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微弋在女人迷的定期連載,身為一個演員,每次參與的演出經驗都會回到自身身上,讓自己成為更豐厚的人。藉由分享自己的經驗,微弋邀請讀者們停下腳步,花更多時間,探究小我宇宙。(推薦閱讀:


photo by Enbion Micah

透過表演與世界溝通,用小我的力量涓滴改變

演出結束的當晚,我有著深深的喜悅:我深刻的感受到身為一個演員能夠如何改變他人。

曾經,我認為演員是一個很自私的職業。

很多時候,我們希望、想望的是自己的成功,自己的事業蒸蒸日上,所以我們更有名、能賺更多錢⋯⋯或純粹只為自身生存。但透過這些參與的觀眾們眼中的熱切、敬佩、以及好奇心,我看見某些人的心開始產生變化。某些人因為今晚的表演對劇場的態度的改變,對自己正在學習的聲音技巧以及課程的想法改變;他們因為我們說的故事與說故事的方法,開始對說故事這門藝術產生尊敬感,也對如何發掘出自己聲音的力量開始真正有興趣。(推薦閱讀:

世界透過這樣的小我向外延伸:我們用自己的經歷,體驗,對事物的好奇,對資訊的反應以及情緒作為工具,把紙上的字句轉化成具真實情感的聲音和看來幾乎私密的體驗。而這個看起來對於諾大世界無關緊要的演員歷程,在某個城市的某一個晚上,默默的改變了五十個人對藝術的態度,甚或對自我覺察的重要性產生了一輩子的影響。


劇照:生日快樂

接續的感動

表演完的當晚,全體漫步前行至一間德式酒吧落腳。WEF 計畫的主辦人堅持請所有演員喝酒,我帶著感激點了一杯紅酒,杯緣碰撞,笑聲慶賀聲,一群本不相識的陌生人串起了親密的連結,彼此不藏私的信任像漣漪般輕柔渲染熱鬧的紐約酒吧。當晚,在此起彼落的討論聲中,我們收到許多讚美以及感想,但令我很意外的是,很多人向我說「謝謝」。

我問為什麼,他們說,因為我們今晚的表演,讓他們認知到表演這門技巧的力量。他們才剛開始接觸表演課,才剛開始發覺自己的聲音,才剛開始試圖把自己暴露在舞台上、向觀眾說出對他們來說非常私人的經驗;而學習的過程中,他們並不覺得這跟自己正在做的工作有什麼關係。

但透過今晚的演出,他們了解那些嚴肅並且龐大的議題,是可以透過這樣說故事的方式、透過一個人的聲音和身體,真切地傳達到另一個陌生人的身上。那份震撼對他們來說是無比巨大的。

我感恩的向他們道謝,並開始訴說表演對我的轉變。也開始解釋為什麼林克雷特聲音系統或是表演這行會對我產生這麼大的影響。

我依稀記得當晚與一位學員的談話內容,他問了一個很深切的問題:我在看這個世界時,看這樣混亂,暴力,不明甚或黑暗的事件層出不窮之時,有時候很容易迷失,或自我疑問自身的存在。即便是我們這些在線上不停打拼的人,也會有沮喪之處。那你呢?身為一個演員,你如何自處?(同場加映:


He say, Issey 排練照。
by The Kennedy Center

這問題我曾自問過無數次,也不曾有過明確的答案。但那晚,該感謝他的靈感以及刺激促使我於搜索答案的同時,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楚方向:

The world is a scary place. 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happening: war, poverty, death, chaos…and so much information for us to digest, it’s so chaotic, so much. 

So I feel, the only thing that I can do could really be effective, is to look inwardly, to work with myself, and to try my best to understand the true self, to find that center of this human being—to be able to be grounded, so that I will not be shaken by this chaotic world. I can therefore keep this authentic voice intact, and use it when needed. And because of this constant work I have to do to keep me centered, I have to become a better person each and everyday.

SO when I need to deliver something that’s larger than I am, or some important messages that are meant to change the world, I’d have a voice that’s strong enough to hold that power, and a genuine mind that can process the complexity of the issues in the stories. Since I can’t change the world drastically with outer force, I will do it from within. 

One small world at a time.

That’s the best I could offer, and I feel powerful and thankful for it. Thanks to you all tonight, you guys offered me that validation—that as an actor, I can still change the world in an intimate way, slowly, but surely.

以上為當時我的回答,以下為中文語意。

的確,世界是一個很可怕的地方。太多太多事情發生著:戰亂,貧困,死亡,渾沌⋯⋯以及太多太多的資訊被丟給我們去接收,去消化。這樣的狀態好混亂,難以招架。

所以我覺得,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唯一有效益的事情,是自我向內延伸,向內與自身工作,並用盡全力試圖理解自己,找到真我,並發掘我真實的中心(或說靈魂核心)。如此,我才能平直的站穩腳步,如此我才不會被這渾沌的世界左右搖擺。(推薦閱讀:

所以我可以完整保有我此份真實的聲音,並使其在被需要時完整使用。而要持續保有如此的狀態正需要我每天不停地追求進步、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才能時時提醒自己專心平衡。

如此,當我需要運用自己的身體聲音去傳達大我,或扮演比自己更大更重要的角色,或詮述可能改變世界的訊息時;我將有夠強壯的聲音去支撐此份力量,我才有健康且夠智慧的心靈去理解、吸收那些故事中必須被清楚分析的複雜主題及重點。

既然我沒有辦法快速的用外力去大量的改變世界,我會從內啟動,由我的世界開始向外延伸:

一次一個小宇宙。

這是我所能提供的最好方法,而我也因能盡我所能而感到充滿力量與感激。這都要感謝你們今晚給我的能量,給了我肯定:

身為演員,我仍能用一種親密且私人的方式,參與改變世界的行列。雖然這樣的過程緩慢,但穩健明確。As an actor, I can still change the world in an intimate way-my way. Slowly, but surely.(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