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蘇慧倫,我們會想起一首又一首經典情歌,一字一句唱入我們心底。現在的她,坦然地告訴女人迷,那些關注愛情的時光已經過去,她要誠實地做能夠反映人生階段的音樂。帶著「火車快飛」巡迴演唱會回到我們眼前的她,談親子、談正面思考,也談歌唱本身。於是,我們看見更豐富、更吸引人的蘇慧倫。(推薦閱讀:

 

記憶中的蘇慧倫,是唱著「愛你越久我越被動」的情傷女子;是在 MV 中撥亂頭髮倔強地說「啊哈去吧,沒什麼了不起」的寂寞鴨子。她把齊眉瀏海學生頭硬是剪出古靈精怪的俏皮,高唱「別說我傻,我只是裝傻,但是我不怕」。

隨著不停突破的曲風,慧倫逐漸蛻變成長。眼前的她,蓄著中長髮、一襲牛仔連身褲,恬靜安然地分享著她的新生活、新歌、新的演唱計畫。

人生中的每一步,她都踏實地「快樂向前走」。

火車快飛!向小孩學習冒險的勇氣

「人生就是一段旅途,我們就像坐在火車上的人。旅途中我們會碰到不同的風景和上車、下車的人,就像這麼多年的演唱生涯。我希望能藉由這次的演場會,和大家一起重溫過去的回憶,也帶來新的歌曲。」

九月底開始,慧倫即將在台北、台中和台東舉辦三場「火車快飛」小巡迴演場會。問起「火車快飛」的起心動念,慧倫臉上露出慧黠的笑。演場會的靈感來自霍格華茲乘著通往無限可能的特快車,藉著一首又一首的歌曲,慧倫試圖帶領著聽眾一起通向新的冒險之旅。(推薦給你:

「《哈利波特》電影裡的學生們正要乘著火車通往未知,未知是無限可能的,而他們選擇用一種好奇、冒險的精神來看待之後要面對的人生。」慧倫這樣解讀著火車的意象。

即使有一點緊張、有可能遇到危險,小孩子卻能夠用一種「哇!好好玩」的勇敢天真來面對,這是「火車快飛」演場會試圖帶給聽眾的新思維。入行多年,唱過了這麼多不同情懷的情歌,慧倫說她不再那麼為「市場」焦慮,反而能夠在歌唱注入更多新的元素、新的可能。藉由新舊歌曲在演唱會的穿插,慧倫試圖向聽眾呈現一個更富有變化的自己。

久違的巡迴演場會令人驚喜地選定台東鐵花村作為其中一站。鐵花村有點像小型的華山特區,如同市集一般,就在樹下演唱,旁邊也有其他的攤位,情調相當悠然自在。

「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生命,你不知道誰會聽到這首歌,但觸動到的人、就是需要這首歌的人。」

慧倫解釋著她現在對於演唱事業的看法。台東並不是一個演唱會的常見選擇,但誰知道會不會一個需要聽到慧倫演唱的人,正在台東等待呢?「說不定有些人不知道我要去台東演唱,只是假日去鐵花村走走的時候,發現有人在這裡唱歌。那也會是一場美麗的相遇。」慧倫為她的火車冒險下了一個夢幻的註腳。(推薦閱讀:

誠實地面對每一個人生階段的感動

見到慧倫之前,我反覆聆聽她的新單曲〈我們快樂地向前走〉。我喜歡旋律中彷彿帶著孩子一同玩笑的童趣,也喜歡慧倫彷彿與孩子對話的吟唱。如果從〈被動〉開始重新聽過一次慧倫的歌,會發現每一首歌的語調都不一樣,從情傷的低沈、倔強的有力,到童稚的輕快,似乎也見證了歌者生命歷程的轉變。

「〈我們快樂地向前走〉這首歌,就是要記錄我做媽媽的生活,因為當了母親之後,生命中都是孩子。那些愛情的悲歡離合,我以前都已經唱過了,人生階段已經走過,現在再唱,就失去了味道。」對話的過程中,我感覺到慧倫非常樂意分享作為母親的新生活,不以市場反應作為一首歌的唯一價值,而是誠實地做自己的音樂,反映每一個人生階段的感動。

我問慧倫,作為母親帶給她什麼樣的體悟?

