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裡,你最像那個角色?透過戲劇,把自己的故事說演出來,同時也啟發別人的思考,傳遞人類的共同經驗,讓彼此都不覺得孤獨。(推薦閱讀:

在某一堂課程:「30 度的童話劇場:自己的故事人生」中(參與者多半是大學生和一般上班族),我問學員:「在愛情裡面,你覺得自己像那一個童話、電影、小說或是戲劇角色?」

學員給出如下精彩的回答。

「像小飛俠裡的小精靈,被信任時翅膀就變亮,不被信任時就變得黯淡。」瘦瘦高高的清秀男生說。

「像愛麗絲走迷宮,不斷的猜下一個關卡是什麼?他會不會生氣?要怎麼做才對?努力的在找出口。」 眼睛很亮,短髮俐落的女生如此比喻。

「像神燈精靈,要實現對方的願望。」一位有些粗曠卻害羞的男生說著。

還有睡美人、獅子王、美人魚、玩具總動員、冰雪奇緣、哪吒三太子、獅子王等等。

「太精采啦!」我說,「現在站起來,我們一起來尋找這個角色的招牌動作。」

我帶領大家用身體來打開情感和創造力。

哪吒三太子帶著大家走電音舞步;神燈精靈表現從神燈裡飄出來;美人魚走不動;獅子王轉動頭顱大吼、小精靈同學帶我們輕盈地飛翔和轉圈...。

我順勢給出新的指令:「改變高度」、「改變方向」、「改變速度」,把大家身體和空間的敏感度打開,拓寬身體的表現力,讓參與者在樂趣中釋放創造力,獲得自信和安全感。

「接著,我們一邊做動作,一邊去『感覺』這個角色會說的一句話。」我要求大家:「直接用身體找,不要用頭腦想。」

大家很快給出了答案。

神燈精靈:「今天你想要怎樣?」「酒矸倘賣沒?」「不要再擦了。」
美人魚:「我要去看王子。」「練一下尾鰭。」好想走路啊。」
小精靈:「快讓我變亮吧。」「今天的信任指數下降了。」
愛麗絲:「今天你的心情好不好?」「我走這條路會讓你高興嗎?」「迷宮的出口究竟在哪裡?」
睡美人:「天啊我落枕了!」「王子趕快來吻我吧。」「嘴好臭,入口應該放個漱口水和黑人牙膏!」

「非常棒!」我說。「現在,這一句話,曾經出現在你們什麼樣的愛情場景中呢?請跟我們分享。」

有的人低頭沉思,有的人眼睛一亮,故事正被召喚。

透過這樣充滿樂趣和創造力的課程設計,我們得以跟人類集體的智慧和潛意識,各種神話、文學、戲劇、電影藝術等連結起來,找到新的觀點角度來重新看待自己的生命經驗。進一步引發反思,獲得新的洞見,得到啟發和領悟。

紐約大學創設戲劇治療學程主任,羅勃.藍迪(Robert Landy)說,潛意識(unconcious)的概念,是美學經驗的核心。無論對於專業藝術家或是藝術治療歷程中的案主來說,這種藝術創造,都是一種情緒狀態的表達與詮釋。

透過動作、聲音或視覺影像的表現,具體展現了潛意識的表徵。透過美學的形式,我們可以檢視藝術家和案主的內在生活。就治療方面,案主的創造性活動,可以成為離開壓抑的黑暗世界,朝向整合的光明生活的方法之一。

有個學員當我們問她:「你覺得自己像那個童話或戲劇電影裡的角色?」她說自己像「神隱少女」中,失去名字的女主角。父母貪吃變成豬,她失去了父母的保護,忘記名字,被困在湯婆婆的「油屋」澡堂裡。只有當她找回自己的名字,才能逃出那裏,拯救自己和父母。(推薦閱讀:千與千尋:你最終要尋回的,是最初的自己

她表示,成長過程中,名字對她來講,一直是個屈辱和找不到身分確認的表徵。因為她名字的發音,在家裡和在學校的叫法是不一樣的,求學過程中她經常被老師叫去辦公室。(父母把她名字中的第二個字發二聲,但是學校老師認為應該是四聲),老師會指著字典跟她說這字念四聲。

她回到家跟父母反應,但父母不理睬,還是念二聲。後來她查字典,發現這個字的意思是侮辱的意思,她非常困惑也傷心,為什麼父母親要幫她取這樣的名字呢?

大學時,她決定擺脫父母的陰影,決定自己名字的正確發音。自我介紹時她開始念四聲,用這個行動來走出父母的威權,建立自信和存在感。

從這個故事開始,她說出了更多的故事,包括一個受傷、失去自信的女兒,如何渴望被父母重視和關愛。

團體陪她一次次探討她和父母之間的問題,演練她對父母親表達的溝通方法和可能性。

在一次實際跟父親的溝通中,她對父親說:「最近我接觸了一些課程,讓我有勇氣去面對心中受傷已久的小女孩。等一下也許會有情緒,也許會落淚,但我是真的需要你陪我去看那些傷疤,讓我感受到父愛。所以,不管待會如何我們都不要放棄,也不要試著心平氣和,也許聊完後需要時間消化或更多次的見面,才能讓彼此真正放下。我都會很開心有你陪著,我相信和你沒有距離的那天會來到,不管多久。」

她的父親在聽的過程當中,視線看著窗外天空,不時拿下眼鏡搓搓臉。

他回答女兒對名字的疑問,告訴她,其實是從算命給的幾個字當中挑選的。父親很爽快的說: 「我們 一直以為是念二聲,如果妳不喜歡,可以去改名字。」他們繼續溝通了更多更多的事情,關係也逐漸地改變。

奧地利精神科醫生雅各布‧莫雷諾相信,釋放個人潛藏的自發性和創造力,是治療的最終目標和方向。藝術讓我們有一個很安全的形式,能夠透過適合自己的媒介,把內在狂野和被壓抑的,卻對心理健康很有助的內容,挖掘整理出來,甚至表現成充滿美感的形式,展現創造力。

戲劇治療師 Sue  jennings 強調,戲中戲在劇場及戲劇治療的重要性:戲劇治療的重要性在於戲中有戲;換句話說,「戲劇治療團體中的戲劇,也是人們生活裏的戲劇…。戲劇治療是發掘良心,展現真理。」

Evreinov 寫道,劇場是健康生活所必需的一種人類衝動。Sue jennings 提到,戲劇拓展我們經驗的限制,激發我們的藝術感與美感。我們都有改變生命、愛與觀點的潛能,這能給予我們機會與適當的支持。

透過戲劇,我們可以發展這些可能性。當我們把自己的故事說演出來,啟發別人的思考,傳遞人類的共同經驗,讓人們感到彼此並不孤獨,而且我們可以互相支持,這時候,我們也給了世界最棒的禮物。(同場加映:讓心事成為故事!水面劇場創辦人張嘉容:快樂是可以練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