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看待監獄裡的收容人?在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眼中,他們是一群雖有缺憾卻潛力無窮的孩子。七年的時間,劉若瑀帶著彰化監獄裡的收容人練習打鼓的技藝,也打磨他們的性子、鍛鍊他們的毅力,更為他們的人生找到新的方向。原來,這不只是一趟鼓藝傳承計劃,在最深的江湖裡,劉若瑀帶領收容人找到定心處世的修行之道。(推薦閱讀:

 

你需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平心定氣,不受外在誘惑干擾?

慾望從不曾消失在你我的生命之中,適量的慾望能驅使自己向外探索。但當人性變得貪婪,誘惑也變得愈來愈有吸引力。對一般人而言,抵抗誘惑已是個考驗人性弱點的困難任務,那你是否想過,對監獄中的收容人而言,排除慾望就像是在對他們的「規律人生」下戰帖呢?

「蘭姐好!」宏亮而有禮的問候聲在彰監內不絕於耳,自 2009 年以來,優人神鼓進駐彰化監獄投入鼓藝傳承計劃,讓收容人們在鼓聲中找到安定。而大家口中的蘭姐,正是優人的大家長(他們的確會叫她一聲媽咪)—— 藝術總監劉若瑀。

手銬與腳鍊碰撞的聲音此起彼落,此刻它們銬著的是一個個等待上台的靈魂。畫上臉譜,脫下囚衣,走向舞台的路看似只有幾步之遙,卻是考驗著人性的金剛心路。一群來自彰化監獄的收容人,正踏上他們的勇者之路。

IMG_9908
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人稱蘭姐。( 攝 / 魏孝謙 )

當平心靜氣的藝術家,遇上精力過盛的靈魂

見面當天,蘭姐剛從優人在木柵的山上劇場排演回來。她穿著一身白,衣服看上去是極舒適的純棉材質,伴著老師走路的步伐,白色罩衫在身後飄起一股氣勢。提起當初投入鼓藝計畫的緣由,蘭姐露出招牌的和藹笑容, 「我就是一個大傻瓜,那種沒搞清楚之後會遇到什麼困難就一股腦去做的傻瓜。」從她柔和的眼神中,彷彿看見了那股充滿善意的傻勁。

本著立意良善的初衷,蘭姐持續做著這件她認為意義非凡的事情,這一做,就是七年的光陰。

回想起當初踏入彰監指導,蘭姐在多名收容人身上看見了十足的藝術天份,從擊鼓的節拍到動作的次序,都表現得讓人眼睛一亮。 「他們就是天生有這樣的特質,精力非常旺盛,這可能也是當初之所以犯錯的原因。」這群收容人們大多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換算他們犯下大錯的時間也的確是在國高中階段。傳統的學習制度之下,他們的精力沒有地方可以發揮,變成家長口中「坐不住的孩子」。(推薦給你:

一旦降低關注,學齡的孩童容易受到誘惑而誤入歧途,影響一生。優人的到來為迷惘的他們提供了機會,在混沌的未來中,拾起鼓棒,試圖擊出清楚的人生方向。蘭姐也在培訓的過程中,看到更多異於常人的特性。

蘭姐提到有次在金瓜石劇場,她帶著一群更生人來到戶外培訓,面對眼前垂直的五層樓高岩壁,有位更生人一句話不說的徒手赤腳開始往岩壁上爬, 「下面的人全都嚇個半死,原本在嬉鬧的後來也不敢出聲,他就這麼往上爬,最後爬到頂端。這種不怕死的毅力真是讓我看傻了眼。」

此外,他們的警覺度也非常高,早上起床絕不多賴一分鐘的床,時間到了立刻站起身子開始一天的訓練。過往的人生經歷所養成的特質,也許是定心上的一大弱點,但遇上優人後,蘭姐看見他們的能力,同時以打坐訓練來平穩浮動的心靈,讓他們的特質能有盡情發揮之處。

5
優人神鼓投入彰化監獄鼓藝計畫長達七年時間,訓練收容人們體態與鼓藝上的表現。( 圖片來源 : 優人神鼓 )

從傷痛中超脫的最好解藥便是面對自己

問起收容人們在培訓中的轉變,蘭姐有她的獨到見解, 「他們並不是在培訓的過程中得到了新的東西,而是透過這趟旅程看見自己的問題。」很多時候,我們總是背負著傷口一直往前行,或許是累積下來的不安經驗而養成試圖抵抗的性格。隨著時間的流逝,眼睛變得只看向前方,而逃避看向自己的內心。

「每一次的受傷都會生成新的能量場,一旦逃避看向內心,靈魂就會承載越來越多受傷的能量場,久而久之,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變成痛苦之身。而從痛苦之身解脫的第一步,就是意識到自己正是一個痛苦之身。」蘭姐盤腿挺起身子說道,姿態就像是菩薩清淨的坐在蓮花之上。(同場加映:

佛法的詮釋在此刻看來再貼切不過。對他們而言,身處監獄之中反而簡單,但這樣的簡單也代表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正面的嚮往。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收容人們就像機器一般的被長官們語音控制著。出獄之後,才是與自己的對抗戰,離開所有的束縛,這時他們要面對的便是自己的心。 「正視曾經的傷口,才能從中痊癒。」

 

「最大的收穫,就是脾氣變好了!」

雖然在培訓的過程中,團員們曾違反規定,讓蘭姐頭痛的不知如何是好,卻也在這樣特殊的相處之中,改善了原本易怒的性格。 「我以前都不知道我兒子這麼怕他媽媽!」蘭姐笑著和我們與兒子相處方式的改變。

「我罵人很兇的,以前吵架我一定會大聲指責他,現在當他先吼一句出來,我就靜靜地看著他,不說話。」調皮的蘭姐眼睛張得大大的,一樣面帶著微笑,示範著現在和兒子的相處之道。剛開始是刻意壓制自己的情緒,但在和收容人相處過後,現在的她遇到紛爭時心情就像是無波的海面一樣平靜。

「如果說我在這趟旅程中獲得了什麼,那大概就是脾氣變好了吧!」不再和兒子正面衝撞後,兒子也調整了應對的方式,如今,遇到事情還會主動的向媽媽詢問意見。(你會喜歡:

3
戶外公演時,收容人們須戴著面具上台表演。拿起鼓棒,身子有如在鼓面上奔騰一般,悠遊自在。( 圖片來源 : 優人神鼓 )

定心一直都是人世間困難的課題,慾望也不停地改變面貌來考驗我們的人生。有時若隱若現,還能以薄弱的意志力抵抗,有時又如誘鼠器一般,帶領我們走入深淵。古希臘哲學中的斯多噶學派以禁慾論的主張流傳於世,而這禁慾的主軸就在於「心」。

若是能夠保持內心的純淨,不受外在影響,世間之人便能得到快樂幸福的生活。對收容人而言,他們正面臨天人交戰的考驗,縱使叛逆的因子在體內不停躁動,仍嘗試追隨蘭姐的腳步,感受腳踏實地的生活。

這趟勇者之路走了七年之久,自稱傻瓜的蘭姐仍帶領著優人神鼓繼續前行。今年劉若瑀將帶領金石優人,以及彰監鼓藝隊的收容人們為主要表演者,巡迴台灣各地演出。透過長期的培訓,蘭姐期許優人能提供收容人們一個機會,在一無所有的走出社會之前,讓優人作為他們尋找人生方向的引線,以踏上不一樣的人生。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翻越監獄高牆|收容人打擊樂團演出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