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影后凱特溫絲蕾當年以鐵達尼號的 Rose 一角走紅,卻因豐滿的體型被媒體譏為「肥溫」。現在的她走出外界衡量下的焦慮,喜歡自己獨一無二的美麗,更在做明星的鎂光燈外,選擇做自己。(延伸閱讀:

是不是叫凱特的女人都有股令人傾倒的知性美?從當年嬰兒肥的小鎮女孩,蛻變成笑納小金人並在典禮上喊話「認栽吧,梅莉(史翠普)!」的奧斯卡影后,如今的凱特溫絲蕾舉手投足滿溢自信光采,可不變的是她言談間流露的真摯,及永遠忠於自我的姿態。

想像一個 8 歲的小女孩,有一頭蓬鬆的金髮和湛藍的雙眸,她抓著洗髮精罐子,對著浴室鏡子練習得獎感言,幻想自己將成為茱蒂福斯特。

她不知道,父母正拼命賺錢好送她去讀戲劇學校,以支持她想當女演員的夢想;她還不知道,13 年後她將扮演豪華郵輪鐵達尼號上的貴族小姐,遇見一個對她說 You jump, I jump 的窮小子,倆人打破世俗禮教的戀曲一舉將她推上國際舞台;當然,她也不知道 30 年後,她會成為金球獎暨奧斯卡影后及 3 個孩子的母親。我們愛凱特溫絲蕾,因為她渾身盈滿自信能量,更佩服她對事物的獨到見解與身體力行的勇氣。

我的身體,我說了算

說到女人為了身材遭受的委屈,沒人比凱特溫絲蕾更有說服力。打從青春期開始,她 169 公分、逼近 80 公斤的身形,不僅害她被取了「脂肪層」的綽號,還曾被反鎖在儲藏櫃中;被同儕霸凌的陰影讓她覺得「永遠沒人會喜歡我」,試鏡也經常失敗。

19 歲那年,她一年內逼自己瘦了 19 公斤,終於爭取到第一部電影《夢幻天堂》的角色。演出《鐵達尼號》一夕爆紅後,比起演技,媒體更愛虧她的身材,每回現身都得被秤斤論兩,「肥溫」的稱號從 22 歲起便如影隨形一路跟著她。

成名一部分的代價,是青春期惡夢的延續,「『她好胖,她好瘦,她又結婚了,她又離婚了』,我聽夠這些了,要從這些批評平復心情真他媽難,他們人身攻擊的方式有時真令人崩潰。」

然而,面對八卦媒體和毒舌網友,凱特溫絲蕾選擇誠實挺自己,「即使到了現在,我仍然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性感美女,但我對自己的體型感到自在,我相信女人有權力選擇自己喜歡的身體樣貌。」因此,她再也不刻意瘦身,並公開反對紙片人女星,還曾致電《GQ》抗議封面照修過頭,「那雙纖細的長腿大概只有原本的 1/3,我看起來不是那樣,重點是我不想變成那樣。」

身為「真實體型女人」的擁護者,凱特溫絲蕾不只一次在受訪時呼籲年輕女性,「你們要知道,雜誌的照片修過圖,沒有人真的長成那樣。電影裡我可能看起來光彩照人,但我剛剛花了兩小時做妝髮。比方說《為愛朗讀》裡的全裸鏡頭,就算我覺得『哇塞,我身材還不錯嘛』,但那也經過一些化妝修飾。我不會假裝這些事都不存在。我一直強調:忠於自己,而且只有你自己。還有永遠說實話。你不需要模仿別人或跟別人比較。」(推薦閱讀:別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體重定義一個人

自在,所以美麗

你的確能感覺到,凱特溫絲蕾是非典型女人。你不會看到她小心翼翼怕弄壞剛做好的指甲,但你也許會看見她腳穿登山靴、帶小孩接近大自然。「我喜歡坐火車旅行思考,喜歡去看挪威的峽灣,喜歡烹飪跟爬山。任何適合我自己的事情,我都相當喜歡。」

她永遠不會勉強自己成為自己不適合的模樣,「我無法明確地說女人如何擁有獨一無二的美麗,但若要用比較通則的方式回答,我認為自信心絕對是最重要的。」(推薦閱讀:獻給生活的十二張插畫:做回你自己,永遠不嫌晚

