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期待的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未來3D」版 (120 FPS 3D 4K)在君品酒店舉辦記者會,女人迷為你全程做文字紀錄直擊,聽聽李安聊他顛覆時代的勇氣。新片最高規格為每秒120格、4K畫質、3D立體影像,全票800元,將在京站威秀播映。(同場加映:

「我想創造一個前所未有的逼真效果,讓人體驗什麼是真正的臨場感,每秒 120 格的流暢程度,就像真實世界一樣。」——李安

當觀眾已經習慣於每秒 24 格的畫面,李安大膽於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提出未來 3D 概念,選用每秒120格的超高速攝影,體現真實感,並將 3D 技術首度用於劇情長片,顛覆過往大家對「特效大片才適用 3D」的既定印象。

李安的新片,無疑將帶來一場電影變革。每秒 120 格的超高速攝影,放大演員所有細微動作,對演員而言,考驗其表演功力,開啟新的表演方法。對觀眾而言,更是前所未有的感受,我們能夠重新想像,真實與虛擬之間的界線,會不會根本並不存在?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記者會現場更新

三百多個人的記者會現場,鬧哄哄的,兩點到了,所有人都在等待李安。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記者會開始,主持人開場,揭示一秒一百二十格的影像效果,影像傳輸的效能,將達到電影史上從未看過的規格。台北會是首映城市,也是全球五個城市中(洛杉磯、紐約、北京、上海、台北),以最新技術呈現的城市之一。

以下為李安發言節錄,

這次回來台灣,看到很多熱情的媒體,覺得很感動。我們說未來 3D,但其實不是未來了,已經是現在式了。

我在拍少年 pi 的時候,感覺有個未來在那邊,但我不知道怎麼做。在我心裡面,我們的數位電影允許我們做三維的世界,電影是寫實照相術的藝術,去做抽象的東西,去說故事,他的影像本身已經比較真實了。

我現在做的東西,就是數位的突破,更接近我們用兩眼望出的世界。我其實不是為了做動作片,做大場面,我很純粹地,是想把臉看清楚。

通常我們拍臉,因為有閃動,24 格,平面,和我用真的眼睛看人,跟看很好的演員表演不太一樣,我一直覺得很可惜,我的電影捕捉不了真實。所以我希望未來電影是,跟眼睛看出去的很像,又同時不遺失他的戲劇性。

我現在已經六十幾歲了,我不想等待未來我現在就想看到。拍片我也是新手,我還在學習,先做出來給大家感覺看看。

這部電影不是新,而是貼近真實

我覺得自己有個最大長處是我不懂電腦,不懂技術,我是「不知民間疾苦」的導演,我一直要求,一直有所理想。我常常要求以後,別人就跟我說「沒人這樣要求過」,我才知道喔原來是這樣。

所以對我來說,反而不是新,我是用最老最久的方式在做。普通 3D 訊息,40 倍的訊息,很簡單的鏡頭我用了很久,還拍不出來,心裡也害怕。

我是覺得很幸運,藝術其實也是一種實驗,你一成不變的做,那就等於辦公了是不是。我喜歡冒險做一些新的嘗試,我喜歡冒險的過程有新的東西生出來了。

你慢慢感覺看電影不是置身事外去看別人的事情,而是你走進去了,那就是你的一部分人生。最大的突破,是你看電影的基本心態改變了,你用一種新的方式與故事結合,互動關係改變了。這對我來說是新的啟發與新的挑戰。

電影是重新體驗與重新創作的過程

藝術不是你有什麼東西,而是你沒有什麼東西。差距是你的藝術。

24 格有 24 格的藝術,120 格有 120 格的。我很有意識地要跟過去的表演方式有所不同,我會遇到挑戰,光不夠立體,動作不夠大......等。現在我們的影像有了立體感,我們也需要有所調整,而這個調整,都是藝術創作的本身。

每個版本我都重新創作了一版,過去幾個月,我就是在做這件事。這是對電影重新體驗,重新創作的過程。其他是看 24 格跟 3D 這是我親手下去做的。即使我用 24 格放,也比一般的電影更清楚,我把很多東西混進去了。比以前有更多進步。

Q&A 提問:不可能的事,我才有興趣

Q:這是全新的規格,克莉絲汀史都華專訪時也提在片場常常跟不上你拍攝的速度,請問導演要如何請演員改變新的表演方法?