「我以前是很追求完美的,做任何事都要做到逼死自己,因為要做就要全力以赴。結婚之後,我對於母親有個既定印象,希望竭盡全力去完成它。然而,我慢慢發現有些事情真的做不到、真的沒興趣。為了一個想像,催著自己拼命完成,反而讓我一直活在挫折裡。」(延伸閱讀:

成為母親之後,慧倫發現自己的完美主義反而是壓力的來源。「比如做菜啊,我當媽媽以後發現,我真的沒有那麼愛做菜!」慧倫坦率地說,在場的人忍不住都跟著笑了。

「於是我告訴自己要找尋生活中的平衡,不要把自己逼太緊,因為每個人擅長的事不一樣。」慧倫這樣總結她的體悟。

我們常常會以為,做了媽媽以後會很容易忘記自己,慧倫卻在當了媽媽之後更了解自己。「當了媽媽真的會改變啊,以前愛吃美食,現在只要有吃飽能趕快照顧小孩就好;以前逛街都看衣服鞋子,現在直接去兒童用品區。」慧倫笑著說,但也是藉由做菜這件事,她體認到原來自己也有做不來、或者沒興趣的事,因此更認識自己。

談親子:母子是交會的生命,誰也不擁有誰

「生了孩子之後,我第一次發現,原來人真的會有心甘情願的愛。」

談到小孩,慧倫的眼神流動著溫柔的光采。一直想要孩子的她,直到生了孩子之後,才體會到慢慢拉拔一個孩子長大,是這樣甜蜜的負荷。「體力上的負擔當然會有,也會有很多的沮喪、焦慮,有時候會突然處在一個很低落的狀態。」慧倫誠實地分享做媽媽的甘苦談。

「其實我覺得每個人都是一個能量場,要先愛自己,才有能力製造出很多好的能量,然後去關愛家人、關愛自己的孩子。」在面對生活中難以避免的低潮時,她選擇用一種「製造正能量」的心態去應對。「我覺得每個人都需要獨處的時間,有時候我會想像自己離家出走,用一種『我可以逃走,但我沒有』的心情來看待自己的生活,會比較快樂、比較有力量」

我們都曾經聽過這樣的故事:有了孩子之後,女人再無心於經營夫妻關係;燙染髮或精油按摩也像上輩子的事。曾經暢談藝術電影或流行音樂的朋友,現在一開口就是滿嘴媽媽經。我們不禁想念起那些獨立自主、活潑亮眼的女人,甚至擔憂起自己未來會不會也在母親的位置上逐漸遺忘了自己。(你會喜歡:

慧倫的分享提醒了我們,即使全心沈浸在母愛當中,也不要忘記保留自己的時光。因為人都需要選擇的權利,不管是什麼身份或什麼責任,如果沒有選擇的餘地,就成為太過沈重的負荷。選擇權對她來說是重要的,對孩子自然也是。

「我自己是這樣看待親子關係的,我、孩子和我先生是因為生養而產生交會的三條生命,其實我們誰也不擁有誰。孩子有他自己的生命藍圖要完成。我不能為他決定一條一定要走的路,因為那是他的自由。」

慧倫分享了她對親子關係的看法。很多人誤以為自己生下了孩子,就要義務對他們的一生負責,因此亦步亦趨唯恐他們走錯一步。那不僅是對孩子人生的侷限,同時也讓自己背上永遠去不掉的沉重的殼。慧倫卻是這樣勇敢的一位母親,不僅是勇於承擔作為母親的責任,同時也勇敢地接納孩子是一個獨立個體、有一天要放手讓他飛的事實。

「其實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我也不斷在學習。像之前突然心情很低落的時候,我就會想,如果是我的孩子,我會怎麼開導他?然後自己就轉過了那個情緒的彎。」在做母親的這條路上,慧倫從來不放棄學習,因此也一直在進步著。(延伸閱讀:

給讀者的一首歌:我們一起快樂向前走

「不只是我教孩子,也是孩子教我。小孩對於所有的冒險和挑戰,永遠都有勇氣、都願意拼盡全力去嘗試,沒有大人那麼多的猶豫和保留。」慧倫分享著她在孩子身上學習到的課題,這同時也是新單曲〈我們快樂地向前走〉的起心動念。

「現在面對生活,我比較能夠放鬆了,因為放鬆才能夠細細品味。人生中的任何滋味都需要細細品味,即使是苦澀的味道也是。因為苦澀是能量的來源,這次嚐夠了苦,下次就不會再犯錯,就算再犯錯,也沒有那麼害怕。」

於是,慧倫選擇 〈我們快樂地向前走〉這首歌,作為復出之後第一首單曲。不論前途如何未知,我們都要從孩子身上學習無所畏懼、一直向前的勇氣,在這過程中我們也許會遭遇負面的情緒、也許能拾獲正面的鼓舞,但那都是持續向前的動力。

「我覺得對生活要多一點寬容,有時只要一個轉念,就可以爬出情緒的泥淖。」慧倫用這首歌來傳達全職帶孩子一年後最深刻的體悟。我想,一位剛剛與新生兒纏鬥一年的媽媽,說出這樣正面積極的話語,無疑是最有說服力的。

這次與慧倫相見,我的筆從頭到尾停不下來,因為有太多太多好句子想與讀者分享。專訪結束後,面對人生、面對可能結婚生子的未來,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恐懼的。其實生活雖然艱難,卻有一個最簡單應對的方式:那就是不管遭遇了什麼,都保有快樂向前走的勇氣。(推薦給你:

九月底,慧倫即將開始三場小巡迴演場會,用最直接、面對面的方式,唱出她對生命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