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有各種形式,而每一種愛,或許都有其烏托邦。我們聊過同性之戀異國之戀人鬼之戀,這一次作者陳太陽透過香港導演雲翔的新片《同流合烏》邀請我們一探愛的意義,我們愛上的從來都是人,不是他身上的標籤。(同場加映:

「活一次,卻有兩種愛的感受,簡直是人生的烏托邦」——電影《同流合烏》

即便在這個宣稱開放的時代,可能還是不如期望地,沒能敞開心胸,體會愛的真諦,愛是這樣的,存在有各種形式、相異狀態,其實愛不需要他人包容,也不需要恆久的忍耐,說到底也不需要任何他人賜予恩慈,因為愛就是那樣呀,電影《同流合烏》討論的其實並非愛的烏托邦,畢竟愛是一種情感,只是為什麼這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會希望能夠找到一個烏托邦,一個能夠全然接受所有愛情模樣的地方呢?

文藝青年高勁軒、男教授明鏡台、年輕女孩祖兒、神秘女郎詩韻,由四個人主要參與的一段日子。

從一堂文化課開始,明鏡台在台上大膽直接地放了一張男男交纏的投影片,並問著台下的學生:「有誰是同性戀的嗎?」,台下當然瞬間鴉雀無聲,接下來與同性戀的幾個問題,台下都沒有人舉手,反倒是祖兒舉手了,要教授尊重大家的信仰,別把這種東西直接攤在陽光下討論。

祖兒就像是這個社會上,我不能說她保守,而是總有些人沒有辦法接受別人的愛情,愛上的是同性、愛上的是異性、甚至同電影裡所描述,有一群人,他能同時愛上同性、也能同時愛上異性,先不評斷這樣的群體究竟是多還少,但顯然地這世界上絕對存有這些人,但為什麼到了當代,仍然需要躲躲藏藏呢?(同場加映:

我們能夠和善地包容許多事情,包含那些其實不太好的事,卻無法包容愛情的所有模樣。

「如果所謂不尋常的事,用正常的思路是找不到答案的」

我們窮極一生花了多少時間想要看清不尋常的事?而所謂「不尋常」的事,有時也只是剛好不符合「主流思想」罷了,就像是一對情侶,就必須是一男一女?

《同流合烏》導演雲翔說:「不管同性戀或異性戀,『性』或『愛』都歸屬於現實人生的一部分,自然有歡愉的一面,但更多時候是辛辣的,危險的,甚至毀滅的,這,是我眼中觀察到的人生」。(推薦給你:

整部電影坦白說並沒有太過激進、批判的手法,有的只是「現實」,可是就與我們每天真實的體驗相同,大多數人,比較能接受的是謊言,而非現實,因為現實太過裸露、直白,有時甚至會侵害你所相信的信仰和價值,因此活在一個不全然現實的時空,或許活的比較簡單,比較堅定。

特別喜歡《同流合烏》裡頭,男主角高勁軒在面臨抉擇和懷疑時,突然在一個平凡的空間裡,所有的人瞬間變成了裸體,坦誠相見,卻毫無遮掩或害羞,其實愛就是這樣的,一旦決定面對愛了,就成了一個全然赤裸的人。

我們愛上的是人,從來就不是性別,我們糾纏的是情,從來就不是形。

既然愛是種情感,我們就應該相信感覺,感覺從古至今,都無關性別。很多時候,其實這些人最大的願望不是完美的烏托邦,而是有一個地方,就讓他們能夠擁有一時半刻,得以好好牽著手。

「多年後還是沒有地方可以,讓你們牽著手,不害怕別人回望的頭」——盧凱彤《只要美麗》