A. 在拍片前,我有跟他們先警告了。這部片不能化妝,必須素顏,我們有保養師,氣色看得進去。我知道演員一定會不太有安全感,他們一定都有一個安全網,但是如果你表演看起來就是像表演,那就不真實了。演員也有些習慣動作,必須要打破。

我也在觀察摸索中,我邀請演員跟我一起。他們也都把自己豁出去了,演員也是,工作人員也是,你要提醒自己,am i good enough for the job。其實不是學習了,因為我們沒有老師。

你做成慣性的東西,你不對了你都不曉得。其實很多事情,是不一定要這樣做,你並不知道。

我們敢這樣做,也是覺得驕傲了。不光是害怕,害怕的背後是興奮地,覺得有點新鮮感。我是關起門,自己研究,沒有匯同其他大導演商量,我光是自己研究,就已經非常頭大了。

別人說我瘋狂,看到成品我確實相信,有這樣一個媒體在那邊,等著我們去探索它,去開發它。我也期待我的同業未來跟我一起。

Q:導演曾經說,拍《喜宴》時沮喪時幾乎要搥牆了,到《綠巨人浩克》時,你說被扒了一層皮,這次你會如何形容自己的狀態與心力交瘁?

A. 很多人問我你想沒想過放棄?我說有,每天至少想三次。拍完《臥虎藏龍》我覺得我都要去退休了。

一方面我折磨自己到不行了,你要突破業界還有大家的觀影習慣,這是很難很痛苦的事情。我不管是從電影的語言,文化的背景,到技術觀影習慣突破,好像《臥虎藏龍》以後,只是困難的事我還沒興趣,不可能的事我才有興趣。

一方面我覺得很累,一方面我覺得有挑戰我才有勁。不拼命的時候,好像做電影也沒什麼意思,不做電影我覺得更沒有意思了。我們這種人,大概這輩子就來幹這件事,我就是做到做不動,

這東西才剛開始,我覺得我等不到了,所以我跳下去做了,覺得自己有個責任感。我自己是很折磨的,卻又想到一個比較大的世界在那,我們人類看電影,心理活動是如何呢,我想我能做這個東西,我就覺得我有責任把它實驗出來,讓我來吃這個苦頭。

我當然會抱怨,但我的滿足感跟刺激感也是很多。我不去問為什麼了,因為有意思我就可以前進了。

你說這片子為什麼要這樣拍?對我來說,我們能不能用更清晰的方式去做夢?在下個夢出現之前,我想先回歸到真實。就像在《少年 Pi 的奇幻旅程》裡頭一樣,他有第二個故事,但我也要不停地去創造第一個故事。(同場加映:

Q:導演是否方便用簡單的語言,讓大家想像未來 3D 可能是什麼樣的觀影感受?

A:未來 3D 不是我取的其實,對我來講就是數位電影。這個 3D 有深有淺,我們座標有 X 軸 Y 軸,我現在是加了 Z 軸進去,你兩個眼睛不停掃描,在腦子裡產生一個印象,跟電影活動是相像的。

若要形容,高格數就像你看慢動作,看得好清楚,但是動作並沒有慢下來。過去電影 24 格,一直會有格數限制,我們很難做突破,太快就看不清楚了。但是靜態裡頭,也有很多活動。

他不是未來這麼玄,是我們跟電影的關係其實還停留在膠片,但科技早已經到另一個媒體了,只是我們人腦還停留在過去。

這樣的電影,感覺很寫實,身歷其境,這個觀眾要自己決定:我看電影喜歡置身事外,還是置身其中?

電影是個 show-me business,我講得太多,都沒有現場看來得震撼。我們的眼睛是 8 K,16 K,我的電影是 4K,但我覺得突破了,電影就是另一回事情。我希望大家可以去比對不同版本,這次我出了三個版本,電影本身的差異與再創作,都是很有意思的。

Q:導演是先有了技術,才遇到故事,還是先有個故事,才遇到技術?

我先想做這件事情,接著遇到這個故事。這部片,技術在先,但是我在資金上受到很大的挑戰,延了一年多還在找。

一個新的東西出來,你總也要給觀眾一個理由。我覺得這個技術的突破,是很像軍人打仗的狀態,對周遭環境一切都敏銳,當他們回來被放在中場表演裡,他們的情緒是受不了的。我把戰場跟個半場秀放在一起,有個衝突感出現。先有技術,然後出現了故事。

當我們眼睛看得清楚,我們就可以很主觀的,讓每個觀眾都假裝自己是比利林恩,打造很強烈的認同感。

Q:第一次與兒子李淳一起拍片,感覺是什麼?

