤瑤很想放棄,後來咬牙苦撐,沒想到就這樣把自己的極限撐到了最後。

而在新戲中《通靈少女》中,瑤瑤戴起了短假髪,扮演具通靈體質的女高中生,她不讓自己被單一的戲路所局限,在劇中除了學習道教儀式的「祭改」以外,連起乩、耍劍、畫符等樣樣都要。本來連打火機都不敢用的她,還在開鏡現場示範祭改,以七張金紙點火祝禱。

但《通靈少女》帶給瑤瑤的改變,不只是堅韌,還有柔軟。在寺廟拍攝的過程中,瑤瑤看見很多人放不下自己的執著,平常我們習慣擁有很多東西,如果捨不得放下會很痛苦,內心就無法得到平靜。「我看著大家都跪在那裡,求著很像的東西,像是感情、財富或恩怨。」瑤瑤看了心裡有許多感觸,只要心甘情願就不會落入慾望的囹圄中,對瑤瑤而言,該求的事情是當下,而不是還無法擁有的未來。

燦爛的想望確實讓人心醉,但瑤瑤認為活在這個世界上,平實才是最難,也最值得追求的價值。所以並不要汲汲於擁有,而是透過這趟旅程,去認識自己的問題。有人說,每一個苦頭約需五個甜頭才能平衡過來,而在瑤瑤身上,卻教會了眾人一課:「人的執念,在於不斷追尋曾嘗過的那個甜頭,因此只活在過去,而沒辦法看見現在。」這讓她選擇珍惜此時此刻,再對每一次不會重複的好壞心懷感激。

「我記得出道四年後,我第一次能夠放四天連假,就自己跑去最喜歡的東京迪士尼,看到花車遊行的瞬間,我忽然失控大哭,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這麼辛苦。」瑤瑤一次又一次問著自己求什麼?不要再執著於自己的慾念,轉個念頭並沒有想像中的難。

瑤瑤說:「最珍貴的禮物是當下。」只有自己知道,你為了成為現在的自己,付出過多少代價,試著對人生的失去寬容,也要學習適度體諒自己,並把更多的愛散播給世界。(推薦閱讀:【宋尚緯為你讀詩】我會放下你,像放下自己

就像蔡康永說的:「瑤瑤做到了,由認識自己而珍惜自己,由珍惜自己而珍惜眼前。」

瑤瑤就好像一個磁鐵,自然而然的吸引了善意。她為了要和身邊的貴人說聲謝謝,也為了要把獲得的美好牽起給更多迷惘的年輕人,所以她出版了新書《愛,無限大》,裡頭寫的是瑤瑤不被扭曲的真實,她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堅強與軟弱都赤裸地剖開。

幸運並不是憑空而降的捷徑,瑤瑤認為當真心地去感謝時,好運最後會回到自己身上。當年很多人會問郭書瑤究竟憑什麼?她或許在第一眼看來不是最耀眼的那顆星,但一路走來,不管現實打來的浪有多洶湧,她都是秉持著同樣的信念:「上天不會給你過不去的難關,你的人生只要願意付出、學習感恩,老天爺就會給你想要的東西。」

人生真的好難,愛與被愛更是困難。面向大眾,瑤瑤從持續的付出中,找到自我的價值,從粉絲或陌生人的正面回應中,找到撥開長路的可能。她讓我們看見落空的期待,在現實中的進退失據,最終,都能夠在沈澱裡被好好包覆。(延伸閱讀:認份不認命,演出最真實的自我〈志氣〉郭書瑤(瑤瑤)、莊凱勛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