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你對《自殺突擊隊》的評價如何,不可否認,哈莉奎茵都是一個讓人著迷的狠角色。她狂傲地無視世界的規則,她瘋癲笑起的模樣讓你震懾。在這樣荒誕的世界裡,平凡太無奇,哈莉奎茵決定活得自成一格。(同場加映:

妳走在路上,穿著筆挺的套裝,腳上穿著高跟鞋踏出達達的聲音,從外表來看,妳神色自若,自信十足,妳就是一般人對於成功的想像。但內心中,妳卻困惑於這座城市的樣貌,路上人潮擾擾往往,大家看起來都有個目的,要前往著某個方向。他們在追求些什麼?他們在沈迷些什麼?妳不知道,但妳也只能繼續走。妳想要去解救一切的混亂,妳想要治療失序的這座城市。沒想到這座城市反過來將妳吞噬。妳又一次困惑了,到底什麼是正常,而什麼又是混亂呢?


(圖片來源:來源

在這麼一個壞人當道,好人不存的年代,許多東西都已經混淆不清了。看似壁壘分明的事物,其實內在本質都一樣,都是一片渾沌。我們困惑於壞人的定義,同時卻也分不清好人的面貌。如此質疑卻也如此盲信,狂熱的追求著每個人追求的東西。於是每個人都在路上走著,走著。這就像是一場大型的馬戲團競走,歡騰熱鬧,卻又荒誕不經。(你會喜歡:

哈莉奎茵,在高譚這樣的城市裡頭,純粹,是太過奢侈的東西。於是妳決定擁抱混亂,讓失序內化在妳的靈魂當中,如同妳臉上紅藍相間的妝容,斑駁而瑰麗。

一切的瘋狂源自於妳對脫序的深愛。但深愛這東西是一種技能,一種會隨著時間獲得,也會隨著時間而遺忘的技能。在深愛的當下是一種祝福也是一種詛咒,那是一種相當純粹的脫序,也是一種如同被附身般的專注,幾近於瘋狂。它吞噬妳的血肉身心,同時也填滿妳貧脊荒蕪的靈魂。它燃盡妳的血脈,但妳卻在一片灰燼當中涅槃重生。


(圖片來源:來源

只是愛啊,這件事情我們大部分人都已經遺忘了,也都已經失去了,如同乾涸的水面難以再起漣漪。我們就像一個拙劣的機器人,在每天的生活當中重新模仿愛人與被愛的感覺。那種感覺總是似曾相似,但卻發現怎麼也找不到當初的真實了。於是狂熱愛戀中的妳看起來是多麽格格不入,我們如同在金魚缸裡頭口吐泡沫的看向外面的妳,模糊不清,卻又是這麽的刺眼,也這麼的明亮。伸手去抓,也只能摸到粗糙的魚缸。(延伸閱讀:

這個世界對妳是如此的嫉妒,我們對妳也是如此的嫉妒。因為妳自由自在,因為妳放蕩不拘,因為妳追求著你所愛的事物。妳大聲恣意地笑著,妳粗魯不堪的咒罵,妳因為自己開心而開心著,妳為了對方難過而難過著。那樣的簡單,也那樣的純粹。在大家都在趕路的路上,妳停下來了,跟小丑一起。我們太過匆忙得經過妳身邊,卻也不時回頭看,那樣古怪不堪的妳,只是我們卻也停不下腳步。

或許在這樣荒誕的世界裡頭,需要一個荒誕的妳。在這個世界當中,妳,選擇成為一個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