我拍下來,覺得父子可以一起工作那是愉快的事。其實我對演員是非常折磨的,對於自己的孩子,難免有點保護心態。保護孩子的心態跟訓練演員的習性,是挺不相容的,但這次我覺得算是挺好。

我將來還希望繼續拍,太多東西我不懂了,我想繼續鑽研下去。我不知道大家看完 120 格,還願不願意回頭看 24 格,但如果可以,推薦大家每個版本都看過一次,比對其中的差異。

Q:導演建議我們看這部片,預備什麼樣的心理狀態?

我覺得什麼樣的狀態都可以看,我希望大家看電影,都是覺得忘我的。忘我,是我的工作,不是觀眾的工作。像我,我喜歡臉部的特寫,去觀察臉部的細緻表情,讓我覺得有種親密感,細膩感。

我有個迷糊卻也堅定的信念,我就是要看到這部片。

你不要把別人口中的可以與不可以當作一個定律,你想做你就要去做了。你不去挑戰它,你不讓人看見未來的希望是什麼,電影的演進就慢了。實驗就是這樣嘛,有時候你也去做點笨事,笨的人用笨方法一直試,有時候就靈光一閃了。

技術還是比較簡單的,你拿這個技術要怎麼做藝術,這更難的一回事,更難是改變這個世界的既定習慣。

我想的是,一個媒體出來,你有個應對方式,你要用這樣新的媒體,來呈現藝術。媒體本身沒有高下,不同的媒體要有不同的反應。

Q:導演你挑戰過各種類型,每每有大家意想不到的挑戰,這次對你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A:通常一般講得比較迷迷糊糊的電影類型,像是歌舞片或是愛情片,我想用新的媒體型式、新的視覺效果去做個突破。這部片之後,我希望去嘗試比較虛幻的東西。包括似有似無的愛情,比較奇幻的電影類型,用新的媒體技術來做做看。

結束問答時間,李安離開前慢慢地站起身,朝媒體席揮了揮手,我感覺到近未來的重量在他身上,他的步伐不疾不徐,但從頭至尾,都沒有放棄過前進的信念。感謝李安,用一部電影,讓未來與現在更加靠近。

走入《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故事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改編自廣受好評的暢銷小說、班方登(Ben Fountain)所著的《半場無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以媲美美式足球超級盃的感恩節美足賽事為背景,描寫年輕士兵比利從槍林彈雨戰場上回到美國,只為了在歌舞昇平的比賽半場時段接受英雄表揚,殘酷血腥「戰場」與虛偽和平「半場」形成諷刺對比。

參與演出除了新生代演員喬艾文,還有知名演員包括馮迪索、克莉絲汀史都華、蓋瑞特荷德倫、克里斯塔克、史提夫馬丁、李淳。

不再失真的電影畫面!四問四答解碼未來 3D 概念

Q:關於未來 3D,我們到底會看到怎麼樣的畫面?

A:第一是這版本畫面解析度可以達到 4096 X 2160,除了解析度是一般銀幕的4倍,通常一般數位 2D 或 3D 電影的整體影片檔案大小約 100-200GB 的容量,但本片為超高幀率影像,加上飽和精純的色澤,容量達到 40TB!所以這次播放設備都是全世界最新科技的大合作,光是媒體伺服器就能處理每秒  32GB 無壓縮訊號。此外,此規格顏色表現因為透過雷射光源,可完美呈現絕對真實的顏色。

Q:那跟我過去看的 3D 不同嗎?

A:過去的 3D 影片觀眾看到的亮度約為2.5-4.5fL(英呎朗伯),這版本的亮度高達 28fL,等於是以往你看到 3D 電影的 9 倍之多,可見李安繼《少年Pi的奇幻漂流》後再度打造全新 3D 體驗。

Q:那整體硬體設備不就花大錢?

A:是的,因為除了要改裝影廳,另外要組合強大的雷射光源系統,全球畫格處理最快的投影機、全球最頂尖的媒體伺服器等,調校設備等成本,目前光為了放這部片就要花出 3000 萬的投資成本。

Q:所以全世界有幾個影廳播映此版本?

A:全球只有 5 家戲院,分別是美國洛杉磯、紐約、中國北京、上海以及台灣台北京站威秀影城。所以影迷朝聖絕對要來一趟,這是你此生必看的版本!新片最高規格為每秒120格、4K畫質、3D立體影像,全票800元,將在京站威秀播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