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子,一個人的中秋節,來看午夜場電影,又有了什麼不一樣的醒悟。最近正夯的電影《屍速列車》搬弄各種人性,孤獨的個體與另一個一樣孤獨的個體快速結合成對,才是對抗這個歪斜世界的真理。如同這個社會,運用標籤將我們快速分門別類。我們無由分辨,只能團結起來對抗。但對抗的是眾人的無理,還是人生的無奈?(推薦閱讀:

   

  一個人的生存哲學,不只是擁抱孤獨耍耍帥,而是能快速恰當地,在必要時與世上所有同樣孤獨無助的個體結盟,幫彼此完成艱難的旅程。

在香港吃完烤肉,一個人晃到戲院看《屍速列車》。一個女生中秋節半夜來看恐怖電影好酷哦,見慣世面的戲院女售票員不像在誇讚,倒是像安慰我的形單影隻。(推薦閱讀:

蚊子和利亞都有家人要陪,電影開場前我將該發的節日祝福表情包擴散,然後把自己和手機調成靜音模式,打開背包裡那罐暗渡陳倉的日本冰啤酒,在黑暗中啜飲綿綿。

一個人去看午夜場恐怖片或鬼片,確實是萬分愚蠢的事,但中秋佳節我不想沉淪在文藝片的慢節拍中,為感傷的心臟百上加斤,人在外地嘛總想尋點刺激,免得稍一不慎把持不住,做出更傻更天真的事,譬如約白人先生出來喝酒到天明。

觀眾不多,但我前後左右都被情侶包裹。強大的冷氣把戲院變成廣寒宮,失溫的喪屍氣息撲面而來,我穿起無印良品的中性軍綠色風衣,在愛的戰壕中自己擁抱自己。冷眼旁觀離了婚的男主角,死命抱着女兒,彷彿沒有明天一樣狂奔、逃生,打倒那沒完沒了的群眾喪屍,我像嫦娥悲傷地看吳剛砍那砍不完的桂樹。

《屍速列車》最大的社會意義,不是貪婪與自私如何毁了這個世界,而是利他和犧牲如何拯救了眾生;在洶湧的大災難面前,英雄主義、自求多福、單打獨鬥的行徑都走不遠,團結和守望相助到底是唯一的生路。如果說當代荷里活電影強化了獨自出行的浪漫和優雅,《屍速列車》狠狠地打破了這個美好的想像 — 災難面前,人們反射性地渴望群體的智慧和力量。(同場加映:

第二天早上我滿腦子懊悔,真不該在獨自旅行前夕看如此應景的驚慄片,但我還是如期一個人經羅湖到深圳,坐高鐵和火車去了湘西。糟糕,聽說那邊正是「趕屍」習俗的大本營……我下意識地盯着每個進車廂的乘客的形態神情,落寞的、懦弱的、衣衫襤褸的、有財有勢的、好勇鬥狠的、機智靈敏的……列車上的所有陌生人都被我瞬間分門別類。

一個人的生存哲學,不只是擁抱孤獨耍耍帥,而是能快速恰當地,在必要時與世上所有同樣孤獨無助的個體結盟,幫彼此完成艱難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