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在2016做了一系列媒體專訪:報導者總編何榮幸的新媒體對談......。女人迷的媒體專訪計畫,細看亞洲新媒體的前進方向,這是身為閱聽人、身為新媒體工作者都不該錯過的一堂課!這次我們想看向紙本媒體的硬底子,邀請《聯合文學雜誌》總編王聰威,談從閱讀中,我們如何成為自己。(推薦你看:專訪《聯合文學雜誌》總編王聰威:做喜歡的事,何必留退路

王聰威總編走進女人迷時,像帶著一抹鐵灰的顏色進來,女人迷繽紛而活潑的一樓空間,在他呼吸的頻率裡冷靜下來,他是一個特別沈穩且靈敏的人,邊看著環境,好像已經思索到了超越當下的兩三步——這空間該做什麼、這公司怎麼營收。

「你們三樓有要出租嗎,等我們賺夠多錢可以來。」他笑聲爽朗,帶著很多誠懇,我們從雜誌與新媒體的對話談起,編制與內容策劃。採訪總編輯的心情,在他樂意交流裡化開忐忑,請益前輩的編輯鐵血史,讓我深感《聯合文學雜誌》的形貌多麽得來不易。

王聰威總編任職過《FHM男人幫》雜誌主編 、《RALPH》雜誌副總編、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雜誌副總編,直至現在,他在《聯合文學雜誌》擔綱七年總編,把經典玩得別出心裁。

「文學讓你與眾不同,寫作讓你獨一無二。」這是《聯合文學雜誌》一貫的理念,聯合文學八月份封面,一位少女捧一本《挪威的森林》封面引來許多文學人的不滿,做「村上春樹少女的文學啟蒙讀本」,引來許多文學衛道人士的關切。「這個封面太商業、不文學」、「太少女,這封面搞的像時尚雜誌」.....。總總關心,王聰威總編只說:「如果文學還要被限制自由,那太可悲了。」(推薦閱讀:

文學,人生的實用手冊:讀什麼樣的字,就成為什麼樣的人

「每年暑假到了我們就做高中生的文學啟蒙讀本,最簡單的做法就是開書單,這樣運作很無聊,我們希望雜誌做得有趣。文學啟蒙,不只是知識上的啟蒙,你讀了文學,你脫離朦寐的時代,能變成另一種樣子。你可以去想像,村上春樹、太宰治、海明威、三毛的樣子,他們怎麼生活,透過模仿,去變成一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

文學,或許可以是你在路邊看到一對情侶吵架,想到了《傲慢與偏見》的浪漫;或許是做義大利麵時,你想起了村上春樹在《發條鳥年代記》裡義大利麵的氣味。文學,是透過閱讀,想像生活的姿態(推薦閱讀:你讀的字,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20,30,40 的人生書單

「文學作品是人生的實用手冊,它讓你變成截然不同的人。」所以書內不只有文學家給你的讀本,還有高中生開給大人的書單,《聯合文學雜誌》的年齡層跨越很大,從高中生、剛出社會的人、到四十歲的讀者,不管你在什麼年紀,都應該能被文學啟蒙,是《聯合文學雜誌》的理念。

「所以我們封面就用真人去想像,如果你喜歡村上春樹,你會是什麼樣的人?透過文學,你會有選擇生活的方式。如果你喜歡那個文學家,你就可能像他一樣過日子。文學要怎麼跟生活結合在一起?不是隨時讀書,而是讓他變成你生活的一部分,這才是文學確實的生活方式。」

拋棄規則,做一本超越經典的文學雜誌

過去《聯合文學雜誌》做過北一女少女封面、中山女高少女封面,已經不是新鮮事。談到這次讀者對少女封面的反應,王聰威總編並不訝異,《聯合文學雜誌》經常引起討論,就是讀者覺得它「不夠文學」。

彷彿文學雜誌只要放一個很古典的作家照片,就會被視為正典,所以突破的文學雜誌被質疑的就是不懂正典,好像文學人就該是帶著黑框眼鏡、穿著簡陋樸素的衣服。文學雜誌需要往前走,聰威總編說痛心,因為我們對文學偏愛狹隘的看法,阻礙了它前進。

「我認為《聯合文學雜誌》做最好的,就是跨出這些限制往前走。」

做雜誌這件事,要考慮的或許跟文學截然不同,聰威總編覺得難的不是企劃、不是內容,而是人才:「對文學雜誌來說,雜誌人是很缺乏的。文學雜誌的從業人員大部分都是文學人,對雜誌的觀念保守而簡陋。大眾對雜誌載體的認識也不足,沒有一個大傳科系在訓練平面雜誌的教育。台灣的文學出版十年來飛快成長,漂亮的封面和排版,可是雜誌進展卻緩慢。你看用一個少女做封面就引起這麼大的討論,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事情,文學人的心好像都很脆弱,不能接受一本文學雜誌的可能性。」

文學雜誌沒有正典,閱讀沒有高低差!

聰威總編說:「很多家長會覺得我們不該做情色、同志題材,對我來說,文學是很有包容度的,它向來不是問題。我們做雜誌時,盡可能往不受限的方向走,我是文學人,也是雜誌人,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可能一整年都做很另類的文學雜誌,我可能也會覺得無聊,這和雜誌的風格與品味有關。」

做一個文學人與雜誌人衝不衝突?他認為唯一被質疑的就是『夠不夠文學』:「你要組織一個雜誌,跟成為文學的樣子不太一樣,雜誌是很多人在做的事,要考慮攝影、插畫、排版....。雜誌要解決的是在文學裡的問題,如果你要做純粹的文學,就做一個作家或讀者。99% 說《聯合文學雜誌》不符合文學印象的人,都沒有真正讀過裡面的內容,就像這次封面預告,很多人就說裡面一定很膚淺,事實上雜誌都還沒出來。」

我好奇王聰威總編怎麼看閱讀被切割的高低分野?他回答:「有句老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做文的,沒有第一名,它是開放被評論的,很難爭執誰是最好的,就像你無法說海明威跟村上春樹誰最好。只是我們現在會很快反應輕小說、羅曼史看起來就比較差,純文學看起來就比較高尚,戰來戰去的就是這些。譬如你說肆一、Peter Su 比較差是為什麼?如果你問我,有些書的技巧深度無法跟嚴肅小說抗衡,但是這是非常老派與階級式的看法,相對這些書,也滿足更多需求,書在滿足心靈的位置上都是平行的。」(推薦閱讀:

看書就如社會上每個人的不同位置,都有其存在必要,王聰威總編認為如果閱讀也有歧視就像納粹一樣可怕,從滿足心靈需求的方面解讀,閱讀沒有高低差別。

閱讀如果還要被階層切割,那我們還能從哪裡保有自由?閱讀之所以珍貴,無論貧賤老幼,只要你願意讀、願意懂,就能在裡頭找到自己的一方世界。

一本好的文學雜誌,不只是介紹經典,更是讓所有人都可能透過作品,讓實際生活產生漣漪、或是因此試圖活得更好一點。《聯合文學雜誌》談的,是人與眾不同的姿態。因為衝突、因為打破格局,他們在這時代格格不入的特別好看。

〉〉推薦你看:專訪《聯合文學雜誌》總編王聰威:做喜歡的事,何必留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