美麗之於凱特溫絲蕾,就像陽光和水,存在於日常,自然而實在。「事實上,我真的沒有隱藏任何關於美麗的秘密,我必須認真的說,我可能也沒有任何美麗的秘密。不過,我享受我的生活,經常讓自己往戶外跑,也喝非常多水,大家都知道我愛美食,所以我告訴自己要吃得健康,這些都讓我感到身心愉悅。健康和快樂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當然,快樂有時沒那麼容易;但我會提醒自己,我擁有美好的家庭、健康的身體,還有讓自己感到榮耀的工作。這些美好照亮我生活中的每一天,使我感到幸福又快樂。」

是明星更是母親

這就是凱特式的率真,在浮華的演藝圈更顯難能可貴。好比當年 Rose 紅透半邊天,她卻推掉《安娜與國王》與《莎翁情史》跑去演沒人聽過的獨立製片電影。她也曾在最後一刻辭演伍迪艾倫的《愛情決勝點》,只因不想錯過孩子成長。她是大明星,也是平凡的母親,不必工作時她會盡可能用盡全部時間陪伴小孩,扮演好母親的角色,一同看《冰雪奇緣》唱洗腦主題曲,為青春期的女兒接演《分歧者》。

曾有好萊塢女星在社交網站大吐苦水,抱怨帶小孩有多困難多力不從心,身為三名子女的母親,凱特溫絲蕾直言,「身為明星已經夠幸運了,根本沒道理說這種話,這有什麼好發文分享?照顧小孩一直都跟雜耍沒兩樣,話說回來,哪個職業婦女不是這樣?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她不是那種把孩子當時尚配件的假掰媽媽,你總能從訪談間看見她真實溫暖的母性面。提及她成立的慈善組織「金帽子基金會」,她娓娓道來這段故事,「2009 年我應邀為一部冰島紀錄片配音,認識了這名叫 Margret 的母親,她兒子 Keli 被診斷為嚴重自閉且毫無溝通能力,但她堅決不放棄,帶他遠赴美國學習打字溝通,他打出的第一句話是: I am real。我和女兒一起看這部片,看完後她握住我的手說,『媽咪,你能想像我無法對你說我愛你嗎?』我深思了好久,我知道我應該做得更多。」

這些年來基金會持續朝願景努力,希望建立專門學校用教育幫助自閉兒重拾溝通管道,「我不是醫生,也不是科學家,但我是一名母親。我必須挺身而出,激發大家重視這個嚴峻的議題。」

不改本色的真性情

奧斯卡頒獎典禮那晚,手捧小金人的新科影后難掩激動地告訴大家,當年八歲女孩的練習終於派上用場。回到後台接受媒體聯訪時,一位來自〈倫敦每日郵報〉的記者提問,她立刻衝下台跟他擁抱,原來這名記者從她 17 歲時就開始採訪報導她。記者問,「告訴我,這個來自 Reading 小鎮的女孩今晚感覺如何?」她咧嘴笑答,「就像個來自小鎮的小女孩呀!我媽在聖誕節前夕贏得鎮上醃洋蔥大賽已經很了不起了,好難想像會有今晚這種不可思議的美夢成真。我輸了那麼多次,今晚終於得獎,贏的感覺真的好爽!」

這就是凱特溫絲蕾,在她身上看不到一絲矯揉造作,只有率真自然的本色。她不斷精進的演技沉默了媒體無謂的八卦,她真實耀眼的內在轉移了世人對表相的追求。每個用心演繹過的角色,每段認真生活過的歲月,都在她的生命裡積累厚度成為養分,她彷彿是朵荒地上的野玫瑰,歷經烈日風霜仍傲然綻放,賞花的人都覺得看見了某種風景,卻再也無人能複製那種獨樹一幟的芬芳。

【2016英國奧斯卡,凱特超感人的得獎感言】

我年輕的時候,只有 14 歲那時,我的戲劇老師告訴我,如果我這輩子能安於演一些胖女孩的戲份,應該能混得不錯。現在看看我!走過這些,我想對任何曾經被打擊的年輕女孩說:無論不看好妳的是老師、友人,甚至父母,千萬不要聽他們的話。因為我當年沒有。

我不斷往夢想前進,克服了我的恐懼,掙脫了許多不安全感。要一直相信妳自己!這是我覺得真正必須深掘內心去做的事情。我想將我的經歷獻給那些懷疑自己的年輕女性,妳們不需要懷疑自己,只需要不斷往前邁進,追求夢想。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