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用身體說故事,用真摯的心擁抱世界的大女生。余彥芳勇敢面對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利用那「不一樣」成為在舞台上發光的動能,把那「不一樣」變成美麗的其中一種定義。她的不一樣,讓她跳脫了制式的框架,在專業的堅持與生活中找到平衡之道,及對生活的用心、細膩與講究,就如 AVEDA 臉部保養推崇的新觀念,跳脫制式的肌膚分類,強調狀態平衡的重要性,誠心保養肌膚的中庸之道。

Sponsored by AVEDA

余彥芳,她喜歡靠觀眾近一點,那樣,她可以感受到當下最誠實的呼吸。她從不預設,無論在舞台上或生活中都是即興,為的就是更坦然而溫柔地和世界分享她的一切。在她身上,你會看見,

當一個人選擇愛自己,可以這麼美好。

發覺自己不一樣,那就繼續不一樣吧!

「我很早就決定我要出國,我很早就知道加諸在我身上的價值是不對的。」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彥芳本人,卻立刻被她的強烈氣息所牽引。她的聲音那麼柔順好聽,輕輕地,吐出的每一口氣都不攪亂空氣中的平衡,卻堅定而精準地傳達心思意念。她是一個好有感染力的女生,好容易就能和一個新的環境融合一體,整個氛圍支撐著她,或者是她有意識地擁抱這一切。

「我感覺到自己並不主流,我就開始想,在主流跟非主流的之外,應該有一個更大的 picture,一定還有很多東西存在,我想先看到那個光譜,去看看自己可以落在哪裡,我不想要被定位在一個不明不白的成功或失敗上。」


(圖片來源:余彥芳 FB

向外出走,向內探索 

於是,彥芳大學畢業後隨即飛往美國,展開她求學深造,以及內心探索的旅程。

「我去世界繞了一圈之後才真的舒服了。」

卸下了許多疑惑,在探索自己身體更多可能性的同時,彥芳的眼界和心都被打開了。

人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方向,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彥芳繞了很大一圈,飛了許多地方,她終於發現在舞蹈這麼多學派與流變之中,不需要去迎合某種種類,或是成為誰心中的主流,只是好好摸索自己的身體,不愧於心中所想表達的真摯情感,就算無法被主流所接受,也不減損自己的專業和價值。 

多繞一些路,是為了看見沿途風景。

我想,有時候這些路程與磨練都不算是浪費,就只是你原本所處的位置和空間太狹小,容不下你巨大的想望,容不下極度渴望開展的原欲。在生活中的許多不舒服與不暢快,常常也就只是因為,一個自由的靈魂無法被綑綁。

表演與導演之間創作的平衡

談起創作,彥芳提起了當表演者和當導演兩者不同的經驗:「一方面創作應該是自由、疏離而有距離感、舒適的,不是完全沈溺的,但身為一個表演者,又必須完全的投入在當下,這很重要。」她花了很久時間去理解這中間的奧秘,去參透在角色之間的平衡與轉換。

彥芳專攻「接觸即興」,顧名思義就是身體的「接觸」和動作的「即興」,在所踩的土地下和所呼吸的空氣之間,找到身體重心所在,時時關注自己和周遭人事物的關係,用敏銳的感知力迅速反映出自己所接受到的外來刺激,做出最立即而有機的回覆,每一個動作及感受都為了達到與這世界的「平衡」。


(圖片來源:余彥芳 FB

彥芳與我們分享,AVEDA 新推出的 Tulasāra 正好呼應了這樣的態度。在梵文中,Tulasāra 是兩個字的合併,Tula 字義為「平衡」,Sara 則為「趨於」。產品瓶身以三面設計,靈感則是來自阿育吠陀身體三能量 Vata(空、風)、Pitta(火)、 Kapha(水、土)。結合了天地靈元素,並藉以創造出最平衡的狀態,與「接觸即興」的奧義不謀而合!

一股傻勁,是因為信任這個世界

我所認識的好的表演者們似乎都有個共通點,他們都有股難以言喻的傻勁,傻的願意相信劇本所設定的一切,以及導演的指令,傻到願意跳進人心深處難以窺見的黑暗處,去挖掘、去冒險。更厲害的表演者,還知道什麼時候要傻、要喊停才不傷害到自己,卻能準確地逼近到那真實的界線,讓人感同身受,讓全世界跟著你又悲又喜。


(圖片來源:余彥芳 FB

同時,在那樣的傻勁裡,你看到的是全然信任與坦然。信任這個世界,信任夥伴、也信任自己能夠乘載這些能量。這樣的信任,讓彥芳說出的每一句話都非常溫柔,溫柔卻不失力道。

在彥芳的眼裡,有著澄澈的坦然與直爽,回答任何問題前,她會稍皺眉頭,又往往在深思後豁然開朗,像是在黑暗中抓住一絲光束,再循著光束走去。她既認真又仔細地「把玩」我的每一句話,再用她那獨特而鮮明的思考架構,與我進行一場真摯的對談。兩個小時過去了,我感受到這女生還蘊藏著太多太多,實在太有魅力。我幾乎忘記我在進行訪談,太過癮了。她像一座井,我越是汲取,越是被這底下所蘊含的能量所感動。

對土地的關懷,對自己的期待

她已經準備好給予這個世界,她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能付出什麼,也願意赤裸地面對這個世界所要回應她的。

她的聲音真的很好聽,很順,一來一往的應對之間讓人感到舒服而平靜。在那平靜之中,卻有許多真實的想法,關於舞蹈、關於身體、關於文化、關於台灣。

「有時候不需要太多批判,做就對了。」她這麼說。

面對許多人對於台灣藝文現況的批判,彥芳很單純地想投入,並不先入為主地認為自己喝過洋墨水,就能以自身或別的文化觀點套用在台灣身上。

「當台灣人要尋找自己的認知或認同,不能不思考我們的脈絡。用任何一個別的文化去對應台灣都會失準,台灣人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我們必須務實而不無目的性的去想像。」她的語氣裡,有許多對土地的關懷。

她靈敏的身體帶著她的思想,時奔時走時跳躍地,已經去過了很多地方。在專訪結束後要準備拍照時,我看著在沙發上大笑、自在跳耀的她,心想:這擁有強大能量的女生,未來也不會停下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