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女高的同學們,即將在九月參與新紀錄劇場《停格》的演出。這個暑假,她們學習成為一個演員,展上舞台,為觀眾展演。這一次,她們集中注意力,專注練習眼神,這才發現眼神不僅藉由眼睛傳遞,還需要把心打開。(


高中女生即將初踏舞台的心情盡在不言中(攝:河床劇團)

夏末之際,中山女高的同學整裝待發,為的是今年她們首次參與新紀錄劇場《停格》的演出作好準備。現在讓我們率先追蹤女高中生們作為劇場新人之劇場生活點滴與感受……(同場加映:

文|Sharon

這個禮拜我們做了眼神的練習,目的是利用雙眼「看到」內心所想。一個好的眼神,能夠令觀眾看見表演者利用雙眼刻畫出來的世界:大至一幢斑駁的淡灰色建築物、撕破蔚藍天空的一架純白客機悠悠地拖著一道狹長的白霧;小至樹頂突破枝椏囚錮的翠綠嫩芽、俯身而視的螞蟻隊伍一隻一隻排列在虛無的直線上。

如欲用眼神在什麼都沒有的空間中表達出這些實際事物的存在,就得好好運用自己靈動的雙眼,相信自己看得見心中所描繪的人、事和物──這個世界的確存在,我就是那至高無上的創世神。

這對於我而言不太容易,或許是因為個性的緣故,我不常幻想那些沒有實際用處的東西。而這個訓練逼迫我不但要想,還要能「看見」。我常常抓不到自己幻想之物的定位,明明覺得自己的視線凝滯於右前方的某一處,卻在他人眼裡是飄忽不定地浮動著。在練習中,自雙眼傳來的酸澀感,好幾次將我的專注擊潰,好不容易抓到的那麼一點注意力也總是因為本能眨眼的衝動而再次消逝。短短幾分鐘的練習,就讓我感到異常的疲憊。不只是生理上,心裡也充斥著自己辦不到的哀嘆。(你會喜歡:

導演告訴我,這是因為我沒有把自己的心打開,過去的一切逼迫我在殘酷的現實中關上心門,杜絕與外在的一切情感交流。而現在我應該做的是反其道而行,將平時所隱藏在心底深處的情感表露無遺,覺得開心時便真心接受喜悅這個情緒,難過時便真的感受到痛苦跟疲累,這樣才能讓他人感動。因為最真實、毫不隱藏的情緒是最能打動人心的,自己的眼神也會因為情緒的真摯表現而承載著感情。

數著月曆上流逝的數字,登台的日子迫在眼前,若是能夠讓購票入場的觀眾們感到值回票價,也就不枉將近一年來的不斷學習、犯錯和反覆排演的種種辛苦過程。(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