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談【國際志工的人生課】,第一課,你真正該在意的不是說英文,而是如何做個好溝通!許多初心者擔心自己英文太爛不能成為國際志工,可是親愛的,你需要的從來不是流利語言能力,而是一顆渴望與人連結的心。(推薦閱讀:

「我的英文不好,可以當國際志工嗎?」每次加入前,志工最猶豫的,就是這個問題。

想要跨出第一步,比起經濟、安全等因素,台灣志工面對「國際」兩個字,總是被對英文的恐懼掐著,不敢勇敢加入。

我第一次當國際志工時也非常擔心這個問題,明明從幼稚園開始已學了十多年,竟還是無法對自己有自信。


圖片來源

記得在蒙古當志工時,第一天晚上工作結束,大家聚在一起,分享當天的心情。因為有蒙古領隊在場,每個人都必須講英文,我的內心非常緊張,一直想著:「那個單字怎麼說?這樣文法正不正確?大家會不會笑我的口音?」然後聽著前面團員流利的分享,自己的壓力又更大了。

沒想到輪到我時,腦中突然一陣空白,原本準備好的講稿全部棄我而去,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情急之下只能逼自己擠出幾個字:“I am very happy. They are cute.”就這樣草草地結束了英文分享。

當天晚上非常地懊悔,恨自己好像沒學過英文一樣。但明明領隊或是其他團員講的英文,我都聽得懂,也一定說得出口,為什麼我辦不到呢?而也有其他團員的單字和文法都是錯的,但他們還是可以表情跟肢體併用,說錯了就自己哈哈大笑,有自信地表達出他的想法。

我想是有些東西卡在我心裡,那是我對正確英文的追求,以及害怕被笑的心理。

考試制度下,我們害怕著英文

記得小時候,根本不知道為什麼學英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到,學校只在乎累積單字量,還有文法正確,彷彿學英文,只是為了完成考試。我們鮮少有練習口說的機會,有幾次在班上講英文時,同學們也在等待著彼此出糗,抓對方錯誤,或是笑對方的「台式英文」。到最後,我們只會填完一張張正確答案的考卷,卻害怕真正把英文作為溝通的工具。(同場加映:你憑什麼評論別人的語言能力與口音?

但當我到柬埔寨服務時,卻很驚訝才學了幾個月英文的孩子們,非常勇於開口,每當遇到外國志工,就說出他們僅會的那一句:“What’s your name?”當我們回答自己的名字後,他們開心地又再重複一次,大概可以重複二十次,彷彿很享受我們之間突然「接通了」,終於能溝通了的那一種滿足。(國際志工教我的生命哲學:每段關係,都讓我們找到更好的自己

語言真正的意義:溝通、交流

「你們的英文注重讀跟寫,是用來考試,但是我們常要跟外國人相處,都是聽跟講英文。」一次與柬埔寨領隊聊天,才發現我們對待英文的態度,這麼不同。

在長期的教育與考試制度下,我們都忘了,語言真正的意義,是在於溝通。而溝通,不限於語言本身,表情、肢體、繪畫、音樂,都是一種溝通的方式,你能與對方做交流,你有心要傳達,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曾遇過英文非常流利的志工,但也因為太過流利,艱深的字彙跟複雜的文法,使得台下的孩子一片霧煞煞,完全聽不懂,無法順利達到溝通的目的。(延伸閱讀:【共事與共識】英文好,不等於有溝通能力

所以,英文好不好,真的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你願意溝通,而且試著找到溝通的方法。

盡自己的努力跨越溝通障礙:寫講稿、學當地話、比手畫腳

在服務的現場,總是很感動地看到,志工們為了更好的教學,努力查單字,寫逐字稿,再把它們背下來,用自己的方式,克服語言的障礙。

 有時上台,他們忘了其中的一兩個字,緊張地卡住了,我會輕輕提醒他們:「講錯沒關係,台下觀眾也不會知道,用你知道的其他單字,或是其他意思表達吧!」

後來他們知道,跟孩子拉近距離的方式,用當地的語言也是一個方法,他們慢慢學了一兩句,用在課堂上。比如柬埔寨文的「懂了沒?」是“Yol-Te?”在課堂上,我們聽見志工時不時大聲問小朋友“Yol-Te?”孩子們則一個個大喊:“Yol~”形成一幅有趣的跨語言景象。

還有一次,柬埔寨 Home Stay 的阿嬤想問我,那天晚上會不會回去睡覺,可是阿嬤完全不會英文,我也不會睡覺的柬文,阿嬤就比了個睡覺的姿勢,再看著我點點頭跟搖搖頭,當下完全不需要言語,我們馬上懂了彼此的意思。這樣跨越障礙的溝通經驗,真是非常過癮!

其實有許多志工,在完成服務回國後,開始認真學英文,因為他們發現,原來這真的是一個溝通的工具,幫助他們與外國朋友聊天,更加靠近這個世界。我相信,他們已經不再害怕英文,而是慢慢地,學習掌控這個工具了。(看看達賴啦嘛怎麼學英文:拋開「不懂」的羞恥心,練習厚臉皮學習

我們心中總卡著許多大大小小,對特定事務的害怕與迷思,綑綁著我們無法自由。也許當我們試著看見它從何而來,也嘗試跨越後,能夠開始感受到那無懼的自由。

 

 

 


圖片來源

一起跟著Amazing,跨出嘗試的第一步

【同場加映】女人迷公益力 2017菲律賓婦女培力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